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卡是我亲自送的

“就是他,不知道从哪儿拿了一张至尊卡出来,李总,这事我们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还不等李乾龙说话,吕通就连忙把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一看见楚铭,李乾龙大概也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毕竟这些人对楚铭的身份一无所知,拿出至尊卡,难免被怀疑。

楚铭也站起身,冲着李乾龙轻轻点了一下头,叫道:“李总。”

吕通则是在一旁看着好戏,楚铭的身份,不过是九龙阁的一个服务员而已,拿了至尊卡,监守自盗,李乾龙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

但是下一刻,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李乾龙伸出手,冲着刚才那个服务员说道:“把卡给我。”

服务员老老实实将卡递给李乾龙,而李乾龙则是手里拿着卡,走到楚铭面前,亲自送还给楚铭。

这一幕,惊讶了所有人!

尤其是吕通,他更是不解,为什么李乾龙会亲自将卡送还给楚铭。

明明整个上河市,发出去的至尊卡就只有那么几张,楚铭的身份,显然不可能配得上!

吕通不解的问道:“李总,这卡不是应该收回吗?”

李乾龙反问道:“这卡是我之前亲自送给楚铭的,为什么要收回?”

吕通懵了,楚铭的身份,怎么可能配得上!

“李总,可楚铭也只是您店里的一个员工,他怎么配得上这卡呢!”

“用你教我做事吗?我说他配得上,他就配得上!”

楚铭则是在一旁,将卡重新递给苏琳。

吕通的话,好像根本没有传到楚铭耳朵里一样,这张卡的来历,李乾龙自然会给吕通一个合理的解释。

另一边,刘丽也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虽然不明白这张卡意味着什么,但是,光是凭着这一张卡就能在九龙阁免单这一点来看,刘丽就知道,这张卡,绝对不简单。

难不成,这个端盘子的楚铭,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在刘丽的心里,升起了这么个念头。

紧接着,李乾龙才开口解释道:“楚铭以前帮过我的大忙,这张卡,是我还他的人情。”

这一句话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整个上河市,李乾龙办不到的事,少之又少,而能帮到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楚铭帮了李乾龙的忙,而且是帮了大忙,拿这一张卡报恩,也并非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

刘丽这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楚铭是什么大人物,搞了半天,也不过就是和他们老板有点关系而已。

楚铭也笑道:“谢谢李总帮我解围。”

李乾龙也是笑了笑,以老板的口吻教训道:“以后啊,你就机灵点儿,在自己地盘上都能被为难!”

“呵呵,李总教训的是。”

楚铭挠了挠头,装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紧接着,甚至不需要楚铭多说,李乾龙就将目光看向了吕通。

吕通不由得一个寒颤,在九龙阁,每一个手里拿着至尊卡的客人,都值得整个九龙阁奉为上宾,即便是楚铭也不例外。

而就在刚才,吕通怀疑楚铭的身份,甚至还打算借服务员的手,百般为难楚铭。

现在,李乾龙要追究了。

李乾龙开口问道:“你刚才说,你叫吕通,也是九龙阁的会员?”

不用吕通回答,旁边就有人拿着一份档案,查阅了一阵子之后,在李乾龙身边小声回答道:“李总,他是九龙阁的普通会员。”

“普通会员?现在不是了。”

“什……”

吕通有些没反应过来,这张卡,可是他花了大代价才弄来的,说收回就收回!

尽管这张会员卡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是这象征着身份的东西,在吕通这种好面子的人眼里,有的时候比真金白银还要重要!

而且,现在在这大厅里坐着的,还有一些他认识的人,他们可都在看着笑话呢!

吕通慌忙解释道:“李总,我这也是不知道情况啊,刚才闹这么大动静,可都是为了帮您维护九龙阁的名誉,您就饶了我这回吧!”

“还用我说第二遍?”

李乾龙已经动怒了。

吕通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李乾龙的话也让吕通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只能老老实实交出会员卡。

本来,吕通以为,收了会员卡算结束。

但是接下来,李乾龙的话,却是让他有些崩溃。

“但凡是我名下的所有酒店、会所,都给我记住,这个人,不允许进入。”

除去九龙阁在内,李乾龙在上河市所开设的所有酒店和会所一类饮食娱乐场所,足足有十几家。

吕通平时招待自己的客户,免不了要出入这些场所,更有些口味刁的,非九龙阁白云间一类的地方不来。

李乾龙的这一句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就是断了吕通的财路。

“楚铭是我的贵客,也是九龙阁的贵客,在我的地盘上,谁敢招惹他,就是招惹我李乾龙!”

李乾龙的话掷地有声,整个大厅内,几乎都听到了这句话。

在李乾龙的地盘上得罪了楚铭,吕通就是下场!

吕通瘫坐回椅子上,自己本来想借着九龙阁的手,让楚铭吃点苦头,可谁想到,李乾龙竟然会亲自帮他解围!

而且,吕通自己还变成了个笑话!

从头到尾,楚铭都没有管这件事,只是在一旁和苏琳说笑。

直到李乾龙走到楚铭身边,开口问道:“你看,这个处置结果如何?”

这个结果,只能说是不痛不痒,比起楚铭将要做的,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碍于身份,该说的还是要说的:“谢谢李总,但是,您处置的是不是有点过重了?”

听见楚铭替自己求情,吕通这时候也顾不上面子之类的东西了,连连点头,附和着楚铭。

李乾龙当然知道,楚铭这话,也只是说给别人听的而已。

该安排的,一样都不能少!

“我告诉你,一点儿都不重!我这可不是为了你,本店的至尊会员,要是连这点特权都没有,以后谁还愿意在本店消费?”

“这……好吧。”

楚铭装作为难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