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看看谁更快

一直在一旁看着的刘丽,一见李乾龙对楚铭这么客气,立马也坐不住了,凑了上来。

“那个李老板啊,你和楚铭这么熟,他又是九龙阁的至尊会员,那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能沾沾他的光,以后来这儿吃饭就……”

这要求,提的可以说是很不要脸了。

李乾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楚铭,楚铭则是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李乾龙会意,这才对刘丽回答道:“不好意思,会员卡才是本店识别客人的凭证。”

刘丽仍然不放弃,继续追问道:“那你看,能不能给我们也送一张?”

“送卡当然是不行,普通会员卡,要求在本店消费五十万以上。”

普通会员卡,是九龙阁唯一可以靠消费拿到的会员卡,至于其他的,要的可就是身价了。

光是普通会员卡,刘丽都可望不可即。

被李乾龙这么一说之后,刘丽也只能老老实实闭嘴,这便宜,是占不了了。

楚铭和李乾龙聊了两句之后,这才从九龙阁内出来,上了车。

这顿饭,楚铭和苏琳吃的顺心,至于另外两个,可就不怎么样了。

尤其是吕通,在九龙阁丢了这么大的脸,还上了黑名单,更重要的是,这么一闹,自己在刘丽心里的形象,那可是一落千丈。

上车之后,刘丽又冲吕通问道:“那张卡,真有那么重要?”

又被刘丽戳到痛处,吕通只能强颜欢笑道:“一张卡而已,没什么实际作用,连打折都不行。”

“我还以为有什么用呢!”

刘丽大失所望。

普通会员卡,除了能定普通包厢之外,确实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如果会员等级足够高的话,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只不过,这些,吕通也不会和刘丽解释,说得越多,只会越丢脸。

听到吕通的回答之后,刘丽这才不至于对吕通有多失望,一张可有可无的卡而已。

刘丽真正看中的,是吕通的身价。

现在的吕通,可是对楚铭恨到了骨子里,如果不是他,这一切都该顺风顺水的才是!

苏琳不至于对他冷眼相待,在九龙阁,也不会闹这么一出大乌龙!

总之,这个仇,一定要报,只不过不是现在,不能当着苏琳的面。

车开到楚铭家门口,将苏琳抱下车之后,楚铭刚打算回家,却被吕通给叫住了。

楚铭摸了摸苏琳的脑袋,轻声道:“你和阿姨先进去,我和他说几句话。”

苏琳小声说道:“他不像什么好人,你小心一点。”

楚铭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苏琳进门之后,这才回过头看向吕通。

“怎么,想报复我?”

苏琳一进门,楚铭就立马变了表情,看着吕通的眼神,就像是看小丑一样。

吕通同样是一声冷笑,道:“楚铭,真以为认识李乾龙,就能在上河市横着走了?我告诉你,今天的事,你必须给我道歉!”

“道歉?”

楚铭笑了,从头到尾,都是吕通自己在当跳梁小丑,现在反过来让自己道歉。

“我如果说不呢?”

“不道歉,那我告诉你,凭我在上河市的人脉,还有我的身价,我能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楚铭摊开手,耸了耸肩,颇有深意的笑道:“好啊,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先死!”

本来,楚铭还想着,如果吕通没什么坏心思,今天这件事也只当是个小插曲而已。

但是吕通的表现,可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楚铭的底线,那可就怪不得楚铭心狠手辣了!

说话间,楚铭就拿出了手机,拨通孔岳的电话。

“楚总,还是那个吕通的事?”

今天一天时间,孔岳都在忙活这件事,到现在,不管楚铭要对吕通做什么,都只需要楚铭一句话而已。

楚铭答道:“对,就是吕通。今天之内,我要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楚总放心,最多只需要半个小时。”

有了这个答复,楚铭就挂断了电话。

孔岳本来就是吕通背后的大老板,想要处置吕通,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挂断电话后,楚铭满是玩味的看向吕通,笑道:“该你了。”

吕通却同样是报以冷笑,道:“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今天,我让你连家门都爬不进去!”

“快点儿,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

楚铭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看楚铭这么装逼,吕通也懒得理会,毕竟在他看来,楚铭也只是个将死之人而已,逞口舌之力而已,让他多说几句又如何?

吕通才刚一拿出手机,还不等他拨通电话,手机却突然响了,这是他公司打来的。

吕通有些不耐烦的接通电话,问道:“怎么了?”

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吕总,不好了!刚刚我们的投资方突然撤资了!”

“什么?”

吕通满脸的怒意,问道:“问清楚了吗,怎么回事?”

“他们说,您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该得罪的人?

吕通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铭,是他?

从刚才打电话到现在,连五分钟时间都不到,动作这么快,怎么可能!

紧接着,电话那头又传来消息:“吕总,刚才又有消息说,我们的所有合作伙伴,都说要终止合作。而且,公司的债务……”

公司的债务,这句话,足以逼死吕通!

几千万的身价,光是债务,就有几百万,这些时间里,也是一直在靠着孔岳的投资过活而已。

现在,合作渠道被切断,孔岳撤资,吕通,已经陷入绝境!

绝望的挂断电话,吕通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铭,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过是个在九龙阁端盘子的而已!”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

楚铭冷笑:“你要知道的是,上河市,不是你该留的地方,从今往后,如果我在上河市看到你一眼,你的下场,只会比现在更惨!”

“还有,今天的事,你要是敢和其他人透露半个字,我会让你死。”

死!

这个字,楚铭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却让吕通觉得一阵恶寒。

这话,楚铭说出来,就能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