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古前辈

默雨蝶就这样跟着我回村,我实在是无可奈何,总不能让我把她骂走吧?我也想,但是对一个女孩子破口大骂,怎么着我都有点不忍心。

而且这一趟回去,村里人都以为她是我女朋友,我忙说不是,他们还笑呵呵的说,不用害羞,你都老大不小了,是该谈对象了。

默雨蝶啥也不说,红着脸的站我旁边,要不是看她露出胜利的笑容,我都认为这是真的害羞了。

起初林可瑶没反应,看到别人都以为默雨蝶是我对象的时候,她总算不乐意了,等天黑下来后,直接从玉佩里现身出来,挽着我胳膊对默雨蝶说:“喂,我不管你是谁,狗男人只能是我的,别人抢不走,包括你。”

默雨蝶这大小姐的脾气肯定不能吃亏啊,当即反击,说道:“你说抢不走就抢不走吗?那万一真让我抢走了你岂不是很尴尬?”

你说我是不是有病?林可瑶没反应的时候,我心里怪不舒服的,就觉得你是我对象,应该给点反应。

等她真生气的时候,我又怂了,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因为她在乎我,才会生气。

这两人吵着吵着,默雨蝶忽然说道:“你是阴魂,人鬼殊途不知道吗,你能给他传宗接代吗?你能相夫教子吗?这些你都不能,所以你为什么要害别人呢?”

林可瑶被她怼的说不出话,这也是她最难受的一点,因为她是鬼,正常夫妻之间能做到的,她都做不到。

默雨蝶这句话真伤到林可瑶了。

我当即脸一黑,冲默雨蝶吼道:“你闹够了没,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喜欢你,听明白了吗。不管瑶瑶是什么身份,我这辈子只喜欢她,听懂没?”

默雨蝶撇了撇嘴,没有接话,她也知道自己的话有点过分,但我这么对她说话,她心里也不好受。

可比起她,我更在乎林可瑶,想安慰林可瑶,她却说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

随即化作青光,回到了玉佩里去。

闹了这么一出闹剧,我也累了,把房间腾出来后,本不想搭理默雨蝶,可又不能看着她在这里坐一夜,只好把柜子里的被子都取出来铺床上去,弄好后我没理她,转身回自己屋子关上门睡觉。

默雨蝶坐板凳上忽然笑了起来,走到房间里看着被我铺好的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折腾了一天,我是真的累了,安慰了林可瑶几句后,直接进入梦乡。

迷糊间,我听到有人叫我名字,睁开眼睛一看,此时的我站在一条陌生的小路上,面前喊我的人是林可瑶。

她笑着对我说:“狗男人,我先离开一阵,不要太想我噢。”

我顿时慌了,跑过去抱住她,不让她走。

林可瑶忽然就哭了出来,她推开我冷声说道:“我不喜欢你,你不明白吗?从一开始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利用你而已。”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不会让你走。”

说着说着,我也跟着哭了起来。

林可瑶听完我的话后,强忍着泪水说道:“楚少凡,默雨蝶说的对,你应该找个阳间的女孩子,娶妻生子这才是你的生活,我什么都做不到,我们本来就不合适。”

“那你忍心抛下我吗?”我真的急眼了,跟她在一起这么久,突然让我离开她,我真的接受不了。

“我……我当然忍心……”

“那你把契约撕掉啊”我冲她吼了一声,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你把契约撕了我就相信你真的放得下。”

林可瑶哭的更加厉害了,摇着头说你为什么要逼我,随即手一摆,契约出现在她手中,她作势就要撕掉,那一刻我紧张了,我怕她真的会撕掉。

所以我冲过去抱住她,而这个拥抱,也让林可瑶心软了,她下不去手,我两拥抱着哭了好一会,她还是将我推开了。

她对我说道:“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好吗,刚好我想回去看看我父母,好吗?”

“我不要,瑶瑶你别离开我……”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我不离开你,我答应你,我会回来的,你等我,你等我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

我用力抱住她,可怀里突然一空,什么都没有了。

“瑶瑶……”

我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

可这条小路上,已经空无一物。

林可瑶离开了。

“瑶瑶……”

我猛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眼角全是泪水。

是……是梦吗?

我连忙抓起脖子上的玉佩呼喊林可瑶,玉佩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可瑶真的离开了。

我失落的坐在床上,心里空荡荡的。

“你不高兴”

一道冰冷的声音出现。

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居然站在了门后。

我叹了口气,点头不语。

“因为那个女人?”

前辈和以往一样,带着面具,所以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但他的声音很冰冷,估摸着脸上也没啥表情。

我依旧点头不语。

若不是默雨蝶说了那些话,林可瑶也不会想着离开。

前辈抽动背上的剑,冷声道:“我杀了她。”

“别别别”我赶紧跳下床说道:“前辈,罪不至死,你可别冲动。”

合剑,前辈淡漠道:“好!”

他靠着门,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我便问道:“前辈,咱都认识这么久了,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呗。”

“古乔!”

没等我开口,他又说道:“她会回来的,你好好修炼。”

“我知道”

我不相信林可瑶真的狠心到说走就走,她肯定会回来的,我不能让她回来的时候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也该打起精神,努力修炼,因为我背负的责任太多了。

不单是林可瑶,还有失踪多年的父亲,下落不明的母亲,以及重伤师父的人。

想到这里,我便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我没有去责怪默雨蝶,但也不想让她跟着我,所以离开村子的时候,我两就此分开。

至于古前辈,他这个人神出鬼没,我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但他总是在我不经意间,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