第十四章 师门规矩

炎阳峰,是赤炎门四大主峰之一。

四大主峰,各有峰主,是仅次于掌门之下的高层人物。

魏长青即是炎阳峰峰主,也是赤炎门长老堂三长老。

仰仗着炎阳令,凌锋一路畅通,很顺利的来到了炎阳峰。

在炎阳峰守山弟子的领路下,凌锋来到了炎阳殿。

魏长青便在炎阳殿内,等待着他的到来。

“弟子凌锋,拜见师父。”

看到端坐在殿内的魏长青,凌锋躬身施礼。

“山下的事情,都处理好了?”魏长青起身问道。

“嗯,一切都处理妥当了。”凌锋应道。

“很好,从今往后,便在炎阳峰住下,炎阳峰便是你的家。”

魏长青走下台阶,背手踱步,看着凌锋讲述道:“既然你已经入我山门,那么,为师便简单地给你介绍下师门状况。”

“还请师父指点。”凌锋恭谨示意。

魏长青摸了摸白须,慈蔼道:“为师门下,除你之外,还有三名弟子。分别是你的大师兄月痕,二师姐云雪,三师兄风尘。”

凌锋认真聆听,记下了这三个名字。

“现如今他们三人都不在山内,所以,没法安排你们认识。不过,为师已经传讯他们,他们也已经知晓了你这个小师弟。”魏长青讲道。

凌锋点点头,表示知晓。

魏长青稍作沉吟,认真地看着凌锋,道:“为师门下,没什么太复杂的规矩。相对而言,十分宽松。”

“所以,入了山门,不必太过拘束。不过,有一条规矩,你必须明白,并且需要牢记。”

“请师父教诲。”凌锋躬身请教。

“凡我门下弟子,不得手足相残,不得同门相斗。无论任何时候,都必须无条件,且无保留的信任同门。”

魏长青脸色严肃的告诫道:“若有违背,势必清理门户。”

“弟子谨记,必不负师父教诲。”

凌锋挥袍跪倒,恭谨叩拜。

“甚好!”

魏长青再现笑容,慈蔼地扶起了凌锋:“以后,山门之内,无需这般多礼。”

“是,师父。”凌锋谨记下来。

魏长青摸了摸胡须,再次说道:“既然你已经拜进为师山门,按照门内规矩,可以选取一件称手兵器,和相应的武技。”

说着话,魏长青挥袖一挥。

刹那间,面前的虚空,荡漾起涟漪。

紧接着,一排琳琅满目的兵器,凭空浮现,悬浮在了凌锋的面前。

刀叉剑戟,鞭锤棍棒,应有尽有。

凌锋抬眼望去,看得眼花缭乱。

魏长青背起了双手,站在旁边讲道:“此处的每一件兵器,都是为师悉心锻造。且都有配套的武技绝学,你尽可挑选。”

“若仍有不称手之处,尽管与为师道明。为师还可替你量身定做。”

魏长青还是锻造大师?

凌锋讶然,不由敬服地看向了魏长青。

在这个世界,修炼者地位崇高。

但是,还有一批人的地位,更优越于修炼者。

如锻造师、炼丹师、阵法师等。

炼丹师,不必多说。

丹药这种日常所需的修炼必备之物,极其珍贵。

不难肯定,炼丹师的超然地位。

锻造师,顾名思义则是锻造兵器的。

修炼者之中,鲜有赤手空拳的。

九成九的人,都会选择一项趁手的兵器。

一柄称手的兵器,能将修炼者的实力,完美的发挥出来。

甚至,增幅几成,乃至几倍之多。

因此,兵器锻造师的地位,更是不容置疑。

魏长青能够稳坐赤炎门四大主峰之一的峰主之位,显然不是平庸之辈。

能够拜得这样的人物为师,凌锋的际遇,也不可谓不幸运。

也不怪韩非得知凌锋拜得魏长青为师时,会出现那种惶恐惊慌的样子。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惊讶,凌锋的目光,再次投向了那批兵器。

目光逐一扫过每一件兵器,最终,停留在了一柄宽厚大刀之上。

这柄大刀,长约四尺。

通体漆黑,如同墨染过一样。

刀身布满龙纹,形似龙鳞。

刀背宽厚,有倒刺状的锯齿。

刀刃涂抹着封蜡,明显还未开锋。

目光凝视着它,凌锋便能感受到其散发的厚重沉闷之势。

“师父,我选它!”

凌锋抬手,指着这柄大刀。

“此刀名为‘龙鳞刀’,乃为师五年前所铸,是利器级兵器。刀身份量极重,是同阶兵器的五倍。选择它,想要完美驾驭,可不容易啊。”魏长青提醒道。

同阶兵器的五倍之重?

凌锋诧异,这刀怕是用来砸人的吧?

小小的惊诧了下,但凌锋还是坚持着自己的选择。

他有种感觉,这柄刀,比起其他兵器,更适合他。

“师父,我就要它!”凌锋坚定道。

“嗯!”

魏长青微微颔首,随即抬手轻挥。

那柄悬浮在半空的‘龙鳞刀’,化作一抹流光,朝着凌锋疾掠而来。

“铮!”

一声铮鸣,龙鳞刀倒插在了凌锋的脚前。

宽厚的刀身轻颤,散发着低沉颤抖的余音。

许是解开了灵力压制,近在咫尺的龙鳞刀,让凌锋感受到了几分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好刀!

单凭气势,凌锋就笃定这柄刀很不简单。

按捺住喜悦,凌锋伸手,握住了刀柄。

微微用力,刀身居然纹丝不动。

好重!

魏长青果然没有骗他。

凌锋运转灵力,灌入刀身之内。

“嗡!”

龙鳞刀轻颤,发出铮鸣。

凌锋猛然用力,刀身才被拔出地面。

灵力灌溉进刀内,刀身墨光大放,一股浑厚磅礴的压抑感刹那宣泄。

整座大殿内,都是迅速充斥起一股张扬、霸道、深沉、狂猛的气息。

看着凌锋欣喜的样子,魏长青抚须轻笑:“兵器,不是身外之物。真正懂兵器的人,才会明白,兵器是伙伴,是亲人,是手足。”

“所以,选择称手的兵器,绝非是拿起它这么简单。而需要以血祭炼,以灵力温养。长年累月,和兵器产生感官联系。”

“真正称手的兵器,是能如臂指使,人兵如一的。当你完美地契合了一件兵器之后,即便失手被夺,他人也难以发挥出其威力的。”

说完,魏长青甩手一抛,丢给凌锋一枚玉简。

“这枚玉简之中,记载着两部刀道武技和祭炼兵器之法。你自行琢磨,好生感悟吧。”

魏长青嘱咐完,便是背着手,慢悠悠的离开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