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误打误撞引关注

郭家夫妻之间的关系,由于郭福祥很会忍让,是难得气氛搞得如此凝重的。往往郭福祥硬气一点的时候,陈茉莉肯定会跟他大吵大闹,对于这一点,郭金刚他都已经习惯了。

为了避免处于父母风暴之中,郭金刚退到了一边。

却没想,陈茉莉竟然没有发飙,眼中的锐气越来越弱,最后坐到一边不知道想什么呢。

“心心,你在跟谁聊天呢?”

郭金刚好奇地看着徐心雨。

此刻的徐心雨,正表情丰富地拿着手机狂摁中。

学会拼音的徐心雨会打字了,在郭金刚回来之前,她就在用手机在班级群里为徐自明抱打不平。

原因是,点名批评徐自明的通告,以学校公众号的形式,通过各个老推送到了各个班级群去了。

徐心雨看到这个批评通告在,自然是觉得爸爸太委屈了,就用不是很熟练的打字在他们班级说明徐自明的情况。

徐心雨班上的不少家长都看到了徐心雨发的消息,知道徐自明此刻原来身处武汉抗疫一线,都十分震惊。

有些人甚至还表示了极大的怀疑,觉得这不可能。

毕竟一个南京的老师,怎么就到了武汉前线去抗疫了?

徐心雨的打字水平终归不是很溜,有时候也会打错字,为徐自明发出来的声音,稍微有些微弱,不过她一脸倔强地说着,想尽力说明白。

感受着外甥女身上透着的坚定,郭金刚被触动了,突然觉得他应该帮忙。

“心心,舅舅来帮你打字。”

“好啊,好啊,谢谢舅舅。”

“没事,说什么?”

“就把你知道的告诉他们啊,让他们知道妈妈为了救人染病了,爸爸是因为熬夜照顾妈妈,才没有时间改作业的。”

“好,没问题!”

郭金刚单身二十多年的手速,那是相当的快,很快在群里将情况说明白了。

大人的逻辑很清晰,自然是清清楚楚的,那些怀疑的人都抛开了怀疑,纷纷对徐自明表示钦佩。

可是再怎么说,也就是这个班的家长朋友们知道情况,这学校有几十个班级呢。

郭金刚也没有再跟徐心雨继续去宣传,他觉得既然事实如此,那学校那边总会反应过来的时候。

郭金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天直播着突然有事跑了,估计会很掉粉。

“希望就掉一千以下吧!”郭金刚打开了平台,看到的数字,却让他吓了一跳。

“怎么好像多了六万毒粉?我没记错吧?”

郭金刚迅速打开后台记录,发现这六万多粉竟然都是在这一个多小时中增加的,而且竟然有上千个转发量。而转发的都是他刚才刚开始没多久的直播的录播。

“什么情况?”郭金刚都懵了。

平常,这种直播时间长,过了也就过了,他也不会花费精力点录播发送的。

而这个只有几分钟的录播,是因为在这次直播最后有个道歉声明,郭金刚必须发出去,让后面来的粉丝知道他没有爽约,是真的有事才走的。这样做,能够少掉点粉,不然不少粉丝会觉得被放鸽子不被尊重而脱粉。

小红点持续闪现,说明持续有人关注。

郭金刚决定浏览下留言,终于明白原因了。

原来郭福祥进房间跟郭金刚说的话,都被录下来了,然后郭金刚的粉丝们就都知道了他姐姐姐夫的事迹。

如今本就是全国人民都十分关注疫情的时候,竟然被他们一不小心捕捉到了这样一对可歌可泣的抗疫夫妻,还是他们喜欢的主播郭金刚的姐姐姐夫,他们当然很感兴趣,就自来水地宣传了一波。

“我不是点暂停录制了么?噢,我想起来了,是老爸跟我说姐感染的事,我受惊了,没点到暂停键。”

郭金刚有粉丝还是能人,竟然在郭金刚的主页里找到郭沫子的照片,然后又剪辑合成了一个简洁的视频,帮着宣传了一波。

好多人顺藤摸瓜找到郭金刚,留言说想知道后续情况。

郭金刚突然眼睛一亮:“现在的网友真是了得啊,这可是个大好事。”

郭金刚说的大好事可不仅是说他的粉丝增加了,而是这些新增粉丝都是为了他姐姐姐夫的事迹来的。

郭金刚就跑了出去,推门进了徐心雨的房间。

“干嘛呢?冒冒失失的,心心都要睡觉了,又被你打搅了。”郭福祥好不容易把徐心雨给带到房间来准备睡觉,被郭金刚这么一打搅,如何不生气?

