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活着回去

“你说这么多的人,他们到底藏到了什么地方呢?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消失了呢?”

苏云摇摇头,“或许人家隐藏进了另外一个时空,或者说空间。”

“怎么可能?空间这样的文明,太朝前了些吧?紧靠旧人村,我觉得不大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呢?”

李秋水还是笃定着自己的想法,“首先,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旧人村的人肯定不多,这里面还要排除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是这个团体中的精英,五指伸出有0长有短,不可能全部都是科学家,研究人员。

哪怕是他们从外面网罗一部分研究人员,但也不见得,毕竟历史上有名的研究员,都很少听说有神秘失踪的。这样一来,想要在技术上做出大的突破,就很困难了,领先外面一小截已经很不错了,不太可能直接涉及空间这样的文明。”

“那进村的闭环道路怎么说呢?”

李秋水一时无言,她的考虑的确很符合现实,但她不知道,旧人村为何被称之为旧人村。的确,科技的发展,推动者往往只是这庞大人口基数中衍生出来的那么一两个人伟大的研究者。

没有足够庞大的人口基数,想要诞生更智慧的人,很难,至少要比外面难很多。但有时候,科学的发展,一个文明的跃迁,可能在你看来是很长的一段路,但现实只是那么一个灵光一闪。

一个理念桎梏的打破,一个小突破,就是一个质的飞跃!

想想这人类突然崛起的不长时间里,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重大的科学突破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其实已经在当前的科技理念里,相对的饱和了,就差那么灵光一闪,一个小的桎梏的破除呢?

与女人争论这个是没有意义的,苏云只是反问了一句,就没在说话,从一个个如同蜂房一样的研究室走过。空空如也的地下研究所里,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被发现,更加让他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空间!!旧人绝对掌握了空间的力量!

来自什么地方?是那种神秘的文字,还是他们在漫长岁月当中突破的文明技术?至少苏云记得,在他们被逼下飞船的时候,整个旧人群体之中,还没有空间相关的技术出现,不然当初也就不至于那么凄凉了。

“走吧,我们出去外面吧,我感觉这里不会有任何东西被遗留下来。”

“好的!”

两人直接离开,这里属于旧人们的重点关照对象,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研究什么,这里被遗漏下来东西的可能性很小,甚至于没有,苏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更重要的是,他心中的那种压抑感和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了。

不安!在地下室里,更是没有安全感,他只想出去透透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朱荣等人从院子里搬了不少东西,放到了车上,对朱荣来说,这堆宝贝胜过其他所有,东西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下过车,用他的话说,就是守着自己的钱,谁来都不好使。

老道玄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将近消失了三个小时,才重新出现在车子旁白,天色将黑,将这小村子搜了个底朝天的士兵们也回来了,在地下研究所内的刘昌一行人,还是不见踪影。

苏云也在村子内搜寻了很久,只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这里的一切,无论是房子内的摆设。还是其他一应用度,都跟外面的普通村子没有区别。

心中的那种压抑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警兆忽生,苏云感觉心跳都慢了一拍,现在,不用苏云提醒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毁灭气息。

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远处,只见那座高山上,天空中有一道光束落下,如同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捅破了天一样,整个世界被黑云所笼罩,低沉的仿佛触手可及。在肉眼可见之下,那座巍峨的高山。

在那种光芒的照射下,居然在消亡!!

苏云第一时间掏出手机,给刘昌打电话。

然而,这个时候,电话也没用了,没有信号。高山消亡的速度越来越快,时间不等人了,这个时候如果在墨迹,可能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血肉之躯,总不能比一座巍峨高山更加坚韧吧?

被光束波及,那是从山巅到山脚的消亡!

轰隆一声!

大地震颤,高山上原本的平衡被打破,倾塌了半边,强大的地面震动力量,波及了这边,而那些刚刚掉落的新土,在光束中,正在逐渐消失。

光幕从远处,看不到尽头,缓慢推进!

咔嚓一声轻响!

所有人听得分明,那声音就是从附近发出的,光幕虽然还没有来到,但影响力已经到达了,在众人的视线内,不远处,被凝固了一样的村子口,出现了几道裂痕,从这里看去,就跟玻璃受到外力敲击,炸裂是一样的。

叮!!

毫无征兆的,有碎片掉落,而随之掉落的,还有村口那堪称古拙坚固的牌坊,顺着裂缝,断成了无数块,掉在地上。

苏云看得头皮发麻,“走,快走!!”

老道双目灼灼,迸射出的精光令人不敢直视。

“空间破碎,未曾想,贫道有生之年,还能亲眼见到如此神迹,一切都对上了,对上了!”

“老师!”

玄都转过身,“苏云,这并不属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这里是旧人打造的一个小空间,他们将这个空间与外界相连,完美的融入其中,难怪历史上,多少人曾经寻找过这个地方,都没有找到。

它根本就不存在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又怎么可能被人找到呢?一切曾经进入过这里的人,不过都是在他们允许之下的,而这一次,我们之所以这么顺利,完全就是因为他们要放弃这里了。”

车辆在水泥路上狂奔,苏云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属于刘昌的那辆车也动了,速度更快。

“朱荣,开快点!”

“老大,这已经是最快了。”

“老师,您觉得这个小世界的崩坏大概还要多少时间?”

“不清楚,谁也不清楚,这是被旧人们放弃了的世界,没有了力量的维系,很快就会被外面的世界力量毁掉,这个过程,可快,可慢!但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危险的不是那道光幕,而是……”

“而是什么?”

老道没有回到,但下一幕的景象,却回答了苏云,耳边那种熟悉的咔嚓声再次出现,苏云扭头一看,与自己的车辆相差不过尺许的地方,又是一道裂缝,而这一次的裂缝,几乎是从那村口的位置,一直延续到这里的。

在他身后,但凡处于这条裂缝上的事物,全都一分为二,包括人!包括车辆,足足有两辆黑色大卡被一斩为二,之后边缘的事物被卷入裂缝里的黑色光幕内,消失无踪,苏云亲眼看着,其中一个司机被一分为二之后。

脸上那种惊骇莫名的表情,他还有意识存在,这一切太快了。还残留了那么一瞬间的思维。

后面的人疯狂的扭动方向盘,窜进了玉米地里,避开裂缝,然后在回到水泥路上。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根本就没有说生还的可能,这不是简单的实力和力量的问题,天地之下,一切都是蝼蚁,渺小而微不足道。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拱桥,冲进桃花林,桃花林中原先驻留的军卒早已经在灾难来临的那一刻走了,远远的还能看到他们的车辆留下的淡淡的灰尘,应该有一部分根本就来不及走水泥路,直接从旁边的地上走的。

刘昌亲自开车,面部狰狞而疯狂,刚刚的那一幕就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天刀’切豆腐一样的割开这个世界,割开这个世界中,‘天刀下’的所有东西。

他太小看旧人了,忽然有些庆幸,这一次,旧人们都消失了,不然的话,等待自己这些人的可能就是即刻的死亡。

眼下已经顾不得多想,他现在只想从这个鬼地方出去,离开这里,远远地!

活着回到朝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