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被骂得开心

“我的老天。我再看看,我听听那男的说的什么。”陈佩佩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

邵建波点头:“这男的应该是徐老师的小舅子。”

陈佩佩又看了一遍,喃喃道:“原来徐太太是个护士,在武汉支援前线啊,她会感染是为了救人给病人做人工呼吸了。她也太有勇气,太伟大了吧?而昨天徐太太刚犯病抢救了一晚上,徐老师为了陪着她一晚上没睡啊。难怪这个周末的作业,徐老师没能准时改完呢。”

邵建波也感慨无比:“原来徐老师逆行去了武汉啊,他们两口子真的是太来不起了,可笑有些家长竟然还误会徐老师,以为他真的是松懈了。”

“是啊,真是太让人感到悲哀了,全校就徐老师一个人被同通报批评,可见就是我们班的家长才会这样苛责老师。现在看来,真是搞笑啊。而我听说,会有这次突如其来的问卷调查,就是因为卓小双他妈妈找教育局的人告状了。”

“不管是谁告状的,这事传开了,估计全校的人都得笑话我们班的家长。”邵建波长叹了口气,憋屈。

“不管怎么说,得把这个视频转发到班级群里去,徐老师明明是抗疫英雄,却要蒙受这样的委屈,我是看不惯了。”

邵建波和陈佩佩夫妻二人很快达成共识,要成为徐自明的忠实拥趸,维护徐自明的形象,捍卫他的尊严。

夫妻二人将视频转到了班级群,因为陈佩佩还是个比较厉害的商人,店售微商代购都会做,很会交朋友,她的朋友圈里加了不少学校的老师和家长,她还群发消息,让大家都能看到这个视频,都能知道徐自明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通过邵建波和陈佩佩夫妻二人的传播,加上这个点又是不少人睡前的休闲时刻,很快就传播了开来。

各个群里议论纷纷,都十分惊叹徐自明和郭沫子的所作所为。

邵建波和陈佩佩他们担心的事也发生了,有些人开始谴责他们班的家长,如此优秀英雄的老师,他们竟然也忍心伤害?

于是乎,班级群里开始问责是谁在问卷调查上勾选了徐老师没按时批改作业的。

徐自明一直到这一天晚上一点回到房,才开启手机。

一连串的未接电话,让他很是诧异,平时他的手机来电不多,学生家长都习惯微信留言。

郭福祥和郭金刚的电话,能理解。不过校长和教导主任竟然也给他打了几个电话是什么鬼?

这个时间,徐自明也不好回电话,索性暂且不管,而是开始打开小程序批改作业。

最近徐自明要多谢这个小程序,还能定时发布作业,加上他提前录制的视频,所以平常很忙,其实也没有耽误多少教学的事。

补改完头一天的作业,再改完今天的作业,都已经凌晨三点了。

徐自明洗漱了下后直接就睡了。

也就是说,虽然开机,徐自明都没有去微信群里爬楼,压根没注意微信群里的消息已经是“999+”了。

次日晨起来,感受到床联隙射入的阳光,徐自明的心情舒畅了些。

这是个好天气,而且这几日全国新增还不到五十,全面控制疫情已经就在眼前了。

只不过再舒畅,一想到老婆还躺在病床上,徐自明也开心不起来。

先给郭福祥打了个电话,跟他报了下平安后,饥肠辘辘的徐自明就吃了点东西再联系了教导主任高维海。

“自明啊,可算是等到你的电话了。”

高维海的声音透着清热和欢快,这让徐自明心里有底了,看来不是什么坏事。

“真是抱歉,这两天太忙了,手机总是没电状态,昨天看到你的消息时已经太晚了,不好打扰你。”

“没事的,现在时机刚刚好,刚刚好!”连说两个“刚刚好”,是因为高维海真的觉得时机非常的好。

徐自明很是奇怪,是什么好日子让主任这么开心:“不知主任找我什么事呢?”

“你不知道么?”高维海很有些诧异,按道理徐自明应该想得到啊。

“不知道啊,感觉是有什么好事啊?”

“当然是好事啊!”高维海朗笑道,“就在刚刚,校委会开了个远程早会,一律决定,以‘容错免责处理’的方式,取消你的通报批评和警告处分。”

徐自明愣了下:“不是……主任,我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处分啊?”

他可是南京市优秀教师啊,怎么可能有这么一个污点?

“你的手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电?”

