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击鼓传花

作为商人,赵四方第一时间嗅到了银子的味道。

买卖之间,在大多情况下都是有差价的,也就是利润。

就如使臣麻纳惹给他的价格,他当时几乎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莫管大明朝廷出售明元额度如何,麻纳惹又是否与他人高价购买了明元,总的来说,这价格已然很公道了。

因为这明元的本身还有附加价值,也就是三年之后一成的利息,如此计算下来,他到手的成本也只是多了一成多一点点而已。

再加上时间紧迫,他也就没太在意。

而眼前,这非利皮那的商人老牛,急切的跑来找他求购明元,那……一切就不一样了。

“你未曾找你们非利皮那的使臣吗?”赵四方试着问。

之所以敢这般问,是因为他很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诚然,敢出海跑生意的多多少少有些实力与背景,但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赵四方这等实力。

这老牛商队规模不大,显然实力不足,一时半会估摸着联系不上非利皮那的使臣。

又着急出海,又买不到明元,那……嘿嘿嘿……

“嗨,别提了,我派人去京城了,你使臣狮子大开口,直接要了我一个十三的比率,十三两银子买一张明元,太黑心了!”

那老牛说着不禁流露出一丝为难的脸色,跟着话锋一转。

“对了,赵兄,你这里还没有没有余下的明元了?咱们价格好商量,若能度过此难,日后老哥我必定十倍奉陪。”

“这……”

赵四方犹豫了,暗骂狗东西,都混到救急的地步了,还敢如此压价?

都是老狐狸了,就你人精呗?

“牛老哥,不瞒你说,我这也是高价买来的。”

赵四方无奈似的道:“我那渤泥的使臣也黑心的很,我是实在着急出海,若不然断不会买。”

那老牛暗自沉了口气,心里也开始咒骂起来。

很明显,这姓赵的是在强行提价。

“那……敢问兄弟你多少钱买的?”老牛试着问。

“十四……”

赵四方平静道:“就这,还是我许诺回去之后,给那使臣家人一些好处的前提下,若不然,即便是十四,也拿不下来。”

老牛眼睛转了转,心底已是开始疯狂骂娘。

看这意思,这狗东西意向的价格应该是十五了,相较于大明朝廷发行的价格,足足多了五两银子,心都黑到狗窝了。

价格很贵,但……他这边一时半会也是没什么好法子。

那非利皮那的使臣,明明买了几十万两的明元,竟是只放出了几千两,其余非利皮那人想见都见不到。

这是什么意思呢?

待价而沽!

先等等,看市场如何反应再以合适的价格将明元放出。

那使臣等得起,他这边等不起啊!

于是,不得已之下,他也就只得跑来被这赵四方吸血了。

“赵兄弟,你我关系莫逆,你看……十四两银子行不行?”老牛放低了姿态。

“你我既是莫逆,牛老哥你如何坑害兄弟我啊?”

赵四方解释道:“我的成本价已然超过十四两,即便不赚你银子,怎么也要十五两吧?”

老牛闻言,踟蹰片刻,不得已,也就只好答应下来:“成,那就十五两,我要一万两银子的……不,一万五千两的!”

赵四方自是瞬间会意。

不出意外,这家伙也想拿着明元出去兜售。

很快,老牛拿出了一万五千两凭票,赵四方则点出了一万五千张明元。

一捆百张,一万五千张也就是一百十五捆,放在一起,只有一小堆。

老牛无比心痛的离开了,赵四方却是笑了。

他这一张明元差不多赚了三成,这不足半刻的功夫,到手的利足足超过四千两,简直比抢钱来的还快。

若可以,他当真想干脆留下来,倒卖明元,狠狠的赚他一大笔。

然,此番的货物量实在太大了,几乎占据了他半数的身价,必须快速运送回去变卖为钱。

于是船队起航,赵四方出了海。

另外一边,明元到手后,老牛并未着急离开,他直接来到海政司海关衙门跟前,只是不咸不淡的喊了一声:“明元,明元喽……”

这一嗓子,当即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谁人都知道,这玩意就是当下的救命稻草,比银子还值钱的存在,很难获取。

于是,片刻之后,便有一佩刀中年男子走上跟前,低声道:“怎么卖?”

老牛斜瞥了一眼,爱答不理似的道:“十六两。”

那佩刀男子发髻一颤,登时大怒,可想了想……最终还是隐忍下来。

因为……他们海盗国没有使臣在大明。

“我要三千两银子的,有不?”

“拿钱。”老牛伸手。

“你最好没骗我。”

那佩刀男子从怀里取出三千两银子,递送上去。

老牛接过银子,点了明元过去,又等待起来。

不多时,余下的两千两也以十六两银子售卖出去。

五千两银子的明元,每张赚一百文,五百两,轻松到手。

莫说其他,单从他自己这边来算……至少是没亏的。

那就够了!

也是此间,得知消息后,京城这边一片大震,便是三位阁老见了,也都纷纷侧目。

好家伙,这明元……疯了,彻底疯了!

传言之中,最高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十七两,相较于明元的发行价格,足足涨了七两银子,都快翻倍了。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当然,如此之高的价格,成交的量自是不多的,只是极少数。

但,大部分成交的价格却也不低,最少都达到了十三两!

短短几日,大明朝廷这边发行的纸片子,竟从一文不值,变成了一张难求的昂贵纸钞。

“是鸿胪寺那些使臣的问题。”

弘治皇帝赶来:“最先出售的是渤泥使臣麻纳惹,售出价格便超过了十二两,其余使臣见此间有利可图,多捏在手里,极少出售,等着待价而沽呢……”

说着,他也是有些感慨。

站在他的角度来看,这明元,像极了一场游戏。

由大明朝廷发行明元,诸多使臣跟着群魔乱舞,再这样下去,那诸多其他小国的行商怕不是要疯掉。

就如击鼓传花似的,从最基础的十两银子,一路暴涨,这中间的人多不亏损,到最后一个人便会倒大霉。

刘健等人自也是会意。

这种手法,他们见过,甚至还有些熟悉。

所谓人为财死,许多人在面对巨利的时候,往往会亲手抹杀自己的理智。

只是,若继续疯涨下去……怕不是要出大问题啊!

“可否要制止一下?”

不多时,宁远赶至,弘治皇帝问。

“暂时还不着急。”

宁远笑道:“那些行商着急,货物积压,想要出海,但……坑他们的又不是我大明,是他们自己人,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我大明的明元一两银子等于一百元,我等可是没有诓骗他们,更别说还有利息在里面呢。”

弘治皇帝:“……”

他略微无语,可想了想,又觉得这个锅……甩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