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备足酒菜

“那看来,这楼,我是租不成了?”

楚铭没有急着多说什么,而是满是玩味的看着两人。

如果放在以前,楚铭肯定要和肖河吵几个来回,至于秦恒,说不定楚铭还会和他拼命。

但是现在,楚铭懒得和他们计较。

“租楼,你有钱吗?”

秦恒冷笑,走到楚铭面前,表情里满是戏谑。

对楚铭,秦恒一向看不惯,至于原因,自然就是因为金萍。

不过,现在嘛,他赢了。所以,踩两脚失败者,对他来说,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这句话,却是再次被楚铭给无视了,楚铭的目光,一直都在肖河身上。

“废话,没听见秦少爷说的吗,趁着秦少爷还没发火,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楚铭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反驳。

一直在一旁看戏的金萍也开口嘲讽道:“看来这是赔钱赔的,连骨气都赔光了,到现在连叫都不会叫一下!”

楚铭只是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一句:“和你们,没必要废话。”

“你!”

金萍瞪大了眼睛,显然,是被楚铭的态度气的不轻。

当初,楚铭苦苦爱求她的时候,和现在,可是完全两幅态度。

如果楚铭是一副疯狂、气愤的模样,金萍心里反而会感到愉悦,因为,楚铭表现出的疯狂,都是因为她。

但是,楚铭的表现,太过平静了。

而这副态度,更是让她恨的牙痒痒!

金萍恶狠狠的道:“看你现在这样子,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吧?要是你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还能赏你口饭吃。”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现在过得很好。”

楚铭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态度,言语之中没有感情,越是这样,金萍心里就越是愤怒。

因为,现在的楚铭,对金萍根本没有表现出一丝情绪波动。

这对一向虚荣的金萍来说,无疑是个极大的打击。

秦恒一把将金萍搂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了好了,和这个废物没必要废话,你不是要开公司吗,只要你愿意,这栋楼我都给你买下来!犯不着和这种人置气。”

说完,秦恒又看向楚铭,说道:“再过不久我和萍萍就要结婚了,看你这样子,很长时间没吃顿饱饭了吧?婚礼那天你只管来找我,保证让你吃个够!”

秦恒本以为,楚铭要是还有点骨气,就绝对不会答应。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楚铭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放心,我肯定会到。只不过,你可要备足了酒菜,否则,我可吃不饱!”

说完,楚铭就扬长而去,留下脸色难看到极点的两人,和一旁不知所措的肖河。

楚铭走后,肖河才壮着胆子问道:“这……秦少爷,您是要租楼吗?”

“还租个屁!”

怒骂一声之后,秦恒就迈着大步,走出了肖河的办公室。

金萍也快步跟了出去,老老实实在一旁跟着,话都不敢多问一句,这时候,她也不敢触秦恒的霉头。

走出大厦,金萍就跟着秦恒上了车。这可是宝马,以前,金萍做梦都想坐进来,只不过,楚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也只不过买到一辆二手车而已。

融入上流社会的圈子,这是金萍做梦都想的。

本来,楚铭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靠着生意的关系,金萍那时候也接触过一些阔太太,只是,和她们相比,金萍却处处显得低人一等。

时间一长,金萍就因此对楚铭产生了嫌恶,直到楚铭被周子豪坑到破产,金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一脚踹开楚铭,转而投入秦恒的怀抱。

和楚铭这种在底层摸爬滚打混社会的人不同,秦恒可是货真价实的豪门出身,只要攀上了这个高枝,以往对自己爱答不理的那些阔太太,都要对她笑脸相迎!

靠着身材和脸蛋,勾搭上秦恒,对金萍来说,自然不是难事。

只不过,就在刚才,金萍好不容易满足的虚荣心,被楚铭那副态度摧毁的干干净净!

车上,金萍依旧余怒未消:“秦恒,你不是大少爷吗?和他废话什么,依我看,就该找人狠狠收拾他一顿!都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嘴还这么硬!”

秦恒冷笑:“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让他先蹦跶几天,我想收拾他,有的是办法!”

一个破产的穷光蛋,秦恒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将其捏死!

“不过。”

随即,秦恒又是话锋一转:“先等到大婚的时候,我要让他亲眼看着,我把你娶进门!到时候,再慢慢收拾他也不迟!他不是要东山再起吗?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在我眼皮子底下东山再起!”

楚铭,你不是牛气的很吗,我就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女人,入了我的家门!

不仅如此,我还要让你永无翻身之日,让你向我跪地求饶!

此时,秦恒已经想象到,楚铭跪在他的面前,求他给条活路的落魄模样了。

一想到这里,秦恒就不由得笑出了声。

而楚铭这边,下了楼之后,就很快找上了下一家。

偌大一个上河市,整个商圈内,空余的写字楼不少,想要找到其他好的,自然不成问题。

对秦恒和金铭,此时的楚铭,心里也只是怅然而已,要说恨,还远远谈不上。

也还好是因为秦恒,让楚铭看清了金萍的真面目,不过是个爱慕虚荣,认钱不认人的女人罢了。

至于秦恒,也仅仅只是一个仗着有点家世就嚣张跋扈的纨绔少爷而已,真要比起来,秦恒,甚至比起周子豪来说,还要远远不如!

租楼的事情刚刚了结,楚铭就接到了徐晓丽的电话。

本来,楚铭还以为徐晓丽是又和徐建明出了什么事,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是这件事,恐怕徐晓丽根本不会找楚铭。

接通电话,楚铭就听见了徐晓丽急促的声音:“楚哥,那个偷偷来找琳琳的人又来了!”

楚铭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声音都高了几度:“你见到他们了?”

“见……见到了,看样子,年纪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是个男的。”

十七八岁,比起苏琳还要小一些,苏琳总不可能喜欢一个小屁孩儿。

但是,如果不是男朋友,又是谁要偷偷摸摸的跑来见苏琳呢?

思索了片刻后,楚铭才答道:“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琳琳,我们见面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