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开玩笑?

田白露显然也是被楚铭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得不轻,甚至,在她心底下意识的以为,楚铭真的会将她如何一样。

但是随即,田白露心底的那一丝恐惧就消散了。

毕竟她可是个富家小姐,而楚铭,不过是个吃软饭的而已。

这么一个躲在女人身后的窝囊废,拿什么和自己斗?

"你还敢打我!"田白露捂着脸,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想割我的舌头,我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割谁的舌头!把他给我弄上车,本小姐今天非要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让他这辈子牢牢记住,得罪我田白露的下场!”

楚铭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索性也懒得反抗,他刚好也想看看,田家父女俩,到底有什么底气!

车开到田白露家里,那是一栋独栋别墅,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

显然,田白露是要到家里好好收拾楚铭。

一进入别墅之中,楚铭并没有急于如何,也没有慌张,反而是开始四下张望起来。

甚至进入客厅之后,还翘了个二郎腿,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车开了一路,田白露的怒气也消散了一些,又看到楚铭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这家伙,难道真的有什么倚仗?

但是很快,田白露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刚才楚铭在李乾龙面前,分明连句话都不敢说,能有什么倚仗?

到了自己家里,田白露反而没有那么着急了,毕竟,楚铭都已经在自己手上了,难不成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看着楚铭,田白露颇为玩味的说道:“你还有什么遗言,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我要打个电话。”

楚铭只是开口道。

打电话叫人?

这是田白露的第一反应,毕竟都到这时候了,除了打电话叫人,还能怎么样?

“又想打给李晴晴那个女人?你觉得她还会帮你一次?”

楚铭却是笑道:“她在照顾我妹妹,肯定没空帮我,就算不动用李晴晴和李乾龙的关系,你们也奈何不了我。”

“是吗?”

听到这话,田白露顿时来了兴趣。

上河市有头有脸的人就那么几个,但能让田家父女俩害怕的,却没有多少。

如果不动用李乾龙的关系,还能叫谁?上河市还有谁!

不过可惜,不管是谁,田白露都不会给楚铭这个机会。

楚铭又开口道:“动我之前可要想清楚,得罪了我,可比得罪了张启明还要严重。”

事情到这个地步,楚铭已经不打算对田白露隐瞒什么了,反正,过了今天之后,她也没机会和别人说了。

又是笑话。

在田白露看来,楚铭也只是个只会信口开河,运气好得到了李晴晴青睐的废物罢了。

都到这时候了,还在嘴硬!

“本小姐今天就动你了,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后果严重法!”

在田白露的身后,站着五六个混混,他们今天就要在这里,将楚铭彻底废了!

田白露话音刚落,几个混混正要动手,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不和谐的开门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紧接着,是田百庆充满谄媚的声音:“张总,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您大可知会一声,我亲自去天鼎集团找您就是了!”

天鼎集团,楚铭笑了。

看来,是有大人物登门了,而且很巧的是,这个大人物又和自己认识。

房间内,几个人错愕的看着刚刚走进客厅里的田百庆,和他身边的中年男人,一时间,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本来田百庆就一肚子火气,他才刚到医院,就被一个电话叫了回来,只能在医院简单的处理一下,就快马加鞭的往家里赶。

毕竟这次来的,可是天鼎集团!

楚铭和张启明对视一眼,张启明刚要开口,但紧接着又是闭上了嘴。

在上河市隐瞒楚铭的身份,这一条,张启明是一只牢记在心里的。

田百庆见自己家里围了这么多混混,立马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个都给我滚出去,在这儿带着干什么,还有这家伙,等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了,老子亲自处置他!”

田百庆口中的这家伙,自然就是楚铭。

田白露会把楚铭带回来,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是亲闺女,怎么可能不了解。

只不过,这话千不该万不该,传到了旁边人的耳朵里。

楚铭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站起身,冲着楚铭一招手,笑道:“来得正好。”

田百庆顿时急了,在自己旁边这位,可是上河市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这副态度算是怎么一回事?

对张启明这么无礼的家伙,必须要狠狠收拾一顿,也好在张启明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想到这里,田百庆就冲着楚铭怒吼道:“我告诉你,这是天鼎集团的张总,是你这种小人物随便打招呼的吗!本来我还想给你点教训就算完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在一旁,田白露则是在一旁又补了一句:“这算什么,刚才这家伙还说,得罪他,比得罪张启明更严重呢!”

说完,田白露毫不掩饰的笑了。

什么东西,也配合张启明作比较?

“如果我告诉你们,他说的是真的呢?”

这句话,是从张启明的口中说出来的。

本来,他今天之所以找上来,是因为自己的侄女张秋蓉受了田百庆的欺负,过来给他一点教训。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居然又和楚铭扯上了关系。

“怎么可能是真的!”

田百庆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回答道。

但紧接着,他才注意到,这句话似乎是从张启明的口中说出来的!

“等等,张总,您刚才说什么?”

还不等张启明回答,楚铭就开口说道:“在这里不比隐瞒什么,反正,这些人都没机会向外面说了。”

这句话,在别人听来不明所以,但是在张启明听来,那就是一道死命令!

这屋子里的人……

田百庆只当没有听见楚铭的话,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张启明的身上。

“这……张总,您这是开玩笑的吧?”

张启明却是一脸严肃的反问道:“你觉得,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