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一时口快

苏琳被田百庆吓得不轻,但是这态度,却让苏琳有些没反应过来。

甚至,苏琳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跑到自己面前来道歉。

这时候,楚铭也终于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户,苏琳才把车窗打开。

楚铭靠在车门上,指了指田百庆,对苏琳说道:“这是昨天欺负你的那个人的父亲,给你道歉来了。”

田白露的父亲?

苏琳有些诧异,但是看到车外的李乾龙,大概也猜到,又是李乾龙帮他们出头了。

很快,苏琳就由诧异恢复了正常,有些尴尬地笑着点头道:“没事。”

直到苏琳说出这两个字,田百庆才重新抬起头,那副满脸是血的样子又出现在了苏琳的面前。

苏琳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脖子,捂着嘴巴欲言又止。

楚铭这才摆手道:“行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走吧。”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田百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要不是李乾龙在一旁看着,以田百庆的脾气,这个楚铭,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这小子,迟早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田百庆的脸上,却不敢有丝毫怒意,只能咧嘴笑道:“那李总,楚……楚铭,我就先走了。”

楚铭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李乾龙也开口道:“滚蛋吧,再有下次,可就不是道个歉就能解决的了!”

田百庆这才离开,只不过,才刚一上车,他的脸色就彻底变了。

身边,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瘦猴子用尖锐的嗓音问道:“田总,您没事吧?”

田百庆却是甩手一巴掌,怒骂道:“他娘的,看不到老子脸上的血吗,还不给我开车去医院!”

“是是是!”

那瘦猴子连连点头,紧接着,又对驾驶位上的人吼道:“愣着干嘛,还不开车!”

“那小子,给我盯紧点,等个没人的时候,给我把他废了!”

一手捂着鼻子,田百庆的眼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车外的楚铭。

今天这个仇,他说什么,都必须要报!

看着田百庆的车远去,楚铭这才算是稍微松了口气,至少眼下这个麻烦是暂时解决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楚铭这下是更不敢离开苏琳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够楚铭后悔的。

楚铭跟着李乾龙上了车之后,才开口说道:“和你女儿说说,能不能在学校多照看照看我妹妹,毕竟我妹妹现在这个情况,你也知道的。而且我手头上也是一堆烂事,根本忙不过来。”

楚铭的语气和以往不同,这次,是真的在求李乾龙办事了。

这差别,李乾龙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诚惶诚恐的说道:“瞧您说的,就算我女儿不愿意,在这学校里我也有点关系,照看好您妹妹,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有了这个答复,楚铭倒也算是放心了。

下了李乾龙的车,楚铭这才回到自己车旁边,将苏琳抱下来,推着她进学校。

才刚一进教室,楚铭就感觉到,有一道极为不善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

李晴晴坐在位子上,和楚铭对视着。

“愣着干嘛,还怕我会吃了她啊?”

李晴晴一脸的不情愿,见楚铭没有动弹,这才自己走到楚铭身边,抓住苏琳的轮椅把手,把她推到刚才那个座位的旁边。

“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对这个丫头动手,这里没你事了,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说完,还特地摆了摆手,一脸的不耐烦。

苏琳也在一旁莞尔一笑,道:“你就先去忙吧。”

虽然认识李晴晴的时间不长,但是楚铭多少也有些了解,她是绝不会做出那种让人不齿的事情的。

所以,把苏琳交给她,楚铭倒也放心。

楚铭离开之后,李晴晴则是一脸郑重的对苏琳说道:“我告诉你,我帮他看着你,可不是可怜你,就是不想趁人之危!等你的伤好了,我们两个公平竞争!”

苏琳不禁失笑,看来,楚铭还是没有和李晴晴解释。

不过苏琳也没有点破,反而是笑了笑,同样是一脸认真的答道:“好啊!那就一言为定!”

另一边,楚铭才刚一出学校门,就被几个黄毛混混拦住。

在两个黄毛混混身后,则是还在怒气之中的田白露,看来,这丫头是不甘心,又找了人,打算回来教训一下自己。

面对两个混混,楚铭还是能对付的,所以倒也不着急,反而是满脸笑意的看着田白露,问道:“小丫头,还不死心?”

田白露却是冷笑道:“别以为背后有个女人撑腰,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

田白露的想法很简单,楚铭今天之所以能解围,靠的都是李晴晴叫来了李乾龙。

这一次,李晴晴能帮他把李乾龙叫来,可下次呢?

李乾龙可不是什么大闲人,帮这一次,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只可惜,田白露不知道的是,如果这件事让楚铭自己开口的话,李乾龙只会做得更绝!

楚铭咧了咧嘴,笑道:“小丫头,你要是继续这么作死,你爸的那点家底,都会让你给丢了。”

听到这话,田白露反而是笑了,显然,楚铭的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一个连自己妹妹都要靠女人保护的家伙,能有什么本事?

“作死?我还就告诉你,不光是你,今天我收拾了你之后,就去把你妹妹也收拾了!你以为我只是会打她吗?我告诉你,我会找几个男人,把她……”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而苏琳,就是楚铭的逆鳞!

田白露的话还没说完,楚铭的巴掌就已经落到了她的脸上。

就连那两个黄毛都被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楚铭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对田白露动手。

楚铭语气冰冷的说道:“你再敢多说苏琳一句,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本来,楚铭也只是想着,教训教训这个丫头就算结束。

毕竟田白露也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富家丫头而已。

但是田白露刚才的话,却是彻底激怒了楚铭,一旦牵扯到苏琳,不管她只是一时口快还是如何,楚铭都绝不会放过田白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