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跳梁小丑而已

次日一早,楚铭就去了公司,此时,整个公司之内,都在忙得热火朝天。

天穹还在发展阶段,又要对付秦家,从上到下,谁都没办法闲下来。

此时,楚铭刚一走进孔岳的办公室,却又看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孔岳,怎么回事?”

楚铭的脸上有些不悦,开口问道。

坐在沙发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才被楚铭收拾过的吕通,昨天才被楚铭吓破了胆,今天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坐在这里。

而且,他居然能找到这里来,这是楚铭没有想到的。

“怎么,想死?”

楚铭一点废话没有,直接开口问道。

就连孔岳,都是头一次见楚铭这副态度,这才走到楚铭身边,小声说道:“昨天我确实对他的公司撤资了,也切断了所有的合作渠道,但是,他似乎又找到了新的老板。”

看来,这个新老板的来头还不小,否则的话,他也没胆子这么坐在这里。

吕通终于开口道:“我就说,李乾龙怎么会对你这么客气,原来九龙阁的身份,只是个幌子而已。”

吕通站起身,走到楚铭面前,和楚铭面对面站着,冷笑道:“楚总?”

“看来,你真的是活腻了。”

“就凭一个孔岳?”

孔岳,曾经也是吕通背后的大老板,但也只是曾经而已。

现在的吕通,幕后的老板,可丝毫不比孔岳要小,所以,根本无需惧怕。

楚铭问道:“所以,你背后的老板是谁?能查到我的公司,看来不简单。”

“呵呵,告诉你又何妨,我背后的老板,可是上河市的豪门,秦家!”

听到这个回答,楚铭差点笑出声来。

秦家,一个自顾不暇的落魄豪门而已,吕通还自以为找了一棵大树,可笑!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让苏琳厌恶,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楚铭,这种人,楚铭可不想给他活路。

吕通被楚铭的这个笑容吓了一跳,回想起昨天的种种“你敢动我?我背后可是秦家!”

“放心好了,我会让你多活两天的,到时候,等秦家完了,我自然会弄死你。”

“大言不惭!”

吕通冷笑。

秦家虽然在上河市不算顶尖,但好歹也是有名有姓的豪门,哪是一个楚铭加上吕通就能搞定的。

“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对你动手,但你如果继续在这里当跳梁小丑的话,我可不保证,你不是被我的人抬出去的。”

楚铭失去了耐心,坐到沙发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吕通装完了逼,自然也不会多待,双手插着兜,走出了孔岳的办公室。

吕通走后,孔岳这才开口问道:“这家伙怎么办?”

“一个跳梁小丑而已,等秦家垮了,他一样难逃一死。”

吕通这么个小角色,再怎么蹦跶,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根本不足为惧。

只要秦家垮了,树倒猢狲散,一个小小的吕通,还不是任人拿捏?

楚铭的目光,又突然落到了桌子上的喜帖。

这几天,秦恒和金萍的婚礼应该也已经近了。

“秦家的婚礼,还在九龙阁吗?”

秦家和李乾龙已经闹翻了,自然是不可能在九龙阁继续举办婚礼的。

孔岳答道:“前几天,秦家来消息说,改到他们自己家里。”

楚铭点了点头,这婚礼,就是他给秦家最后的时间了,婚礼过后,秦家,势必会倒塌!

弄倒秦家,需要的无非就是钱和势力,刚好,这两样,楚铭都不缺!

“昨天你说需要五千万,我给你一个亿,婚礼,就是他们的最后通牒。”

孔岳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楚铭的话,可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么短的时间内,制裁一个秦家,不说难如登天,但是,以天穹公司现在的体量来说,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

但是,这也刚好激起了孔岳的血性,一直以来,靠着张启明门徒的身份,他在上河市顺风顺水。

现在跟了楚铭,才是他真正大展拳脚的时候!

“没问题。”

“好!”

有孔岳这个回答,楚铭就放心了。

拿着喜帖,楚铭咧着嘴,看了一眼日期,就是三天后了。

秦恒,金萍,你们两个,就等着看你们引以为豪的秦家,在我楚铭面前彻底化为乌有吧!

“钱下午到账,三天后,和我一起去秦家,给他们看他们是怎么完蛋的!”

离开办公室,楚铭就去了苏琳的学校,那边还需要有人陪着。

尤其是,现在吕通没有离开,楚铭害怕,这家伙会跟到学校里去。

不过,学校里,楚铭也已经和苏琳的几个要好的同学打好了招呼,也不至于没人照顾。

等楚铭到了学校之后,却发现苏琳此时没有在教室里,而是在操场上。

苏琳坐在轮椅上,满脸不悦的低着脑袋,而在她周围,则是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声,对着她指手画脚。

在苏琳旁边,还有个女生一直在护着苏琳,和那些人争着什么。

看见这一幕,楚铭快步跑了过去,排开两边的人群,走到苏琳的面前,轻轻搂住苏琳,温柔的说道:“别怕,我在。”

此时,苏琳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泪水。

自己这才一会儿没看着,苏琳就在学校里受了欺负,这让楚铭如何能忍受?

扫视一周,楚铭语气冰冷,满脸怒意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旁边一直护着苏琳的林笑笑开口说道:“苏琳哥哥,这些人说,苏琳勾引她的男朋友,所以……”

这些女生之中为首的田白露站了出来,指着苏琳骂道:“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勾引我男朋友,怎么,还不让我收拾她?”

啪!

楚铭毫不客气,一巴掌扇在田白露的脸上。

“你要收拾我妹妹?”

被打了这么一巴掌,田白露有些懵了。

紧接着,反应过来的田白露又是怒骂一声:“他娘的,我爹都不敢这么打我,你算什么东西?”

“你爸不敢打你,我就帮他来好好教育教育你!”

啪!

又是一巴掌,即便是田白露这边人多势众,但是,在楚铭眼里,却和不存在一样。

林笑笑连忙劝阻道:“苏琳哥哥,别!这些人,我们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