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张启明,到

金萍只是匆匆一瞥,随后,就将视线从楚铭身上移开了。

毕竟,今天是她和秦恒的婚礼,而楚铭,只是个笑话,仅此而已!

随着金萍的到来,婚礼也终于正式开始。

婚礼的流程正在一点一点的进行,而楚铭则是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又时不时的看看院子外面。

张启明这家伙,还想请他看一出好戏的,看来是没这个机会了。

礼台上,司仪面带微笑的看着这对新人,对秦恒问道:“秦恒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你面前的这位女士,让她做你的合法妻子?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秦恒自信一笑,答道:“我愿意。”

紧接着,司仪又看向金萍。

只可惜的是,金萍现在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婚礼上,而是在台下,那张破旧的桌子上,孤零零坐着的那个人。

秦恒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只不过,现在的那张桌子上,坐着的可不止一个人,在他旁边,还有个不速之客。

李晴晴,她怎么来了?

李晴晴的现身,多半也就意味着,今天,李乾龙会出现在这里。

司仪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两人的异常,向秦恒投去询问的目光。

秦恒只是点了点头。

“金萍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你面前的这位男士,让他做你的合法丈夫?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问到这里时,金萍却有些犹豫了,她的眼神,停留在台下的两人那里。

此时,李晴晴正挽着楚铭的胳膊,动作亲昵无比,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台上的这对新人。

金萍并不认识李晴晴,但是,李晴晴无论是容貌还是打扮,都在金萍之上。

而就是这么一个耀眼的女人,居然坐在楚铭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

这,是让她无法忍受的!

“晴晴!”

秦恒低声喝道。

李晴晴这才回过神,有些歉意的冲着秦恒点了点头。

司仪再次问道:“金萍小姐,你愿意吗?”

“我……”

此时,李晴晴却犹豫了。

而在这个档口,整个秦家院子的大门,却是突然多出了一辆加长版的悍马。

这座驾,整个上河市只有一个人有,那就是九龙阁的老板,李乾龙!

他果然来了!

一看见李乾龙,秦铁雄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冲上去将其生撕了!

自己的儿子在九龙阁出了事,李乾龙非但不给他个说法,反而还包庇了楚铭和段正!

这口气,他咽不下。

但是,来的只有一个人,不是来闹事的?

这一口咽不下的气,秦铁雄也只有憋着,毕竟李乾龙,足以让他忌惮。

而事实上,李乾龙也确实不是来闹事的,甚至,本来他今天都没有打算过来。

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楚铭说,要请他来这里看一出大戏。

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秦铁雄冲着礼台上的秦恒使了个眼色,随即又冲着几个黑衣保镖看了一眼。

秦恒会意,又是悄悄碰了一下金萍的裙摆,小声说道:“晴晴,快说愿意啊。”

“啊?”

金萍明显愣了一下,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我愿意。”

而另一边,足足有十几个黑衣保镖,都在往李乾龙的方向靠近。

李乾龙自然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楚铭,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可说不上多好看。

因为,李晴晴也在这里。

坐到楚铭身边,李乾龙皱着眉头,冲李晴晴呵斥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李晴晴却是白了李乾龙一眼,满不在乎的反问道:“你都能来,凭什么我不能来?”

“这地方不太平,给我回家去!”

今天的秦家,可不仅仅只是一场婚礼那么简单。

今天,楚铭要对整个秦家动手,在这院子里,甚至免不了要见血!

这对于李晴晴来说,还是太过于危险了。

李晴晴却是死死的抱着楚铭的胳膊,一副坚决不回家的样子。

对此,楚铭也只能无奈一笑,冲着李乾龙说道:“放心吧,今天应该不见血。”

即便是有了楚铭这个答复,李乾龙却依旧是提心吊胆。

礼台上,两人交换完戒指,话筒才终于交到秦恒的手中。

“各位,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参加我和金萍的婚礼。当然了,我和金萍能走到今天,多亏了一个人的帮助,而这位,就是我的好友,楚铭!”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了楚铭身上。

这是秦恒要让楚铭丢尽脸面,所有人都在看戏,等着看,秦家是如何收拾这个楚铭的。

而楚铭,则是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满脸笑意的看着秦恒。

“各位可能不知道,楚铭这些年混的可不太容易,公司破产,身负巨额债务!听说,这时候都开始当小白脸了!”

这里是秦家,所以,秦恒可以口无遮拦,根本不必害怕李乾龙!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瞧不起我的这位好兄弟。楚铭,你要是实在吃不起饭了,我家里还缺个扫厕所的,待遇从优,有没有兴趣?”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是哄堂大笑。

他们不理解,这个楚铭,怎么还有脸面留在这里?

难道就是为了吃一口这里的饭菜?

“说了这么多,不如还是让他亲自上来讲讲。楚铭,我想你应该也很乐意为我和金萍献上祝福吧?”

所有人都觉得,楚铭哪怕是再没有骨气,这个台都不能上。

一旦上去,那可就最后一点自尊都不剩了!

但是让他们瞠目结舌的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楚铭面带微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往礼台上走。

“这家伙,怎么连这点骨气都没有?怕秦家怕成这样?”

走到台上,楚铭站在秦恒的面前,伸出一只手。

秦恒却是一松手,话筒落到地上,并且一脸嘲讽的笑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有拿稳。”

楚铭也是不恼,蹲到地上捡起话筒。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的到来,却是让全场都掀起了一场轰动!

张启明,这个天鼎集团的掌事人,上河市的第一大财阀,居然亲自到场了!

“天鼎集团,张启明,到!”

全场寂静。

台上,楚铭却是一笑,人都已经来齐了。

那么,这一场戏,也就可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