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他们是同一个人

回到水城县,我哈欠连天的去了出租屋一趟,戴自杰这小子果然住过来了,而且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我在他这里逗留了一下,准备吃过午饭再走。

而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嘈杂的声音,往外一看,恰巧看到了一群警察走过,押着一名青年男子,那男子看起来年纪也不大,被拷着手脚,上车后,巷子里又走出一个人影。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张是非吗,他怎么也在这里?

张是非也看到了我,他朝我招了招手,我揣着包烟走过去,递了一根给他,看着被带上车的青年男子问道:“咋回事啊,这是犯什么事了?”

张是非笑了笑说:“没事,一点小问题,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就是之前在古墓里遇到的那个老头,你还记得吧?你认识他吗?”

“记得,但这个人我并不认识,不过我已经知道他的来历了。”

张是非闻言,立即说道:“这样吧,咱们换个地方说,刚好也该吃饭了,一起吧?”

我对他印象还可以,当下便没有拒绝,叫上戴自杰后,张是非跟周队打了个招呼,就领着我两去了冬之夏。

奶茶店里客人依旧很多,张是非一进去,他们都纷纷喊了声张哥,张是非笑着回应,随即给他的好兄弟丰伟打了个电话,片刻后,丰大哥来了。

我们几个一并去了家火锅店,张是非给他对象叫上,但并没有看到上次那个齐肩发的女生,我记得她好像叫童天真。

到地方入座后,丰伟还问了一下,张是非说童天真去那边了,他这个所谓的那边,指的是地府,只是碍于我和戴自杰在这里,很多话不好说明。

一道来的这个女生也是张是非的妻子,叫允恩静,说起这点,我特佩服这家伙,有两个媳妇就算了,两媳妇还能相处的这么好,关键他长得也没我帅啊,为啥两个媳妇都这么好看。

张是非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在座的人,等服务员把菜端来,他开了几瓶酒,都倒满后,便开口问起了九阳的事。

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了他,其中隐藏了九阳和师父的关系,我只说我是去那里取东西的,却没想到会遇到这个怪老头。

在得知九阳来自其他世界,张是非他们并没有感到惊讶或者意外,仿佛他们早就知道了这种说法。

后来我才知道,当年张是非的妻子允恩静曾经因为五弊三缺而丢掉了性命,正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把她救回来的。

谈及另一个世界,我特别感兴趣,就问她另一个世界长什么样,那边的人是什么样子。

允恩静想了想说:“在他们的世界,有一种天道命运的说法,我记得那边的人曾经跟我说过,每一个世界,都可以比作一本小说,写小说的人就是命运,而另一个世界,也许是作者的另一本书,又也许是另一个作者的书。但在他们的世界里,命运可以被取代,用我们这边的话来说,命运大概就是升仙者之后的身份,凝聚十条道痕后的升仙者再去面临天劫,可以化为天道。”

“那不就可以点化诸天了吗?”我托着下巴说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九阳的时候,张大哥你把他认错成你师父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是非点头道:“我师父身上的道家罡气和他很像,所以我才会认错,但要真说起来,我也觉得很邪乎,这个人知道我的一切,也知道我师父的一切,就好像……就好像他真的是我师父一样,可我很清楚,他并不是。”

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那句话,他说九阳是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的人。

“会不会,你师父和九阳,其实就是一个人。”

我的这个说法并不是空穴来潮,因为每个人身上的罡气都不一样,不可能两个人完全一模一样,再者张是非都认错了,这得多像?

听了我的话,张是非却是陷入沉思,一旁的丰伟则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小非,你师父当初为了破掉你身上的五弊三缺已经魂飞魄散了,可我觉得,正是因为他魂飞魄散了,九阳才会来到这个地方,因为如果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的话,出自不同的地方,肯定不能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下的。”

戴自杰揉着脑门说道:“你们这都把我说晕了,什么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平行时空吗。”

平行时空未必存在,但像允恩静说的,世界是一本小说,这种说法也许成立,如果我们的世界真是一本小说的话,另一个世界也是同一个作者编写出来的。

但按照允恩静说的,在那边,命运可以被取代,也就是说,写小说的作者会换人,那么,我们的世界还会和他们有关联吗?

想到此处,我回想了很多细节以及师父说过的话,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不管怎么着,九阳和张是非的师父,十有八九是同一个人。

师父曾说,这个人同时生存于两个世界。

而两个世界的连接地,是一个叫蓬莱的地方。

如果九阳真的是张是非的师父,那他这盘棋,下得太大了。

为了生死簿,竟然从一开始就安插两个身份。

且,两个身份在不同的世界,地位都不低。

他是怎么做到的?

再联想九阳召出的傀儡,我忙问允恩静,有没有见过那两个人的原型。

因为是傀儡的话,肯定得有原型的,既然九阳召出两个那么厉害的傀儡,那他们的原型肯定也很厉害。

我描述了一下那两个傀儡的外貌,允恩静听完,顿时愣了一下,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答案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正是送允恩静回来的人。

张易风!

洛宇!

太乱了,这关系太乱了。

九阳肯定认识那两个人且和他们很熟,不然怎么会创造出他们的傀儡。

揉了揉脑门,我干脆不去想那么多了,和他们举杯共饮,敞开肚子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