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全然不知死亡将近

看着楚铭那张脸,此时的吕通,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

他在上河市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楚铭这么一号人物,但就是这个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人,用一句话,就让吕通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付诸东流了。

“千万不要怀疑我的话,否则的话……”

楚铭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后半句话,即便是楚铭不说,吕通也能猜得出来。

等到吕通回过神时,楚铭已经回到了屋子里。

直到这时候,吕通才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双眼空洞,心中已经满是恐惧。

上河市不能待了,一刻都不能呆!

还没等吕通上车,在他面前,就有两个黑衣保镖拦住了他。

“吕通是吗,我们家主有请。”

其中一名黑衣保镖开口说道。

家主?

吕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又得罪了什么人,慌忙往后退了两步。

但是紧接着,那黑衣保镖又说道:“我们是秦家的人,请你走一趟,就是为了对付楚铭。”

此时,回到家里的楚铭,才刚一坐到沙发上,就被苏琳盯的浑身不自在。

只不过现在刘丽还没有离开,所以,苏琳才没好直接开口。

楚铭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冲着苏琳讪笑了一下。

刘丽则是凑在苏琳面前,对苏琳问东问西:“那个吕通还不错吧?我觉得挺好的,虽然在饭店丢了脸,但是,别人的身价可摆在那里呢!”

回想起在九龙阁发生的种种,楚铭就觉得好笑。

吕通,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所谓的身价,在自己面前,毫无作用。

苏琳没有开口,刘丽见苏琳这副模样,又继续说道:“看来是得让你们多接触一下,促进促进感情。”

“饭也吃了,可以走了吗?”

苏琳终于开口,但是一开口,就把刘丽噎得死死的。

刘丽的表情立马僵住,马上就要发作。

“琳琳,我好心好意给你介绍男朋友,你倒好,这么多天了,给过我一天好脸色吗?”

说完话,刘丽还往苏琳那边走了两步,却被楚铭给拦住了。

楚铭冷声道:“琳琳要休息了,您请回吧。”

“你什么意思?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这是我家,我当然有说法的权利。”

忍了刘丽两天,楚铭也懒得再给刘丽好脸色,开口赶她离开。

刘丽又怎么会想到,直到刚才还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楚铭,才一顿饭工夫,居然就变成了这样。

刘丽的脾气也上来了:“还有脾气了是吧?以为认识个饭店老板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认识你老板又能怎么样,你不就是一个端盘子的吗!我告诉你,我女儿,我迟早都会把她从你身边带走!”

“请你出去!”

楚铭沉声道。

被楚铭这么死死的盯着,就连刘丽,都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在刘丽的感觉里,楚铭,似乎和之前不一样了。

“好,走就走!”

受不了楚铭的眼神,刘丽匆匆跑出房门,这才离开。

直到这时候,楚铭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事,给楚铭的感觉,还不如一个刘丽烦人。

还没等楚铭缓口气,就感受到了苏琳的目光。

楚铭只能尴尬一笑,冲着苏琳回答道:“放心,刚才我都安排好了,那个吕通绝不会再来烦你。”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

楚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苏琳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

果然,苏琳死死的盯着楚铭的双眼,一脸狐疑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一时间,就连楚铭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就算否定了,苏琳也绝不会相信,但是,要让楚铭把真相告诉苏琳,也绝不可能。

楚铭只能打着哈哈:“刚才我老板不是说了吗,我帮过他的大忙,所以只要不是什么大麻烦,他都会帮我解决。”

即便是给了这么一个解释,可也依旧不能打消苏琳的疑惑。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苏琳瘪着嘴,撇过头去,苦着一副脸。

楚铭连忙赔笑道:“琳琳,那个九龙阁的老板,背景比你想象的复杂很多,和他打交道太多的话,没有什么好处。所以,这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那你还要跟着他?”

苏琳继续逼问。

楚铭却是苦笑,轻轻捏了一下苏琳的脸,答道:“因为他救了你呀。”

仅仅只是这一个理由,就已经足够了。

这虽然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但是,也足以打消苏琳心里的疑惑。

“他救过你,也帮过我,所以我没办法知恩不报。”

苏琳依旧苦着一副脸,没有说话,但是至少,楚铭的这一套说辞,是已经将苏琳给糊弄住了。

楚铭心里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苏琳一再逼问的话,搞不好楚铭真的会忍不住,将实情告诉她。

无论如何,这边的事情也总算是告一段落,楚铭可以安心忙自己的事情了。

现在,还有个秦家对自己一直虎视眈眈,张启明和李乾龙已经表明态度,不会插手,所以,现在整个李家,都要他自己亲自来对付了。

送苏琳回去休息之后,楚铭就又拨通了孔岳的电话。

“秦家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孔岳那边如实答道:“已经开始动手了,只不过,秦家毕竟在上河市经营已久,所以,一时半会儿看不到成效,而且,资金方面可能也会有一点问题。”

“钱的事不需要你担心,我身上的钱,比整个秦家加起来都多。”

秦家的势力在上河市虽然经营了许久,但是,这个家族加起来,资产也仅仅只有堪堪两个亿而已。

楚铭身上的钱,足以买下整个秦家,但是,这可不是楚铭想做的。

他要做的,是亲眼看到秦家,在自己的面前走向毁灭!

没有了后顾之忧,孔岳也不再多问,只是开口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需要五千万。”

“我知道了。”

现在,秦家表面依旧风光,甚至,还在四处发着喜帖。

秦家的人,可是全然不知死亡将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