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前女友

对于李乾龙来说,只要是楚铭吩咐的事,就都是大事,他可不敢有一点耽搁。

电话那头,李乾龙问道:“好的,那公司的名字,还是叫金铭吗?”

金铭,那是楚铭原来公司的名字,取自自己和另一个人的名字,现在,也只剩下楚铭一个人了。

只不过,李乾龙显然是不知道,所以才会这么问。

楚铭若有所思,表情变得复杂起来,过了许久之后,才深深的叹了口气,答道:“不了,这次就叫天穹吧。”

“好的,我明天一早就去办。”

楚霄汉能找到自己,就意味着,楚家的其他人也能找到自己。

这时候,如果真的什么都不做的话,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楚铭总要在明面上摆一些东西才是。

而这家投资公司,就是楚铭拿出来的东西。

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再加上这段时间里楚铭在暗地里的迅速发展,已经是有了万全的准备。

注册公司,等手续全部办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楚铭也不着急。

现在,需要他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不说人手的事,就连办公的场地都没有,还要另外去租。

为了和挂在李乾龙名下的资产彻底分开,就连办公的写字楼,楚铭都要另外去租,以免引起怀疑。

不过好在,之前在上河市打拼的时候,这些事情都跑过了不少,所以做起来倒也轻车熟路。

不需要多久,楚铭就找到了地段和价位都不错的写字楼,并且打电话约好免谈了。

驱车来到约好的地点,楚铭就直接上了楼,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很快,门那边就传来了答复。

“进。”

走进其中,坐在办公室里的肖河一见楚铭,就立马站了起来,请楚铭上座。

毕竟,楚铭可是个大主顾,一开口就要三层,还要租个五年,只要这笔单子一成交,那么,光是提成都有不少。

面对这么个大财主,肖河没有理由不尽心尽力的招待。

“快快快请坐,您就是楚总吧,您要是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合同我已经让人拟好了,只要您一点头,立马就能签!”

说话的工夫,肖河还又是给楚铭点烟,又是倒茶的。

被这么殷勤的对待,楚铭也有些不适应,只是笑了笑,接过肖河手里递过来的烟。

“刚好,我也没事,肖经理如果有时间的话,现在就安排吧。”

见楚铭这么爽快的点头,肖河自然是乐意的很,连连点头。

这么个大主顾,他可是要亲自招待!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却再次被打开,甚至连门都没有敲。

楚铭和肖河几乎是同时向门口看去,目光聚集在进来的两个人身上。

进来的是一对年轻男女,肖河转头看去,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态度,比起对楚铭还要殷勤的多。

肖河跑到两人身边,满脸殷勤的叫道:“秦少爷,您来了?”

“我未婚妻说要办一家公司,来你这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办公场地。”

秦恒只是点了点头,紧接着,就将目光聚集在了楚铭的身上。

不仅是秦恒,还有她身边的年轻女人也是如此,眼中同一时间闪过一丝惊讶,但更多的,则是厌恶。

这个女人就是金萍,前不久还是楚铭的女友,甚至离结婚只差了一步之遥。

但是,就因为楚铭被坑破产,金萍转眼就投入了秦恒的怀抱。

站在楚铭和秦恒中间的肖群自然是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连忙对肖河说道:“好说好说,这大半栋楼都空着呢,随便您挑!”

只不过,肖河的话,却是直接被在场的三人全都无视了。

秦恒和金萍的注意力,始终都在楚铭的身上,而楚铭,也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人。

金萍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诧异,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问道:“楚铭?你怎么在这儿,难不成,还想东山再起?”

楚铭之前的处境,金萍可是再清楚不过,分文不剩不说,倒欠了别人两百万,还有个出了车祸的妹妹。

连吃饭都是个问题,哪还有钱东山再起?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有,金萍也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因为,她可不想看到,一个曾经被她一脚踹开的男人,会过的比她还要好!

大概是闻到了火药味,一旁的肖河连忙在中间为金萍解释道:“这位楚总是来租写字楼的。”

“租写字楼?就他?”

秦恒和金萍两人都是毫不掩饰的嘲笑了楚铭一下。

金萍捂着嘴,咯咯一笑:“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连自己的房租都快付不起了吧?还租写字楼,做梦吧!”

“这……”

肖河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秦恒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楚铭根本没有钱。

还不等楚铭开口,秦恒又继续说道:“你还不知道吧,这个家伙,前不久刚破产,光欠款就有两百万!你觉得,这么个负债累累的家伙,能租得起楼?你要是不信的话就上网查查,对了他的公司叫什么来着?”

金萍在一旁小声提醒道:“金铭,一家几百万的小公司而已。”

听到这话,肖河的脸色就变了,连忙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查了起来。

从头到尾,楚铭都没有多说一句话,被秦恒和金萍这么一搅和,他就知道,这地方的楼,他多半是租不成了。

索性,不如这时候趁早离开,省的浪费时间。

但是才刚一起身,楚铭就被秦恒拦住了:“怎么?楚铭,你不是要租楼吗,不租了?还是没钱,心虚?”

说完,秦恒就一伸手,将楚铭重新推回了沙发上。

这么一折腾,弄得楚铭也来兴趣了,他倒是想看看,秦恒到底能唱出什么一出戏来。

过了两分钟,肖河的脸色越变越差,网上的资料写的清清楚楚,楚铭早就已经破产了,负债两百万。

原来是个穷鬼!

看来秦恒和楚铭不对付,一个破产的穷鬼,和一个豪门的阔少,该帮谁,一目了然。

毕竟,秦恒的背后,可是上河市的豪门,秦家,身家上亿的存在!即便秦恒说的不是真的,肖河都只有顺着秦恒的意思去做,毕竟,秦家,他一个打工的,根本惹不起。

而这个楚铭,就算他现在真的又弄到了点钱,打算东山再起,惹了他,大不了就是少一单生意,仅此而已。

打定主意,该偏向谁,肖河心里已经十分清楚了。

抬起头,再向看楚铭时,肖河就彻底换了态度:“他娘的,姓楚的,你敢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