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最后的防线

跟高维海通完电话,徐自明松了口气,内心也是能量满满的。

原来,努力去做一些正确的事,总是会被人看到的。

徐自明打开了手机,熟练地找到了郭金刚的主页,看到了郭金刚和徐心雨拍摄的视频。

当看到徐心雨那稚嫩的小脸上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时,徐自明心头既温暖又心疼。

这个时候,这个视频已经有一百四十五万点赞,祈福评论有三十几万条,看到那下拉不到头的祈福言语,徐自明热泪盈眶。

徐自明想要马上跟郭沫子分享这个消息,她一定会从中获得许多的能量,更有力地对战病毒。

想到就去做,徐自明给自己套上了防护服,进了隔离区。

郭沫子还很虚弱,徐自明也想多陪下郭沫子,他的陪伴总抵得上几万网友的点赞吧?

可是在徐自明赶到郭沫子的病房时,竟然发现医护人员又在抢救郭沫子。

这一次又血氧饱和度的问题!

郭沫子的状态急转直下,即使已使用呼吸机辅助通气,她的血氧饱和度仅能维持在66%。呼吸衰竭的郭沫子开始丧失意识,死亡的威胁再次来临!

而且从陈静飞他们的表情行为来看,这一次比之前还更来势汹汹。

“这都是第几次了,你们这些可恶的病毒还有完没完啊?”

徐自明内心在咆哮,愤慨的咆哮。

难道就是因为郭沫子跟新冠病毒对战了这么久,所以这些病毒会报复性地攻击郭沫子?别人都只要迈一道坎,可郭沫子呢?难道还要学习关公国过三关斩五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静飞在这紧急评估后决定,立刻用上体外膜肺氧合(ECMO)支持!

体外膜肺氧合(ECMO)俗称“人工肺”,是对重症心肺功能衰竭患者提供持续的体外呼吸与循环,是挽救重症病人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失守,就意味着郭沫子的能量耗尽,生命也就走到了终点。

时间以分秒在计算,危在旦夕的郭沫子已经无法被转运至手术室进行ECMO抢救了。眼前只有一条路:在隔离病房就地实施手术,搭建ECMO血管通路。

容不得任何耽误,燕如云立刻调拨来ECMO主机,张丽和陈双紧急配备好ECMO专用耗材,陈静飞迅速穿戴好防护服及手术衣,进入隔离病区。其他的医护人员也迅速集结,只为了抢救郭沫子。

从郭沫子染病的第一时间,江夏区人民医院院长就下了指令,说要不顾一切守护郭沫子,保住她年轻的生命。

看着隔离病房的房门,徐自明跪在地上呢喃着:“老婆,我都带来上百万人的祈福来给你,怎么却是这样的境地?”

上百万的人祈福,怎么可能还带来灾难呢?

难道是不够?

徐自明琢磨了下,选择就地再拍一个视频发给了郭金刚。

视频很简单,徐自明的手机一直拍着病房门,还能透着病房门的玻璃窗口往里头看到里面防护服攒动的手术抢救情况。

当然还有徐自明紧张而颤抖的旁白。

“我刚在网上看到大家的祝福,可还不等我送过来给沫子看,她就犯病了。”

“现在是在病房就地上ECMO,这是救治新冠肺炎重症病人的最后一个手段了……”

“我不敢想象,如果等下打开门,陈主任对我摇头,我会是怎样的崩溃。”

“我不接受那种绝望,我只希望,沫子能安然渡过这一关,就此好起来。”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换沫子的平安!”

“我在这跪求奇迹的出现,也希望大家对着这个病房,对着这个小窗口,借给沫子更多的力量!”

郭金刚收到徐自明视频,他那雄壮的身子都猛烈一颤,表情瞬间扭曲,泪水如两道小瀑布,直流而下。

郭金刚这次连音乐都没加,只是加了几段字幕并黏上他的一句祈福和请求,就上传了。

视频一上传,就迅速产生了几千个赞和几百个转发。

许多网友都被徐自明和郭金刚两个铁汉的柔情给感染了,也我郭沫子这生命绝境的挣扎给触动了。

“如果可以,我愿意送一天寿命给郭沫子,希望她能度过这关!”

或许是受到徐自明那深情的“余生换平安”所影响,发了这样的评论,然后迅速有不少人点赞这条评论,并复制粘贴这条评论。

还有人评论“我也愿意送一天寿命给这美丽又勇敢的护士,我一天,你一天,大家用生命为她铸就奇迹!”