“爸,先别让心心睡觉,我需要她来跟我拍个视频。”

“你发什么神经?这都什么时候了啊?还让心心跟你拍什么视频?你不知道她明天要上课啊?”郭福祥瞪了郭金刚一眼,虽然郭金刚在这网上搞直播赚了不少钱,但郭福祥并不觉得郭金刚多能干,并不喜欢儿子这种状态,虽然儿子一直在说他是给人传递健康的健身理念,可他还是觉得这种在网上卖肉卖笑的形式不太雅观。

而现在郭金刚竟然要破坏徐心雨的休息时间,带她去拍视频?真想抽他。

“爸,我知道啊,我这事很重要啊。”

“就你那屁事,能有多重要?赶紧滚,心心要睡觉了。”郭福祥没好气地挥手。

“爸。你不知道,今天你在房间跟我说的话,在网上传开来了,我多了好些粉丝的,这些粉丝都是奔着姐姐和姐夫来的。”

“你什么意思?你还拿你姐这种事去博眼球?”郭福祥大怒,起身摆手就要抽郭金刚。

郭金刚用铁布衫硬扛了郭福祥的大力金刚掌,然后用这争取的时间大声说:“爸,你听我给你整明白啊。我这个也是无意的啊,这些人都是被我姐和姐夫的爱情故事吸引过来的,他们关心姐姐病情后续。我就想,这个时候跟心心拍个视频,让更多的人跟我们一起,为姐姐祈福,姐姐肯定能更快痊愈的。”

“祈福?”郭福祥停住了大力金刚掌。

“是的,祈福啊!”郭金刚连连点头,“你不是跟我讲过一些故事,说那个什么信仰就是众志成城的念力?能各种教派会争夺万民信仰,可能就是想借用这种玄妙的力量?”

在郭福祥沉吟间,徐心雨开口道:“只要是为妈妈欺负,我愿意拍视频。”

郭福祥郑重点头:“郭金刚,我告诉你,不准有别的花花肠子,你不要脸我老郭家还要脸。”

“放心吧,老爸,我绝对不会乱来的。”郭金刚点头道,“这些人关注我的目的就是姐姐和姐夫,我一定会维护好他们形象的。”

“不能耗费太多时间,心心还要休息!”

“知道,顺利的话就十几分钟的事。”郭金刚说完,直接抱起徐心雨就去了他的房间。

熟练地调试了拍摄设备,就开始教徐心雨说一些话语。

先是郭金刚为主,说一下那个巧合的录音,说了下他很诧异网友们的关注,然后言简意赅地说明了郭沫子是怎样感染病的,有多少天了,徐自明的职业,在这之前做了些什么,在郭沫子染病之后又做了什么。

这些前言说明白了,一直坐在郭金刚身边的徐心雨才开口,说明下她很担心妈妈的状况,也顺口说了徐自明微了照顾母亲工作有失职被通报批评的委屈,感谢广大网友的关注,请求他们能跟她一起为妈妈祈福!

在最后结束时,徐心雨双手合什,闭目间,一滴眼泪如珍珠般从她左眼滑落。

郭金刚看到这一幕时,大呼完美,感染力爆棚。

这前后才花九分钟就搞定了。

因为全是真情实意,不用剧本,不用摆拍。

郭金刚只需要做一下后期,配上一点轻柔温馨的音乐,加上一点配合言语的字幕,再加上徐自明和郭沫子还有徐心雨的几张照片,让这个视频的真实性加强,也能让网友们能第一下领会到他们这个简短视频的意图。

郭金刚唯一在这里留了点自己的小心思,就是最后自己录了个小介绍,说这些天他会抽空发视频,介绍下他姐姐和姐夫的抗议故事。

郭金刚这样做,是希望因为郭沫子徐自明夫妻的事而关注他的网友,能尽量多的留存下来。

徐自明的班上有个很优秀的学生叫邵天宇,这个学生的爸爸叫邵建波,是个警察。他平常也喜欢用郭金刚所在的平台看视频放松解压,睡觉前总是会刷一下。

这一会,邵建波突然坐直了身子。

跟老公一起拿着手机刷刷刷的妻子陈佩佩,感受到了邵建波的情绪波动,当下笑问:“你看到什么东西,反应这么大!”

“我好像看到关于徐老师的视频了。”

“啊?徐老师也玩这个呢?”

陈佩佩很是好奇,但又马上意识到邵建波的表情有些不对,再看邵建波的手机,不由一愣:“这是徐老师的女儿吧?”

“我也觉得眼熟,又听那男的说到他姐夫叫徐自明是个老师,我就觉得好像是徐老师啊。”

陈佩佩正好听到徐心雨在请求大家跟他一起祈福,当下猛然坐直身子:“徐老师的妻子感染新冠肺炎了?”

“好像不仅如此,徐老师好像也在武汉,而且是为了照顾他老婆,他还进医院隔离区当清洁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