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含泪赚了五千两

购买明元!

许多人闻言眼睛一亮。

是啊,既然大明朝廷没有限制这明元的买卖,岂不就是可与其他小国购买?

而谁手里的明元多呢?

鞑靼、佛郎机!

尤其是鞑靼,生生拿到了八百万两的明元啊,多的恐怖。

“不对劲,这……怕不是个坑吧?”

有人反应过来,发现了其中的关键点。

与大明购买明元的比率是一比十,即十个大子可购买一明元,可若与其他人购买呢?

那比率可就不好说了。

不知过了多久,渤泥使臣麻纳惹终于醒来,他看着有些陌生的房间还有一名正在开方子的御医,不禁一声叹息。

渤泥,要完了啊!

莫说其他,就说他的好友赵四方那边,正等着明元用呢,足足近三十万两的货物,所要缴纳的商税便将近六万两的明元,算下来也就是六万张一百面额的明元。

这一次,便用了渤泥这边的五分之一额度!

日子……可怎么过啊?

不得已,他也只得找上了佛郎机使臣利马,谈及购买明元的事宜。

“比率十三,没得商量。”利马果决的开口。

也就是说,要十三两银子,才能购买一张百元面额的明元?

一下子涨了三成?

这……也太黑心了吧?

“那我再想想吧……”

麻纳惹无奈,只得转身找上乌鲁斯。

“比率十二。”

乌鲁斯直接道:“想来你也清楚,这明元,是含有利息的,到得三年之后,便可得到一成的利,我卖你十二的比率,只赚一成,够良心了吧?”

麻纳惹点了点头。

确实,这一成……确实够良心的。

只是这一成……赚的未免太容易些啊!

他很是无奈,又仔细想了想,牙关一咬:“我要五十万两的。”

乌鲁斯微微诧异,旋即竖起大拇指:“够狠!”

他知道肯定会有人跑来购买,却不想这家伙开口便是五十万两,比之渤泥的额度还多了二十万。

而五十万两的明元,他一张赚二百文,也就是十张赚二两,那便是妥妥的十万两银子到手啊!

很快,又过了两日。

众多使臣前往铸造局取银子,多是选择了面额一百的明元,眼看着那一堆堆的银子,众多使臣直觉得牙疼。

那明元,一捆捆的叠摞着,一捆便是一百张,相较于通商银行的凭票,这玩意自然是多的,可若与那一大堆银子比起来,可就肉疼了。

几十万两银子,那是多大一堆?而眼前的明元呢?

只有这么大一小堆,况且……还都是纸片子啊!

“哎……”

一些个使臣叹息着,都载货回到了鸿胪寺,跟着,眼看着那堆堆的纸片子,越发的心疼。

虽说这玩意可以在三年之后与大明兑换出多一成的银子利息,可用真金白银换这玩意……怎么看都难受。

“大人,您的好友马皮爹利来了。”此间,有下官来到麻纳惹的房间。

“哦?他亲自来了?”

麻纳惹诧异,忙点头:“快叫他进来。”

很快,马皮爹利也就是赵四方进入房间,眼见一大堆的明元,神色一顿:“这……便是明元吗?怎么买?”

“这……”

麻纳惹正要解释这玩意的用法,可不知觉间,他的瞳孔微微收缩,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于是他拿了一捆明元,自其中抽出一张:“这个,一百面额的,相当于一两银子。”

赵四方点头:“我也十万两银子的。”

麻纳惹并不差异,却是解释道:“马皮爹利……算了,赵兄,这里面其实还有着一些问题……”

说着他便将抽签购买明元,明元数量不够,便只得高价与其他使臣购买的事宜说了一番。

赵四方微微皱眉。

身为商人,他自是瞬间便嗅出了此间问题,于是便问道:“卖多少钱?”

麻纳惹笑了:“咱们毕竟的朋友兄弟,可你也知道,要将银子自我们渤泥运送过来,那也是靡费银子的,我呢,或者说咱渤泥国也不赚你银子,一张,便给一千二百五十文就好。”

一两银子是一千文,麻纳惹买来是一千二百文。

算下来,只是在这里面加了五十文而已,并不算多。

“成,这个人情记住了,就给我来十万两的吧!”

赵四方果决开口。

他很着急,那货物压在天津港那边,多一日便会靡费许多钱,与其这般憋着,倒不如痛快些。

这也是他之所以着急托关系弄签证跑来的原因所在。

实在是挺不住了!

很快,赵四方便带着相当于十万两银子的明元离开了。

房间安静下来。

麻纳惹静坐着,眼看着那一堆堆的明元,不知觉,竟是有热泪滚落。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也可以通过售卖明元给渤泥的商人赚到钱。

那赵四方看到明元,二话不说便要了十万两,说明这里面还有空间啊!

若是再加上他这边原价购买的三十万两的明元……

赚钱了啊!

即便以十二两的价格来算,赵四方的十万两,便是十万张明元,一张赚五十文,那可就是五千两银子了啊!

这个钱,莫说在渤泥,便是在大明,也是一笔相当恐怖的财富。

“这……难道便是那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吗?诚不欺我啊!”

麻纳惹喃喃着,热泪越发的滚烫了。

也是这一日,赵四方带着十万两银子的明元回到天津,二话不说便找上海政司,以明元缴纳了六万两银子的税。

而海政司海关这边经过鉴定明元没问题,直接给放行了。

赵四方终于松了口气,也是不敢耽误,叫上人,再度核验货物之后,直接开拔。

然,就在船只即将离开的时候,却被后面的人叫住了。

“老赵老赵,等一下!”

嗯?

赵四方皱眉,命人停船,跟着才看清来人。

是他认识的一个非利皮那的行商,也有个大明的姓氏,牛。

“怎么了老牛?”赵四方问。

“你搞到明元了?”

那老牛吐豆子似的道:“还有没有多余的了,我大概需要交一万左右的税,价格好商量。”

赵四方心弦一颤。

银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