有些没有了解过却前情的人,先是评论了祈福,在看了昨天的视频后,又回来重新留言,表示感慨和更强烈的祝福。

似乎真的是因为这个视频跟疫情有关,平台方面给出的推荐指数相当高,这个视频的热度迅速提升。

而视频越简单,也越显得真实,完全有别于这个平台其他大多数讲故事般的视频。

隔离病房里,手术正在积极的进行着。

郭沫子的心脏功能完好,陈静飞和燕如云一直认为应该应该使用VV通路的“人工肺”模式。

这种模式需要在郭沫子两处股静脉建立血液通道,将引流和回血管道置入下腔静脉,将人体血液从股静脉引出,通过膜肺吸收氧,排出二氧化碳后,在泵的推动下回到另一侧股静脉,暂时代替人体自身的肺功能。

流程什么,陈静飞都很熟悉,但是目前有很多问题比较麻烦。

隔离病房里,没有手术室的专用刀片、专用灯。厚重的防护服让医护人员呼吸困难,不一会儿,雾气就爬满护目镜,视野受到影响。不可调高的普通病床,也会让操作变得更困难。

除了设备环境的困难外,郭沫子的身体环境也不太好,已经几次出现高危状态,会将手术的风险提到一个极高的程度。

因为光线确实不好,陈静飞在病床前弯腰俯身,靠着以往积累的血管手术操作经验,凭着手感和触觉“盲操”,一点点把郭沫子的股动脉和股静脉分离开。而燕如云则以助手的身份,辅助陈静飞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老郭家,如今一家四口,也都在祈祷。

郭福祥搓着手在客厅门里走来走去,眉宇间满是担忧,是不是抱拳的手又放在额头上,闭眼祈祷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哪学来的手势。

“各路神仙显灵啊,让我女儿能够逢凶化吉,健康平安!”陈茉莉把家里的窗户口都拜了一遍,还到门口去拜了下,因为她也不知道哪路神明在哪个方位,多拜一下,哪怕有一个菩萨听到她的祷告,让郭沫子转危为安也好啊。

郭金刚则是在一直刷他的平台账号,看视频下的留言,回复一些网友的问题,心里头一直琢磨着一个数据,暗暗告诉自己说能达到这个数据姐姐就能好起来,几次都达到了,让他有些开心。

跟郭金刚的自嗨不同,徐心雨则是在画画,画未来妈妈要带她去做的事,因为她以前画下来的事爸爸妈妈都能带她实现,这次她也愿意相信有这些美好的未来。

就在全国各地的人逐渐加入替郭沫子祈福的行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转眼就一个半小时出去了。

郭沫子的状态可以用命悬一线来形容,她的血氧几次掉到了窒息的边缘,但是都被医护人员急救就回来了。

陈静飞和燕如云就一直保持弯腰的姿势足足一个半小时,郭沫子的ECMO血管通路终于搭建成功,生命的通道打通了!此时,所有医护人员都已全身湿透,护目镜上沾满雾气和汗水,甚至连鞋里都被汗水浸透了。

郭沫子的氧合情况随即好转,血氧饱和度提升到96%以上,她被陈静飞他们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这次抢救最艰难的一关,算是闯过来了。

作为重症治疗方面的一种技术,ECMO并不是针对新冠肺炎的。但由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常常出现严重呼吸功能不全、低氧血症等危急状况,符合ECMO的适应症,因而成为了挡在死神与病人间的防护线。

听到隔离病房里的一阵轻呼声,徐自明也本能地振奋了一下,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感觉到,应该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

不过,这个时候并不表示手术就完成了,毕竟郭沫子不能挂着个“人工肺”过下辈子。

ECMO只是让陈静飞他们有了增多的治疗时间和空间,接下来就是要继续给郭沫子消炎、化痰和杀毒等等治疗手段,一直到郭沫子自己的肺部能够正常工作,才算是手术真正的成功。

只是走到了这一步,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手术继续进行,接下来的事就算是轻车熟路的,但是依然危险。

道理很简单,有时候吃了消炎药,炎症也不一定下来。同样的道理,使用一些医疗手段,也不一定能达到医疗的目的。

ECMO治疗期间,郭沫子心脏和肺得到充分的休息,全身氧供和血流动力学处在相对稳定的状态。此时膜肺可进行有效的二氧化碳排除和氧的摄取,驱动泵使血液周而复始地在机体内流动。为肺功能和心功能的恢复赢得宝贵时间。

ECMO只是心肺功能的支持疗法,根本治疗还需要治疗原发病。所以,ECMO的应用,应该用于原发病可控的重症病人,用作生命支持,并不是什么情况下都能用。郭沫子现在可以用,说不定身体开始恶化了,也就可能用不了了。

陈静飞他们要的就是在ECMO的支持空间里,将郭沫子的身体调理好,如果调理不好,郭沫子依然有生命危险。

李文亮医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都用上了ECMO,可依然还是病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