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管教无方

“李总,李小姐,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田百庆这时候也只能厚着脸皮说误会,祈祷还能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只不过,田百庆不知道的是,即便是过了李晴晴这一关,就他刚才对楚铭的所作所为,这件事,也决不能善终。

李乾龙直接无视了田百庆,转头看向李晴晴,问道:“晴晴,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李晴晴思考了一阵子,随后答道:“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收拾一顿,让他给楚铭道个歉就完了。”

李乾龙的眼神突然变得奇怪了起来,没想到,李晴晴动这么大的阵仗,居然是为了楚铭?

这丫头,不会真的看上了楚铭吧?这对李乾龙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但凡是和楚铭沾上边的事,李乾龙没有理由不管,也只能照做。

再看田百庆时,李乾龙立马恢复了那副不可一世的派头,一只手掐着雪茄,摆手道:“都听到了?把你女儿叫来,给他道歉。”

说着,李乾龙还看了一眼楚铭。

田百庆顺着李乾龙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正双手抱胸,等着看好戏的楚铭。

明明是昨天自己挨了打,怎么反而还要我给他道歉?

而且听李晴晴的口气,是因为田白露招惹了他,那这小子又和李家父女俩是什么关系?

田百庆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李乾龙又是不耐烦的说道:“还愣着干嘛?”

“这个,李总,您看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那小子……”

啪!

“给我放尊重点!”

李乾龙又是一巴掌,这一次,田百庆鼻子上包裹的纱布,已经彻底被血染红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田百庆也没胆子在李乾龙面前耍脾气。

挨了这一巴掌,田百庆这才又改口道:“我,我和楚铭,也就昨天晚上见过一次,而且他还把我给打了!就这鼻子,就是他干的!您看看。”

说着,田百庆还指着自己的鼻子,往李乾龙身边又凑了凑。

李乾龙露出一副嫌恶的表情,怒道:“你该自己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她到底干了什么!”

女儿?

田百庆这才想起来,昨天是自己的女儿在学校里惹了事,多半就和今天这件事有关。

想到这里,田百庆这才跑到车旁边,把田白露叫下来。

田白露还是一脸的不情愿,极为不悦的说道:“不就是收拾个人吗,这么麻烦!”

“还收拾人呢,你老子都快被人给收拾了,你给我说说,昨天你到底干嘛了!”

田百庆一脸着急的问道。

李晴晴插话道:“还是我来说吧,你的宝贝女儿,昨天在学校里惹了不该惹得人,本小姐今天就是来替她出气的!”

听见李晴晴的声音,田白露那一身的大小姐脾气立马收敛了不少。

在学校里,她可没有少吃李晴晴的亏,论背景、论手段,李晴晴比她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田白露的心里,李晴晴,甚至比李乾龙还要可怕。

但是,田白露昨天得罪的,也只有林笑笑和苏琳两个人了,据她所知,这两个人和李晴晴可不认识。

李晴晴又走到楚铭面前,冷声道:“告诉你,以后要是再敢拿我当枪使,我饶不了你!”

楚铭却是耸了耸肩,一副无辜的模样:“彼此彼此。”

直到这时候,田白露才注意到楚铭。

居然是他?

“人交给你了,别说我没帮你!”

撂下这么一句话,李晴晴就没有再管这些事,自己进了学校。

楚铭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李晴晴这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少不了给自己惊喜。

走到田百庆父女俩面前,楚铭冷笑道:“两位,就刚才李小姐说的,给我妹妹道歉吧。”

“你算什么东西!”

被楚铭这么使唤,田白露的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让她给李晴晴道歉,她可以接受,但是楚铭,他凭什么?

但是,田白露的话音刚落,紧接着就遭到了田百庆的呵斥:“自己在外面惹是生非,连道歉的气度都没有吗!”

田白露却同样是分毫不让:“要道歉就你道歉,反正,让我给这个家伙道歉,门都没有!”

啪!

眼看着李乾龙渐渐失去了耐心,甚至不需要旁人多话,田百庆就是一巴掌扇在田白露的脸上。

田白露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这么多年,田百庆可从来没打过她,而这一次,居然是为了一个外人!

“好!”

田白露眼里含着泪水,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要后悔!”

扔下这句话,田白露就独自一人跑开了。

此时,田百庆也是气不打一出来,要是再继续纵容这丫头,自己早晚要被她害死!

但是再面对李乾龙时,田百庆却立马又是一副赔笑的面孔:“李总,是我管教无方,实在是不好意思。”

“别向我道歉,你该道歉的对象,是楚铭。”

要给这小子道歉?

田百庆心里可是万般不愿,但是,李乾龙的话,他不敢不听!

田百庆不是傻子,这时候再不听话,可就不是挨几下巴掌那么简单了。

转身看向楚铭,田百庆咬着牙,在楚铭面前深深鞠了一躬,道:“对不起,是我没有管教好女儿!”

但是,楚铭却只是语气冰冷的说道:“去给我妹妹道歉。”

田百庆的脸色微微一变,自己给他道歉,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现在居然还敢得寸进尺!

但是紧接着,李乾龙的一句话,却又让田百庆彻底老师了。

“听不见楚铭的话吗?”

田百庆顿时一个哆嗦,抬起头赔笑道:“我这就去。”

这时候,苏琳还在车里,一直透过车窗看着车外的一切。

刚才楚铭被田百庆的人按住,可是把她吓得不轻,还以为要出什么事。

现在,田百庆又冲着自己这边跑过来,又是要干什么?

田百庆那满脸是血的样子,苏琳看着都有些害怕,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能动弹,这时候早就下车逃跑了。

但是下一刻,田百庆所做出的动作,却又让苏琳吓了一跳。

田百庆就在车外,冲着苏琳深深鞠了一躬,哪怕是隔着窗户,都能听见田百庆的声音:“对不起,是我没有管教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