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恩断义绝

凌若彤居然联合韩非,对他设伏。

这样的状况,凌锋难以置信。

十年感情,哪怕分道扬镳,又何至于如此生死相向?

哪怕之前他无比愤怒,却也从没想过,要杀了凌若彤。

可是,她为了依附杜宇,却甘愿对他赶尽杀绝?

他到底哪点,不如杜宇啊?

凌锋圆睁着眼,悲愤地看着泫然泪下的凌若彤。

“为什么?”

凌锋强忍着痛,厉声质询凌若彤。

凌若彤不答,只是哭着摇头。

韩非抵住长剑,狞声冷笑:“还需要问为什么吗?你看不出来,若彤师妹根本就不在乎你。”

“你以为,你成为了长老门徒,就可以高枕无忧吗?杜师兄想杀你,你注定得难逃一死。”

“杀了我,你们怎么去跟魏长老交代?不怕魏长老追责吗?”凌锋厉声质问。

长老门徒的身份,根本不是内门弟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杀了长老门徒,这跟打长老的脸有什么区别?

魏长青纵使对他没有师徒之情,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也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他们怎么敢,这么大胆的伏杀他?

韩非见状,冷笑道:“交代?你死了,魏长老又何苦为了一个死人,去瞎折腾呢?更何况,谁说我们需要交代?”

“你心性邪恶,妄图对同门师妹用强,而自身不察,被我们所杀。到时候,我们不找魏长老讨公道,都已经是开恩了。”

什么?

他们居然还想栽赃嫁祸他?

凌锋脸色一变,这些人的心,居然就如此恶毒吗?

冷冷地看了一眼凌若彤,她不仅伙同别人杀他,更还要让他身败名裂。

“你们好狠的心!”

凌锋怒火中烧,想要运转体内灵气,震退韩非。

但是,心念一动,却是发现灵力居然没有丝毫流动的迹象。

“呵呵,凌锋,认命吧,你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韩非得意冷笑:“我的剑,和若彤师妹的匕首,都早已涂抹过‘散灵毒’的。这些毒进入体内,会慢慢地散掉灵力的,即便是灵海境高手也是无法解掉的。”

“哈哈哈,乖乖受死吧,不要徒劳挣扎了,你是斗不过我们的……”

凌锋脸色一沉,怒火更胜。

“你们……痴心妄想!”

一声厉喝,凌锋运转开《造化天功》,激发了体内灵脉。

散灵毒,能散灵力。

但是,灵脉的力量,却是不属于灵力。

这是独立于灵力之外的力量,是跟修炼者气血一命相承的。

灵脉激发,炙热的气息,升腾而起。

凌锋的肌肤,开始通红滚烫,如同岩浆涌动。

高温扩散,炙气逼人。

插进凌锋体内的匕首和长剑,都是快速融化。

“你……”

感受到凌锋的气势,韩非脸色一凝:“你这是什么力量?”

“滚!”

凌锋没有回答,一声暴喝,体内气势,轰然爆发。

“嘭!”

紧紧地贴在凌锋身后的韩非,直接被掀翻了出去,整个人翻滚着砸在了地上。

“铮!”

龙鳞刀出鞘,凌锋霍然转身,提刀而动。

“奔雷刀,斩!”

刀芒如瀑,声势如雷,奔着韩非怒斩而下。

“不要……”

刚刚稳住翻滚之势的韩非,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便看到凌锋的刀,落近头顶。

“去死!”

凌锋怒吼,落刀不停。

沉重的龙鳞刀,刷的一下斩落下去。

“噗嗤!”

当头落下,先前还得意洋洋的韩非的脑袋,被劈成了两瓣。

鲜血混着脑浆,流了一地。

刀锋染血,凌锋提刀转身,脸色恨怒的看向了凌若彤。

“你……你……”

凌若彤见状,吓得俏脸惊恐,苍白倒退。

“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凌锋提着刀,朝着凌若彤逼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凌若彤哭声戛止,仓皇解释。

但吞吞吐吐半天,却说不出所以然来。

“凌若彤,我真是错看了你,你的心,怎么会这么歹毒?”

凌锋提起刀,指着凌若彤,杀意凛然。

“我歹毒?”

听到凌锋的呵斥,凌若彤呆了下。

“呵呵……我歹毒吗?”

片刻后,凌若彤脸色一变,一脸怨毒地吼道:“凌锋,歹毒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分明不是废物,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你明明有实力,有资质,你为什么不努力,不跟我说?反倒理所当然的装个废物,故意瞒着我?”

“你处处欺骗我,处处瞒着我,你凭什么来指责我?责怪我?你有什么资格?论歹毒,你的心,又能好到哪里去?”

“你……”

看着凌若彤的疯狂驳斥,凌锋怅然若失。

他没想到,在凌若彤的心中,他居然是这样的。

欺骗吗?

他何曾欺骗过她半分?

这个曾经他小心呵护,处处疼爱的女孩,竟然是这样看待他的。

这一刻,凌锋的心,突然平静。

哀莫大于心死!

可笑,他先前还对她抱着期待,以为她是回心转意。

却不想,暗藏杀机。

这样的人,不配得他欢心。

“凌若彤,从今往后,你我之间,恩断义绝!”

一声暴喝,凌锋抡动龙鳞刀,朝着凌若彤的颈脖,横扫而去。

锋利的刀刃,带着凛冽的劲风,压得凌若彤的呼吸,都是滞碍下来。

“不……”

凌若彤瞳孔紧缩,脸色惊恐。

凌锋居然要杀了她吗?

凌若彤的心,一片冰凉。

但是,惊叫未落,刀锋滑过眼前。

凌若彤却没感到丝毫疼痛,只是看到面前一缕发丝,徐徐飘落。

这是她的头发!

被凌锋一刀,轻易削掉。

发丝落地,凌锋收刀入鞘。

“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再敢不逊,绝不留情。”

凌锋眼眶通红,含着泪珠,冷冷转身:“回去转告杜宇,待我伤愈,我会登门,要他的命!”

话音落下,凌锋拖着沉重的步伐,一路咳血,朝着炎阳峰蹒跚而去。

只留下凌若彤一个人,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看着凌锋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下,凌若彤的心,突然空落落的。

从此,就真的一别两宽,形同陌路了吧?

从此,她也彻底失去了那个甘愿为她付出一切,不顾生死的人了吧?

一声嚎啕,凌若彤双腿一软,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