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隐秘

“没错,老人家既然被你看破了,我就实话实说吧,我确实就是为了妖怪来的,听你说了这么多这些消息对我很有帮助,我就多谢老人家了。”

“唉呀,不用谢,不用谢,你要是能收拾了那妖怪我们也能安心了。村子里的年轻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们这一把老骨头舍不得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而且本就是将死之人了,所以也不怕什么妖怪,因此村子里现在大多数都是些老人了。”

李乘风点了点头这里的情况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一路上过来确实也没看到多少年轻人。

很快李乘风跟这个老头告别,得知了镜湖之中初步的消息,他更加可以确定老头口中的那条鲸鱼就是从南海的仙池之中逃出来的。

只不过听老头话里面的意思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迫害这条金鱼他才逃出来的,并且,这近乎有什么秘密一直在庇护着他,要不然咱们一直逃跑的他逃到这镜湖的时候突然就嚣张了起来。

“果然,妖气冲天理论上来讲,生活在菩萨身边,久而久之,也会沾上佛性,应该性情祥和,仙气飘飘才对,这金鱼,现在身上充满了妖气,怕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变故。”

来到镜湖上空,在普通人看来普普通通的湖面,在李乘风看来,却被妖气所包裹着。

李乘风不再犹豫,扑通一声扎进了湖水之中,他本就擅长水战,毕竟他就是一尊河神,所以丝毫不惧水下会有什么危险。

在湖中畅游了很久,一直到了很深的地方,李乘风才在湖底发现了一处洞穴,要不是洞口有微微的亮光,李乘风也会忽略这个洞穴的,因为他很小。

“就在这里面吧?”

李乘风没有在镜湖其他地方发现能够短暂居住的处所,所以不用想也知道那条金鱼肯定住在这洞穴之中。

于是乎,李乘风径直游到了洞穴面前,却发现洞穴入口为一个并不怎么厉害的结界给封住了。李乘风本就是来找这个金鱼的麻烦的,所以自然不用跟他客气,一挥手就把这个结界给破掉了。

“什么人?”

李乘风刚要踏入洞口,这种就见一道金光闪过,一条寸许长的金鱼,已经游到了他的面前,目露警惕之色地盯着他。

“你就是南海的那条金鱼吧?”

仅仅只是一句话,就让金鱼脸色大变。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来历?”

“废话,是菩萨让我来寻你的。”

听到菩萨两个字,金鱼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没想到啊,他已经藏得这么好了,而且还有法宝护身,可还是这么快就被找上门来了。

“菩萨……菩萨是让你来杀我的吧?”

李乘风摇了摇头:“菩萨仁慈怎么可能赶尽杀绝呢?他是让我来调查清楚你为什么要逃到下界的,并且要让我把你带回去!”

“怎么样?你是要老实交代还是我们答过之后再说?”

这条金鱼的实力和李乘风相仿,现在只不过区区金仙而已,同等境界下李乘风几乎是无敌的,所以面对这一条金鱼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是淡定,就好像掌控了全局。

金鱼摇摆了一下尾巴,下一刻已经变成了一个类人型的半人半鱼的怪物。

“既然你是菩萨派来的,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只不过想让我跟你回去,那不可能。”

金鱼倒是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就算能打过面前的李乘风可李乘风被打败之后,菩萨也会亲自前泪。

以菩萨的实力收拾现在的自己,简直是轻轻松松,所以还不如老实一点。

“好,回不回去的事稍后再说,你先说说你怎么会逃到这里来,在菩萨的仙池之中慢慢修炼,日后修成正果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为什么你要逃到下界,这两个选择哪个更有前途,你不知道吗?”

金鱼苦笑一声:“你以为是我想逃吗?那日,我本来在仙池里面畅游着,无意之间在湖底发现了一朵荷花,金光灿灿我从来没有见过,并且他让我很有食欲,所以一时间忍不住一口把它吞入腹中。”

“可谁知道你吃了这朵荷花之后,我内心开始变得越来越暴戾,身上的仙气也不自觉的开始发生变化。我很惶恐,你要是菩萨察觉到我这副样子,绝对会以为我已经入了妖道,会除掉我的。”

李乘风心道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这条鲸鱼之所以变成这样,其中另有隐情。

“所以你害怕菩萨对你动手,所以逃走了?”

金鱼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害怕归害怕菩萨是什么为人我还是清楚的,绝对不可能对无辜的我动手,相反他会想尽办法帮助我变回原来的样子,所以我就从池中跳了出来,要去寻找菩萨,可谁曾想刚离开仙池一道黑色的闪电就追着我过来了。”

“闪电看似充满了邪恶,实则其中蕴含着佛性和仁慈的气息,对我变异过后的身体有很强的克制能力,我能预感到如果被他打中的话,我必死无疑,你说说我是继续留在原地等死还是逃跑?”

“因此无奈之下,我只能仓皇逃窜,闪电一路追着我从天上追到了地下,不知不觉之间就来到了这处地方,我慌不择路跳入了湖水之中,本来以为已经是瓮中之鳖必死无疑了,可谁曾想这里面的湖水里面有一颗神奇的珠子。”

金鱼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两个指头蛋大小的蓝色宝珠。

“这颗珠子,察觉到我身上的气息之后,瞬间就和我的身体融为了一体,还把攻击而来的闪电给吸入到了其中封存了起来。”

“我不仅仅没有因为闪电而死亡,相反,因祸得福,掌握了一部分闪电的力量,可以因此身上的妖气越发的浓重,那道闪电也不简单,被封住之后还是有大部分流了出来,一直徘徊在金湖的上空,仿佛只要我敢离开就会立即把我劈成两半,所以我只能一直躲在镜湖深处,不敢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