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凌若彤的选择

天色渐晚,夜幕将至。

内门山道之间,凌若彤一身黑衣,身影萧瑟地站在山崖边缘。

望着远方空寂辽阔的林野,凌若彤的脸色,一片苦楚。

想着杜宇给她的安排,她的心情,就一阵沉重。

原本以为,离开凌锋,依附杜宇,她就可以高枕无忧,拥有一条光明的康庄大道。

却不想,凌锋深藏不漏,居然在转瞬间摇身一变,从一个卑微无能的杂役,成为了长老门徒。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老天,我的选择错了吗?

凌若彤的眼角,有泪滴滑落。

我只是不想再受人白眼,遭人嘲笑。

我只是想过更好的生活,难道这也是错吗?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

凌若彤的心,忍不住的怨恨。

“你后悔了吗?”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道询问。

凌若彤陡然一惊,急忙擦掉泪痕,转身看向来人。

来的是韩非。

在杜宇赠予的丹药之下,他的伤势已经康复了七七八八。

“没有……”

凌若彤低声否认,掩饰着自己的怨恨。

韩非脸色漠然,手按长剑走来,看着凌若彤,道:“没有最好,杜师兄最厌恶的便是背叛他的人。”

“当初你自己选择了跟随杜师兄,现在后悔,杜师兄不会轻饶你的。”

凌若彤沉默,没敢做声。

她跟杜宇已经接触了不短的时间,深知杜宇的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现在后悔,回到凌锋的身边,不说凌锋是否还会接纳她。

以杜宇的狭隘心肠,势必也会报复她。

看着凌若彤彷徨的样子,韩非脸色稍蔼,宽慰道:“我知道你的难处,但是,谁都没法帮你。这次的事情,也算是杜师兄对你的考验。”

“如果你能够通过考验,杀了凌锋,杜师兄以后必然会更加重视你的。”

“真的必须杀了他吗?”凌若彤颤声询问。

韩非紧握剑柄,冷声道:“对男人而言,世间有两种仇恨,是不可化解的。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

“你摒弃了凌锋,转投杜师兄,这对凌锋而言,无异于夺妻之恨。这样的恩怨,你以为凌锋会咽得下去?”

“我可以劝他,劝他放弃的!”凌若彤急声道。

“呵,就算你劝住了凌锋,但以杜师兄多疑的性子。你觉得,杜师兄会心安吗?”韩非冷笑。

“可是……凌锋现在是长老门徒啊,杀了他,魏长老那边怎么交代?”凌若彤担忧道。

“这便无需你来操心。”

韩非淡然道:“长老门徒,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杜师兄也不是寻常之辈。你不要忘了,杜师兄还有位同胞大哥。”

“凌锋终归是长老门徒,我们贸然下杀手……”凌若彤还想推辞。

“若彤师妹,你真的要背弃杜师兄吗?”韩非脸色骤沉。

“我没有,我……”

凌若彤想要辩解,但被韩非冷声打断:“你最好没有,背弃杜师兄,哪怕凌锋有着长老门徒的身份,也保不住你。”

“杜师兄的同胞大哥,早已拜入大长老门下,不仅同样是长老门徒,更是有着极高的炼丹天赋。”

“现如今已经是三品炼丹师,深得宗门高层重视。孰轻孰重,孰高孰低,你自己掂量吧!”

凌若彤沉默了,不敢再有任何辩解。

“我该怎么动手?”

沉默好久,凌若彤终于认命。

“约他出来,到僻静之地,趁他不备的时候动手。”韩非安排道。

“万一……他对我怀有戒备呢?”凌若彤忧心忡忡。

“那就想办法,让他放下戒备。”

韩非冷笑:“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不相信他会这么甘愿放弃。你声称是被杜师兄胁迫,重新获取他的信任。”

“待他放松之际,你靠近他的身边,趁机动手。另外,我也会跟你一起,埋伏在附近。若有不备,我从旁伏杀。”

“如此两全的准备,我不信他能够防得住!”

听着韩非的安排,凌若彤的脸色,掠过一丝不忍之色。

但是,想到自身的处境,那缕不忍,快速消失。

凌锋,不要怪我!

我也是被逼的!

……

魏长青留下的刀道武技分别是《奔雷刀》和《五虎断魂刀》。

前者讲究气势刚猛,刹那爆发。

宛如雷霆般,势不可挡。

后者相较之而言,更注重持续输出。

依照玉简之中的祭炼兵器之法,凌锋将龙鳞刀祭炼了一遍。

然后才离开大殿,在炎阳峰后山空地习练起武技。

《奔雷刀》和《五虎断魂刀》都是玄级下品武技。

习练难度不大,凌锋很快掌握了要义。

施展开来,刀刀生风。

傍晚时分,就已经掌握熟练。

凌锋收刀入背鞘,擦拭掉满头汗渍,转身回山。

刚刚回到炎阳峰的山门,一名炎阳峰的守山弟子,便是匆匆赶来。

“凌师弟!”

守山弟子叫住凌锋,道:“山下有位师妹找你。”

“师妹?谁啊?”凌锋狐疑。

“自称凌若彤,说是你的妹妹。”守山弟子回道。

凌若彤?

凌锋脸色一凝,她来做什么?

看到凌锋微蹙的眉头,守山弟子取出一个包裹,递给凌锋,道:“这是那位师妹给你的信物。”

信物?

凌锋接了过来,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个人偶木雕。

巴掌大的木雕,雕刻的是凌若彤的样子。

这是凌锋多年前雕琢的,送给凌若彤的礼物。

她居然还留着?

凌锋的心,莫名的颤动了下。

“她人在哪儿?”凌锋抬头询问。

“就在山下!”

得到守山弟子的回答,凌锋收起木雕,背刀狂奔,箭步如风,朝着山下奔走而去。

冲下山门,很远便可看到,山下平台间,一道俏丽身影,来回踱步。

真的是她?

凌锋加快了步伐,冲了下去。

“若彤?”

站在凌若彤背后,凌锋蹙着眉头,沉声唤道。

低头踱步的凌若彤,霍然转身,看了过来。

那张精致的脸蛋儿,带着几分惭愧,几分委屈。

“锋哥哥……”

凌若彤两手交错,哽咽着嗓音,低声呼唤着凌锋。

熟悉的称呼,让得凌锋的心,忍不住颤抖。

往日温馨的回忆,和凌若彤在一起的点滴,都是刹那间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