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桃花盛开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这是所有人心头浮现的语句,它无需你去强行记得所有的诗句,就是在这个场景之下,你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水泥道路的两侧,满山桃林,棵棵挺拔,亭亭如盖,浑然不似之前所见的那种变态弯曲和丑陋。

这是粉红色的世界,宛如仙境,漫山遍野,偶尔还能从中发现一点点绿意,那是桃花边上吐出的嫩绿新芽,微风轻抚,带着片片花瓣随风起舞,尚未靠近,老远就能嗅到清晰的桃花香气。

“这……怎么可能?”

一辆车停靠在苏云的窗边,刘昌摇下车窗。

“怎么回事?”

“不知道,至少我记得五天前不是这个样子,两者相比,地狱天堂。”

又是被催眠了么?苏云的内心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助,你所看到的,仅仅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他不知道,到底现在是梦境,还是上一次几人来的时候是梦境,又或者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旧人村?

何谓真实,何谓虚妄?

莫名的烦躁。

“继续往前走吧,苏云?苏云!!”

“哦,好的!”

眼看着车辆越来越靠近桃花林,苏云的神经紧绷了起来,然而,预期之中的阴寒之气并没有到来,这里就像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桃花林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没有一丝异样的气息。

领头的刘昌停住了车,随在其后的朱荣一车也在桃花林之间的道路上停下,空气中桃花的香气更甚,下车之后,苏云试探着朝着桃林走进去。

现在看得无比真切,几乎每一课桃树下,都有一个坑,那是墓坑,看这规模,完全足以容得下一个成年男人,每一个墓坑的旁边,都有一块墓碑,只是碑上已经被刻满了文字。

那是一种苏云完全看不懂的文字,不属于这个时代,也不属于记忆深处的那个时代。

神秘、威严、高远!

越看,苏云越觉得身体里的一种恶心、眩晕感越发强烈,扭过头。

那边的刘昌已经忙开了,招呼着士兵们拿出了工兵铲,开始挖掘,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以苏云的身份,似乎并没有什么道理去阻止自己的上司做什么,只希望这并不会引起什么变故。

“苏总,你看,这里面还有白色的羽毛。”

苏云顺着李秋水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墓坑之中,看到了个大量的白色羽毛,因为被土壤所覆盖,只露出了一截,很多,很多。分布在墓坑的周围,苏云接过李秋水递来的手套。

俯下身子,抽出了其中一根白羽,这是一种近乎乳白色的羽毛,晶莹剔透,与寻常所见的羽毛根本不一样,这与其说是羽毛,倒不如说是一种近似于用白玉雕刻而成的物件一样。

巧夺天工?不!苏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是人为雕刻出来的,因为量太大了,一个墓坑里,就有成千上万的白羽,那么这么多的墓坑,该有多少?如此精湛的技艺,每一件之上需要耗费的心血可想而知。

“这边有骸骨,无数的骸骨,苏云,过来看看!”

只见那墓坑的边上遍布着骸骨,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到底叠了多少层,越往下,下方的土壤越接近肥沃的黑色,虽然看不到骸骨,但想来不会比上方干净多少。

就在这时候,苏云眼前的景致变幻,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个个衰老的人,被葬进了地下,光阴流转,眼中见证着地下的人长出羽毛,然后再消融,又重现,桃花一季绽放即是血肉消融。

一季凋敝即是肉身重现。在他的目光下,森然的桃林迎来了变化,一棵棵桃树开始重新恢复了生机,有人开启了墓坑,将一个个新生的婴儿从墓坑中挖了出来。

“苏云?苏云??”

耳边的声音从远及近,将他拉回了现实,“刘大人!”

“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

“没什么,刚刚走神了,想到这么多的骸骨,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所以一时间想得就有些多了。”

“嗯,这规模可比一般的帝皇殉葬还要可怕,让其中一部分人先在这边弄着吧,我们先进去看看,你们说的旧人村,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吧?”

“对,如果我们的记忆没有受到干扰的话,前面应该有一座石桥,过了石桥就能看到零星的民屋了,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就是旧人村。”

刘昌点头,拍了拍苏云的肩头,“前面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