“也不是,只不过有次蓄电也没时间,只蓄了一点。昨天晚上充电了,但我拿着手机又改作业改到三点,我好像错过了什么大事了?”徐自明真的有点懵。

“那看来也没有谁跟你说过这个事,是这样的……前天午后,有位教育部门的领导给校长打了电话,举报你不重视网课教育,不按时批改作业。”

徐自明彻底愣住了:“举报我不按时批改作业?不重视网课教育?还是教育部门的领导?这么劳师动众么?”

“是啊,我们也觉得有些过了,但对方咄咄逼人,校长和我又都联系不上你,也只好高了个问卷调查。也就想着说不定你们班的家长还是会挺你。最后实在要批评你,也可以给你找个子伴,不会那么尴尬。”

“问卷调查后,我班的家长依然有人填我不认真批改作业?”

“是的,全校都做了,就你这一个老师有这个问题……”

“我勒个去,也就周日晚上一次批改不及时,就告状了?亏我昨天还补改了呢……”

徐自明觉得非常受伤,小学一年级,绝对是小学六个年纪里面最难教,要帮学生们调整状态,养成学习习惯真的是非常难的。

徐自明自认他比大部分老师都要更用心,即便是这段时间在忙着抗疫的各个工作,他也没有松懈,也就老婆犯病了,他那个环境和条件也不好请假,没想竟然就被人逮着不放。这种情况,如何不让人心灰意冷?

“徐老师,你也不要伤心和生气,这世上总有些人喜欢较劲,拿着鸡毛当令箭,反正现在这个处分只发布一天就已经取消了。

徐自明有些好奇:“怎么就取消了?他们愿意放过我么?”

“不是啊,是因为我们知道你身在武汉抗议前线啊,知道你那天没有按时修改作业,是因为你妻子感染犯病了,你一个通宵没有睡。”

徐自明错愕无比:“这事连我老丈人都是刚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不知道啊,你们夫妻两的抗疫事迹都传遍了整个网络啊,光一个视频网站的点赞数都将近百万,全国现在估计有上千万人知道你们的事情了。而且,有好多人跑到学校的主页下唯一一个宣传视频上,骂我们这些学校领导啊,什么缺心眼、脑子进水了、被门板夹了、被驴踢了之类。”

徐自明就尴尬了,为什么高维海说这些人骂他们的话时还这么高兴啊?好像是有那么点缺心眼啊。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谁给我们宣传出去的啊?”徐自明一脸懵逼。

“你大舅子是搞直播的吧?”

“是啊,但他粉丝也就二三十万啊,他就算是去宣传,这一两天的功夫,也不至于反响这么大啊。”徐自明虽然不是很了解直播和小视频的具体运作情况,可他真不觉得郭金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这个应该是平台有推动吧?可能是因为这是关于家庭抗疫的具体播报吧,反正是你小舅子和你女儿一起发了个祈福视频,你可以上那个平台去看看,我昨天晚上看的时候,祈福评论都有近十万条了。”

徐自明恍然:“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我手机没店的时候,还错过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戏啊?”

“是啊,自明啊,我们还以学校的名义联系了江夏区人民医院,证实了你们夫妻这段时间所做的这些勇敢的事情。我可跟你说啊,我们大家都被你惊到了啊,我对你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我说你们两口子怎么有那么大的勇气啊?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我们一边被骂,一边还很高兴啊,因为我们学校出了你这样一个先进的个体啊,我们可以挺起胸脯告诉那个领导,你那一次没按时批改作业根本不应该拿来批判,那是应该拿来褒扬的。”

高维海竟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显然相对于被领导逼着惩罚徐自明,他还更愿意被网友们隔空大骂。

“褒扬就算了啊?我毕竟是没有按时批改作业,就算情有可原,只能说功过相抵吧!”

“当然要褒扬啊,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你为抗疫做了那么多事,我们怎么可能不褒扬。那真的是脑子进水了、被门板夹了又被驴给踢了。”高维海义正言辞道,“校委会已经全票通过,你是我校先进抗疫工作者,同时还会将你上报到团省委和教育厅方面关于优秀抗疫青年的选拔。具体的事项,等你回校了,会一一落实。”

“这……是不是太兴师动众了?”

“你就一天没能及时批改作业,学生家长们都兴师动众让教育部门领导过来了,你做了这么多正能量的事,学校要是这样兴师动众都没有,那校委会成员们就真的都是脑子被门板夹了然后进水了。”

“呵呵……”碰上一个把被骂的标签当成有趣自黑的领导,徐自明除了干笑还能干什么?

“那个,我还代表学校所有的师生,向你妻子郭沫子护士长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问候,希望她能早日康复。届时能跟你一起来学校做客,学校一定会热烈欢迎你们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