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张秋蓉

田白露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显然不是怕事的人,而和她截然不同的是,守在苏琳身边的林笑笑,就显得势单力孤了。

只不过,学校里这些惹不起的人,对楚铭来说,也仅仅只是小孩子而已。

田白露白白挨了两巴掌,以她的脾气,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你敢打我?我告诉你,你今天完了!”

田白露指着楚铭的鼻子,冲着楚铭怒吼道。

即便是家里有点背景的少爷小姐,也没有胆子在学校里动手,可见,这个田白露的背景,着实不小。

只不过,这还不足以让楚铭感到畏惧。

“你背景很大是吗?”

楚铭咧着嘴笑了笑,整个上河市,论背景,谁大的过楚铭?

“想动我妹妹,你大可以试试。”

见楚铭这副态度,田白露的怒气顿时又升了几分,冲着楚铭冷笑道:“好啊,那我今天就在这儿废了你!”

紧接着,就只见田白露冲着身后的一众男女一挥手,喝道:“给我废了他!”

楚铭下意识的将苏琳和林笑笑两人护在身后,看着面前的十几个人,即便只是学生,也没那么好对付。

但是,还不等几人近前,在人群之外,却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们不去教室,围在这里干什么?”

那十几个学生显然是怕了这个声音,纷纷让开路来,显然,这个声音还是十分有效的。

走进人群里的,是个年纪看起来和楚铭差不多大的女人,一身宽松的休闲装,虽然带着眼睛,但依旧掩盖不了姣好的面容。

“张老师!”

林笑笑连忙跑到张秋蓉身边,低着脑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秋蓉扫视一周,随后才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关你什么事?”

田白露依旧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显然,即便是张秋蓉,她也没有放在眼里。

“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就算你是学校的老师又怎么样,我有的是方法对付你!”

但是,张秋蓉却是直接无视了田白露,转而看向苏琳,问道:“怎么回事?”

苏琳却是一言不发,而楚铭毕竟是个外人,也不好插嘴。

沉默了许久,一旁站着的林笑笑才开口说道:“张老师,刚才我推苏琳出来散心,就被他们给围住了。”

“谁让她抢我男朋友!”

田白露双手抱在胸前,满是不悦的说道。

张秋蓉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苏琳,又看了一眼田白露,开口说道:“都跟我去办公室!”

在场的十几个人,一个不少,包括楚铭在内,全都到了张秋蓉的办公室里。

这件事不管起因是怎样,田白露惹事在先,就必须要处置一番。

“一个个都先去把检讨写了,处分的事,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张秋蓉严厉的对田白露等人说道。

田白露的脾气顿时又起来了,脸色一横,怒道:“敢给我处分,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你爸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你是本校学生,该处分的就必须处分。”

楚铭则是从头到尾都在一旁看着,张秋蓉,他前不久才见过,那时候苏琳刚出车祸,学校这边的事,都是张秋蓉处理的。

张秋蓉给出的这个处理结果,倒是大快人心,只不过,招惹了田白露,这件事可就没有那么好处理了。

“你给我等着!”

田白露撂下这么一句狠话,带着身后一众人等离开了办公室,而现在,办公室里剩下的,就只有楚铭兄妹俩,和林笑笑了。

这时候,张秋蓉脸上的冰冷才稍微有所融化,用稍微有些舒缓的语气问道:“说说吧,怎么一回事?”

苏琳依旧一言不发,显然,刚才被吓得不轻。

张秋蓉脸色平静的看着林笑笑,这丫头也是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怯生生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田白露的暧昧对象前段时间一直在招惹苏琳,后来,这件事就传到了田白露的耳中,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这学校里的富家子弟不少,这个田白露,更是厉害的没边,整个学校里都没什么人能制得住她。

恐怕能比背景的,也就只有一个李晴晴了。

张秋蓉听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才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楚铭点了点头,开口笑道:“那就谢谢张老师了。”

“行了,你们先去上课吧。”

张秋蓉长出一口气,林笑笑这才推着苏琳回教室。

而楚铭刚打算离开,却被张秋蓉给叫住了。

“我记得,你是苏琳的哥哥吧,先稍等一下。”

楚铭这才停下脚步,回头问道:“张老师,还有事吗?”

楚铭又重新走回来,这一次,楚铭则是直接坐在了张秋蓉的对面。

张秋蓉扶了扶眼镜,合上刚才打开的档案,对楚铭问道:“你们家里的情况我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光是给苏琳动手术,给了你不少负担吧?”

对苏琳的情况,张秋蓉可是掌握的一清二楚。

毕竟,苏琳的情况可和别人不太一样,她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和楚铭一直相依为命。

前段时间出了这么大的事,楚铭又破产了,对这兄妹俩来说,堪称毁灭性的打击。

“如果你们家里有困难的话,我可以上报给学校,能给苏琳一些帮助。”

楚铭却是笑了笑,答道:“前段时间确实有些困难,但我现在已经找到新工作了,没什么困难。”

“那好吧,不过苏琳现在的情况,如果你们还是执意让她来学校的话,最好是一直陪同的好。”

这个,楚铭当然知道。

而且楚铭除了必要的时候,基本上也是一直寸步不离,尤其是今天出了这件事之后,更是不敢让苏琳一个人来学校了。

“这个我尽量安排,不过,张老师,那个叫田白露的小丫头……真的不要紧吗?”

张秋蓉当然知道,楚铭指的是什么。

只不过,张秋蓉却只是毫不在意的回答道:“不管她有多大的背景,但是在这个学校里,她也只是个学生而已,学生做错事,就要受罚。”

这个老师,倒是有点意思。

毕竟苏琳在学校受了她这么多帮助,如果真的遇上了麻烦,楚铭也不可能会冷眼旁观,该帮忙的,还是会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