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安然

地动山摇,一辆辆车行驶在上面,像是醉酒一般。

真正可怕的不是来自于你眼中所见的危险,而是那天崩地裂时候的心灵震撼,这群训练有素的士兵,都有些直接在这股气势面前无法动弹,更遑论其他人,如果这种灾难爆发在外面,将会是谁也不敢想象的可怕。

谁也不想死,谁都想活着走出去,然而路面就那么宽,地动山摇的,在这一瞬间,任何的上下级、制约在灾难面前,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车撞向车,嘶吼声、怒骂声在周围响起。

甚至有人为了车大打出手。

“老大,前面有人拦车。”

“碾过去!”

苏云记得他,这就是刘昌带过来的那几个高手中的一员,虽不知道名字,但却记得容貌,他清晰的记得每一个人的特征、气质。汉子双手持刀,狰狞着脸,就站在路中央。

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在进入村子之后,就分散开来了,就因为贪婪,慢了一步,赶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被同伴开走了,没办法的他只能选择在这里拦车,眼看着远处那光幕越来越近。

男人的眼珠瞪大,额前青筋暴起,在这个时候,任何的人性他都不相信,唯有相信自己手里的刀。

看着朝着自己驶来的车辆,他不退反进,加快了速度,高高跃起,一刀斩落,目的就是为了一刀劈进驾驶位上,最好能够斩杀驾驶员,自己的身体会在车辆的惯性下带出去一截。

但这不重要,只要握紧了刀,就不会掉下去,有足够的时间翻身跃入驾驶室,接过车辆。

现在的他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那种光幕之下,山水都直接化为虚无,何况是他一个人?

先进了车内再说。

就在这时候,朱荣猛的扭动方向盘,踩刹车,车辆偏了位置,如一头蛮牛一般,继续朝前撞去。

咔嚓,砰!

一条人影倒飞出去,直接被强大的冲撞力,撞进了水泥路的下方,生死不知,车前的挡风玻璃,呈辐射形出现了裂缝。

做完这一切的朱荣,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继续开着车,冲到了水泥路的正中央,这一段就是丛林夹缝之中的水泥路,只需要再等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冲出去了。

几分钟之后,已经能够看到那群提前一步离开的黑色大卡的背影,在拐角处一闪而逝。

苏云看着近在眼前的岔路口,忍不住支起了身子,其实不只是他,还有车上除了老道玄都之外的所有人,看着那个岔路口,就如同见到了人世间最正大的光明,那里代表着生!!

车子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冲出了水泥路,冲进了高速。

朱荣不敢停留,继续朝前开了七分钟,这个时候,基本上能够出来的,都已经出来了,再回首看去,那个岔路口已经消失了,山还是原来那座山,只是没了原本的水泥路。

苏云微眯着眼,看向那座山,现在进山,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进山了,而不会再有什么世外桃源了。

刘昌阴着脸,灰头土脸的从车上走下来,恨恨的看向原先旧人村的方向。

“这次是我们栽了,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还平白损失了不少我们的军中精英,回去之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上级交代了。”

苏云神色一敛,“刘大人辛苦了。”

“对了,你们在里面的时间并不长,在外面可有什么收获?”

“我没有什么收获,倒是我的手下可能有点小收获,他们对金钱情有独钟,应该搬了几件那座大院里的物件出来。”

朱荣一脸幽怨的看着苏云,扭过头,假装说的不是自己,却默默的掏出一根烟,他知道,一旦刘昌那货发话,自己可能就要跟那些精挑细选的宝贝儿们说再见了,果不其然,他听到了刘昌的那句话。

“能让我看看么?”

“有何不可?老朱,开箱。”

朱荣心中有气,“老陈,你去开,我去那边抽根烟,眼不见为净。”

打开后备箱,入眼的只有堆了两寸厚的灰尘,“怎么会这样?”

朱荣跑上前来,“发生了什么?”

话还没说完,他也看到了车后备箱内的情景,“这怎么可能?我分明记得,我搬了好多东西放到里面的,而且都是那种可以长时间保存的物件,不会轻易被腐蚀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苏云心中有些猜想,想象时间,估计得以万年来计,眼下那个空间不存在了,这些原本属于那里的东西,化为灰烬了,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是那么不可理解!

刘昌一脸失望,不过苏云知道,他并非真的失望,损兵折将的确是一点瑕疵,但那仅仅只是一点瑕疵。哪怕是在旧人村里什么都没有得到,他也足够跟上面交代了,说不得,还能有功!

空间啊,小世界啊,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他亲眼见证了这一切,这种堪称神迹一样的事情,哪怕是大商国消息资源足够的广,也不见得就有这方面的内容。

“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先回朝歌,如果没有出现变故的话,我们收容组织改制也就在这两天了,这一次事件的始末,你们不用作报告了,我会把所有内容上报,由我们统一上报就成,到时候有功有过全看上面怎么评定。

如果有功的话,说不定,这一次改制之后,对你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机缘,好好干!”

苏云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想,点点头,“全赖刘大人提携。”

车子启动,来的时候是夜间,回去的时候同样是夜间,车内比较安静,谁也没有多说话,将玄都送回了道观,车子就直接停在了工作室楼下。

大楼里,苏云看着手掌上的印记,这东西会随着自己的心念而浮现。只是他心里也吃不准,这到底是福是祸。

说不得自己才是这一趟出行之中,最大的受益者。

“休息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就在办公室里,平日里看着点异常能量监测,有事件就处理处理事件,等着改制下来吧,今天一整天大家都累了,各自休息吧。”

“是!”

几人应下,苏云离开了工作室,朝着鹿台小区而去,一边走,一边看着自己手心上的文字,思绪万千,不知道从何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