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伏杀

再见凌若彤,凌锋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过往。

原本以为,他会恨,会恼怒。

可是,那声熟悉的呼唤,却仿佛充斥着魔力一样,居然完全瓦解掉了他的所有情绪。

从小到大,青梅竹马。

十年的感情,谁能轻易放得下?

四目相对,沉默了好一会儿,凌锋才深吸口气,强行压下所有回忆,冷漠问道:“你来做什么?”

听到凌锋冷漠的口吻,凌若彤的心,忍不住的颤抖了下。

缩在袖口内的手,都是紧握了起来。

真的回不去了吗?

她真的不可原谅吗?

凌若彤的心,一阵冰凉。

勉强一笑,凌若彤看着凌锋,道:“我来恭喜你,恭喜你成为长老门徒。”

“心领了!”

凌锋漠然道:“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请回吧。”

不近人情的态度,让得凌若彤的娇躯,不着痕迹的颤抖了下。

看到凌若彤半晌不言,凌锋不再停留,转身就走。

真的这么不念旧情了吗?

凌若彤见状,美眸闪烁,心中仅存的一丝希冀,都是彻底湮灭。

凌锋,这都是你逼我的!

凌若彤的心,渐渐地怨毒。

“锋哥哥……”

凌若彤开口,叫住了凌锋。

“还有事吗?”

凌锋驻足回头,漠然地看着凌若彤。

“对不起!”

凌若彤含着泪,哽咽着扑了上去,抱住了凌锋,低声抽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离开你的。是杜宇,是他逼我的。”

“他用你的性命,来要挟我的。如果我不同意跟着他,他就会杀了你。所以,我才逼不得已,离开你的。”

“对不起,锋哥哥,我不想的,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恨我,好不好?锋哥哥……”

凌若彤抱着凌锋痛哭,泫然泪下。

娇柔的样子,显得楚楚可怜。

听着凌若彤的解释,凌锋身躯一颤,那颗本就不平静的心,更是颤动起来。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凌锋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凌若彤,低声询问:“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我不敢!我不敢啊!”

凌若彤抱着凌锋,痛哭道:“那时候的你,是人尽皆知的废物,毫无修为。如果我和你袒露实情,你肯定会去找他理论的。那时候的你,怎么斗得过他啊?”

凌锋沉默,原本地怀疑,渐渐消除。

凌若彤的话,很有道理。

“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你知不知道,失去你,对我的打击有多大?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宁愿死,也不会甘愿看着你离去的。”

凌锋轻叹了声,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凌若彤,忍不住的疼惜。

“好了,不哭了!”

擦掉凌若彤的泪水,凌锋宽慰道:“现在锋哥哥已经是长老门徒,身份不再比杜宇卑微。你回来吧,以后不用再顾虑他了。”

“不,不行的……”

凌若彤见状摇头:“锋哥哥,我不能回来的,你太低估杜宇了。你不知道,杜宇其实还有个哥哥,如今在大长老门下。”

“不仅早已是灵海境修为,更是三品炼丹师,在门内很受重视的。如果我现在回来,杜宇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会再次迁怒你的。”

“锋哥哥,我不能牵累你!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求得你的原谅,只是想来提醒你,不要去跟杜宇斗,你斗不过他的。”

说完,推开凌锋,凌若彤转身欲走。

“若彤!”

凌锋见状,急忙拉住了凌若彤:“你就这么不相信锋哥哥吗?灵海境而已,要不了多久,锋哥哥也可以达到的。”

“况且,锋哥哥也是长老门徒,就算杜宇有什么大哥,那又怎样?魏长老待我很好,他岂敢乱来?”

凌若彤一脸坚决,摇头道:“锋哥哥,你不了解杜宇。他为人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一旦逼急了他,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不敢去赌,不敢拿你的生命去赌……”

“傻丫头,不用担心,他奈何不了我的。”

凌锋不以为意,握着凌若彤的手,宽慰道:“若彤,相信锋哥哥吧!”

“可是……”凌若彤还想解释。

凌锋摇头,打断了她:“不必可是了,以后有锋哥哥在,锋哥哥不会再让任何人威胁你。”

“锋哥哥……”

凌若彤娇躯轻颤,看着凌锋认真地眼神,她缩在袖口内的右手,止不住的颤抖。

“走,随锋哥哥回炎阳峰,去跟魏长老禀明详情。我相信,魏长老会为我们主持公道的。”

凌锋重现笑容,拉着凌若彤,就要朝着炎阳峰而去。

“锋哥哥!”

凌若彤却是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怎么了?”

凌锋驻足,狐疑回头。

“可以抱抱我吗?”凌若彤轻声问道。

“傻丫头……”

凌锋宠溺一笑,转身张开了双臂,将凌若彤抱进了怀中。

感受着凌锋有力的怀抱,凌若彤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水。

“对不起,锋哥哥……”

凌若彤闭上了眼睛,在凌锋的耳边,呢喃了声。

听到凌若彤的声音,凌锋不由狐疑。

刚想询问,却是突然……

“噗嗤!”

一柄匕首,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腰腹。

“呃……”

尺长的匕首齐根而入,穿透了凌锋的腰部。

撕裂的痛,让得凌锋的脸色,骤然紧绷。

低头看着腹部插着的匕首,凌锋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

“若彤?”

凌锋脸色大变,不可思议的看着用力推开他,迅速后退的凌若彤。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得选择的……”

凌若彤含着泪,连连后退,精致的脸颊,泪流满面。

“你……”

凌锋心痛如刀绞,她怎么会这样对他?

她就真的一点儿也不念旧情的吗?

刚才的话,都是演戏吗?

凌锋恨怒欲狂,很想质问。

但是,话没来得及出口,身后疾风突袭,一股杀机,骤然靠近。

“噗嗤!”

一柄长剑,从他后胸,穿透而过。

“啊!”

穿胸而过的痛,让得凌锋忍不住的痛叫失声。

剑气在体内肆虐,疯狂地破坏着他的筋脉。

凌锋只觉身体要被撕裂,化作碎片。

猛然回头,韩非那张狞恶疯狂地脸,近在咫尺。

“你……你们……”

凌锋面孔因为疼痛而扭曲,恨怒地看着韩非,心中杀意滔天。

他们居然早有埋伏,早就对他下了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