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先诛心,再杀人

楚铭此时正坐在位子上东张西望,却突然有一道人影站到了自己的面前,挡住视线。

楚铭这才抬起头,看了看这人的脸。

“吕通?”

楚铭有些错愕,没想到,自己到这里以后,先来找自己麻烦的不是秦家的人,而是吕通。

这家伙,这么着急凑过来,是打算把自己弄出去吗?

但是接下来,吕通说的话,却是让他有些错愕:“这里不是你该坐的地方。”

楚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四下张望了一番。

自己坐的这个角落,已经够低调了。

随后,楚铭才开口问道:“那我该坐哪里?偌大一个秦家,总不至于先给我发了请帖,又把我拒之门外吧?”

“当然不会,毕竟,来者是客!”

随即,吕通又是一招手,叫来一个人,吩咐道:“去,在门口加一张桌子。”

那人却是为难道:“吕总,已经没有多余的桌子了,只有几张好几年不用的破桌子。”

“破桌子难道就不能用吗!”

楚铭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是打算借机羞辱自己。

不过,楚铭倒也不打算计较什么,反正,他本来也不是来这里参加婚礼的。

没多久,在大门旁边,就被人摆了一张破旧的桌子,甚至连桌面上的漆都已经掉了不少。

吕通这才开口道:“请吧,楚总。”

说到楚总两个字时,吕通还刻意加重了语气。

楚铭也没有多计较什么,只是老老实实站起身,往那边走去。

一边走,吕通还在一旁说道:“楚铭,我知道你的靠山是李乾龙,但是秦家也不见得就会怕了李乾龙!所以在这里,你还是老实一点儿的好,否则要是被扔出去的话,可就不仅仅只是丢脸而已了。”

楚铭却是毫不在意的一笑,道:“也希望你搞清楚,今天这婚礼,是秦家请我来的,而不是你这条秦家的狗请我来的。”

“你!”

现在是在秦家,楚铭还敢这么大放厥词!

自从吕通帮秦家做事以来,可还没有谁,敢这么称呼他!

但是随即,吕通脸色一变,却是冷笑道:“反正你也蹦跶不了多久了,趁着还能张嘴,多说两句吧!”

楚铭依旧不紧不慢,坐在桌旁,也不嫌弃桌子破旧,一只手撑着脸,充满玩味的看着吕通。

安置完了楚铭之后,吕通又叫来一人,指了指楚铭的方向,吩咐道:“不管哪一桌剩下的饭菜,都给我上到那一桌去。”

“好的。”

那人虽然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看着独自坐在那一桌的楚铭,吕通不由得发笑,你不就是认识李乾龙吗,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我要亲眼看着,在这么多人面前丢尽脸面!

没过多久,秦家家主秦雄也出现了。

而他的注意力,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聚集在了楚铭的身上。

秦恒给楚铭递了请帖,秦铁雄自然也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楚铭居然真的敢来。

就因为楚铭,现在,秦宇还躺在医院里,这辈子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两说!

这么大的仇恨,秦铁雄绝不会就此罢休!

强压下心里的怒意,秦铁雄走到秦恒面前,低声道:“婚礼结束以后,把那个姓楚的办了,记住,不要留下痕迹。”

秦铁雄想做的,自然也是秦恒想要做的。

这件事,即便秦铁雄不说,秦恒也绝不会让楚铭活着离开秦家。

秦恒则是一笑,答道:“爸,你就放心吧。我先在婚礼上狠狠羞辱他一番,等到婚礼结束之后,他是死是活,不都是我们说了算的吗!”

“呵呵,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记住,绝不要让他活着离开秦家。”

这一幕,自然是被楚铭看在眼里。

秦家父子的把戏,楚铭大概也能猜到一二,无非就是先诛心,再杀人。

秦铁雄可是铁了心的想让楚铭去死,好给那个终身残废的次子一个交代。

只不过,就凭一个秦家,这点本事,楚铭倒是想看看,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来。

秦家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自然是有不少人把注意力都放在楚铭身上,不管是楚铭坐的位置,还是这张破旧的桌子,都足以吸引这些人的注意力。

甚至不需要多问,这些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秦家有意为之,为的就是羞辱这个坐在这张桌子旁边的楚铭。

“那小子是谁啊?怎么坐在那儿!”

旁边,一个稍微知情的人说道:“听说是今天新娘子的前男友,穷鬼一个,今天还敢厚着脸皮来秦家参加婚礼,秦家摆明了秦家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羞辱他。”

那人一听,毫不掩饰的嘲笑道:“要我说,这小子也是够没骨气的,为了这几口饭,连脸面都不要了!”

“哈哈,谁说不是呢!不过这里的东西,恐怕他这辈子都吃不到第二次了,丢这个脸来饱餐一顿,也算值得。”

两人相视一笑。

这样的流言很多,被楚铭听到的也有不少,因为在这些人看来,这种话根本不需要刻意避讳楚铭。

对此,楚铭却是毫不在意,一些看戏的观众而已,不到最后时刻,随他们议论。

“快看快看,新娘子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门口。

在门口,一辆加长林肯停下,从车里走出来一个身穿婚纱的女人。

不可否认,金萍是个美人,身材完美,姣好的面容在妆容的点缀之下,更能让男人动心。

即便只是轻轻看一眼,都会让男人恍惚。

但这,也只是对别人而言。

楚铭只是草草看了一眼,目光也没有多做停留,现在再看到这张脸,只会让他觉得恶心。

楚铭的位子很显眼,才刚一下车,金萍就注意到了楚铭。

他怎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宁可玩手机,都不愿意抬头看我一眼!

金萍想要看到的,是楚铭在乎他的样子,甚至是不甘,或是卑微。

楚铭表现得越是不甘,她的心里就越是满足,因为,她想让楚铭知道,自己离开了他,过的有多好!

而楚铭,又是多么的一文不值!

但是楚铭的表现,却是让他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怒火,因为楚铭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