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血色文字

这里不是美丽的桃花林,而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美丽的背后,是一头吞噬人的野兽,这地下九尺,是血淋淋的人肉骸骨垫起来的。

深吸了口气,不出所料的话,苏云已经知道了旧人们存活下来的办法了。

冯亮和自己,是通过生死簿,这其中的玄妙还不是他自己现在可以去窥伺的,但有一点,两人的意识,又或者称之为灵魂吧,横跨时间线,在这里重生,是获得了完美的新生。

而旧人,上一个世界的遗民,他们以一种近乎与神话一样的手段存活到了今天,上一个文明之中,就只存在于远古时代的传说,无启国。

其人穴居,食土,无男女,死即藐之,其心不朽,百二十岁乃复更生。

无启为无继的意思,按照记载,无启国的人是无法生育的,无法孕育后代,但不会死亡,可以死而复生,苏云除了在古书之中看过相关记载,还在另外一本书上见到过更详细的描述。

只是记不清那是一本什么书了,书中记载,无启国人死亡之后,会被埋入地下,心脏不腐,经岁月沉淀之后,周身会生出莹白色的羽毛,而后身体慢慢消亡,再由心脏复生出新的身体,这个时候,会有活着的无启国人将其挖出。

死而复生是新生,但降生之后还只是一个孩子,需要抚养,在一定的时候,会重新觉醒前世记忆。

苏云想到这里,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那石碑上的神秘文字,是不是就是无启国的文字?因为如果旧人真的就是自己记忆深处的那些人,那么他们根本不可能拥有无启国人的能力—死而复生。

唯一能够办到的,就是他们碑文上的字,一种蕴含着莫大威能,其力量哪怕是与生死簿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他们在濒临灭绝的时候,找到了无启国的遗迹,从中得到了他们的传承,并且让自己等人活了下来。

活了一代又一代!!

毛骨悚然,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自己这是在跟一群怎样的老怪在斗,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这一个“村子”的人么?他们存在了至少也超过400w年,要知道,假如是按照现行的记载推断来说。

人类一步步进化而来,至少也用了380w年左右,世界毁灭之后,还要重建,重新沉淀下来,重新形成新的生态环境,这个时间也是一定要算在里面的。

一道无形的力量从桃林之中涌现,从一块块碑文中溢出,汇聚在一起,地面上,每一个墓坑中的白羽上同样渗出了新的力量,汇聚到一起,最终形成一个诡异的文字,射入了其中一辆正在前行的车子。

在桃林里挖掘的人,下意识的浑身打了个哆嗦,这太阳还在天上呢,就感觉周边的温度下降了不少,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大半一样。

“这地方好邪性!”

“别多说话,做好上面安排的事情,现在先休息一下吧。”

“是!”

领队的发话了,谁也不敢多言什么,只是休息的时候,还是出了桃林,坐在水泥路上,尽管感觉比较虚弱,还是不愿意在那桃林之中,面对着一堆的骸骨休息。

苏云身体一震,掌心微热,抬起右手一看,一个红色的文字烙印在了手掌之上,那是一个仿佛还是活着的,拥有着生命一样的文字,鲜红的颜色,就像是一条条血管筋脉,在他眼中,那个字的每一个轨迹都发出脉搏一样的颤动。

扭曲、诡异、极致的生命力。

“怎么了?”

老道询问着苏云,此刻苏云的手掌向上翻着,那个字他看得清清楚楚,以老道玄都和他的距离,他不可能看不到,而玄都的神色,看起来,却是的确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

这个字,只有自己能够看到。

“没什么,我的手指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一样。”

玄都抓过苏云的右手,上下打量了一遍,还将自己精粹的月华之力探入其中,查看了一番,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有什么事情,可能只是你的心理作用,不用想太多!”

苏云忽然心生了那么几分愧疚,玄都如此对待自己,而他却对他还有所隐瞒,连这种事情都没有告诉玄都。

那一瞬间,他差点就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手掌上的事情,就在这时候,车辆驶上了拱桥,有片刻的颠簸,苏云身体晃动了一下,这个念头很快就随之消失了,收回了手。

与上一次不一样的是,这一次进村之后,苏云一行一个人都没有遇上。但周边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变化,干枯的玉米杆,还有一部分没有收完的玉米棒子,就这么耷拉在杆上。

一切就像是在某一个瞬间突然间所有人都消失了,死一般的寂静,安静得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按住了暂停键,并且在那一瞬间,将所有人都抹去了一样。

“嘿嘿,老大,气氛怪紧张的,给根烟抽抽!”

陈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也想抽一根。”

苏云从怀里掏出烟,给两人一人递了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玄都从来不在乎这些事情,也就没什么压力。

“空了,整个村子都空了,一个人都没有了。”

车辆停在了徐旧的那座大院门前,哨兵已经骑着摩托将这不大的村子转了一圈,回来报道了情况。

整个村子,空无一人!

刘昌脸色难看,“这不可能,接到苏云你们几个的消息后,我就联合下面的人,已经把出口都盯住了,这段时间内,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走出去过,更何况这是一个村子,本来就有上千人口,在加上你们说的地下研究所里的人。

大几千人这样的行动,怎么会一点风声都没有?分散开来,所有人都去找,挨家挨户的找,不要遗漏任何可能的密道、地下室之类的。”

“是!”

“刘大人,可能真的空了。”

“不说这个,你们汇报中的地下室在什么地方?如果人真的不见了,希望他们不要狗急跳墙,毁掉整个研究所,这样一群人研究的东西,说不得对外面而言,会有很大的帮助。”

朱荣干搓着手,目光里透着邪性,不住的朝着院子里的珍奇玩意上打量。

“老大,你说这些东西现在算不算是无主之物?见者有份?”

苏云没说什么,老道没有跟上来,而是跟苏云打了个手势,自己离开了,苏云跟着刘昌进了大院,带着他们来到了草场,还真的找到了当初自己出来的那个通道,一切设备还在运转,使用的肯定不是简单的电能。

“我当初就是到的这里,由于我自己也不清楚我自己的记忆是否可信,所以很多事情不敢断定。”

上次来的时候门禁重重,而这一次,却是一路畅通,好像是他们知道自己等人还会来一次一样,将所有的门禁都消掉了,只要感应到有人,那些门便会自己打开,开始的时候,还担心无法出来,刘昌派了一个士兵试探了一次。

发现感应是双向的,并不是陷阱,这才继续大胆往前走!

房间里几乎都是空的,有遗漏的,但都不是什么出奇之物。都是外面很常见的办公设备,至于电脑,剩下的就只有一个电脑桌,苏云记忆中那些看到的神奇形状电脑都没有了。

整个地下研究所里,一点被破坏的痕迹都没有。地下的空间太大了,这里没有危险,几乎已经成为共识,刘昌只能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分开行动,苏云走了另一条通道,身边只带着李秋水一人。

朱荣跟陈禹停留在了地面上的大院,估计这会儿,朱荣应该网罗了不少好东西。

“苏总,你就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我不知道,现在我连记忆也不大相信了,上一次,我分明记得,那个电梯口的地方,受到了我们打斗的波及,损毁严重,但现在来看,哪里有什么损毁,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