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横插一杠

到目前为止一直只是这条金鱼在说,至于他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李乘风并不清楚。所以李乘风也就只是半信半不信的听着。

“你说外面有东西盯着你,可是我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异样之处,只是察觉到着湖中妖气冲天的,所以我如何能够尽信你所说的话?”

李乘风疑惑的询问着,金鱼仿佛早就料到李乘风会这么说自己脖子上面的珠子

“你看,这珠子里面的黑色闪电就是证据,如果我所说的是假的,那这珠子里面的闪电,又是从何而来来?”

李乘风抬眼望去确实如同鲸鱼所说的那珠子里面是有黑色闪电的,和珠子本身那圣洁的气息不太相符。

“仅仅只是凭借这一点,我还是没有办法相信你所说的话,当然了我信不信不要紧,反正我只是受菩萨所托来找你的人已经找到了来龙去脉,我也搞清楚了,你现在该跟我回去了。”

李乘风又不是傻子辨别这个家伙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根本就不需要他费脑筋,只要把这个烂摊子丢给菩萨就行了,反正菩萨只是说让他找人,没说让他有更进一步的行动,所以他也不算违反承诺。

听到李乘风还是要拉着自己去见菩萨,金鱼的脸色稍微变了变。

但他还是假装镇定的开口道:“我现在还不能跟你离开这里,虽然你感应不到那道黑色相间的气息,但是我却能感知到它的存在,一旦我离开就会被他击杀。”

李乘风才不管这么多,不容置疑的开口道:“如果真的有东西对你出手的话,我自然会拦下来,在我手上你没有反抗的权利。”

看到李乘风态度强硬,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口,金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可笑,你只不过去区区金仙境界而已,居然就敢口吐妄言,你以为你天下无敌了吗?”

“既然你非要带我走,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动手吧。”

金鱼有恃无恐嚣张地看着李乘风,李乘风想不通一个修为比自己还低的妖怪,他是哪来的勇气说出这些话的?

“好吧,既然你冥顽不灵,那我就不客气了,到时候伤了你见了菩萨,我也有道理。”

李乘风一边说着一边摇头,然后漫步朝着金鱼飘了过来。随着他不断的靠近金鱼,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大,一股极强的威慑力从李乘风的身上透了出来。

“法天象地???”

金鱼多多少少也是有点见识的,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李乘风使用的这门神通,这是三界最顶级的几门神通之一法天象地,这个神通只要你用点心,谁都可以弄到手。但是自古以来能修成的人却寥寥无几,万万没有想到李乘风居然掌握了他。

“哼,就算它会法天象地又如何,那位的实力,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跟能碾压死他。”

金鱼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给自己鼓气。

“镇!”

说话之间,李乘风的身躯就已经扩大到非常夸张的百丈了。金鱼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只小蚂蚁,李乘风伸出一根手指朝着金鱼按了下去,可诡异的是金鱼却不闪不避。

眼看着李乘风的攻击就要打到金鱼的时候,突然金鱼的身上亮起了一道金光。

“嗡嗡嗡!”

金光和李乘风手指碰撞在一起,居然成功的把李乘风的手指给拦了下来。

李乘风脸色微变,四下打量了一眼,随后大声开口。

“是哪位道友,何不现身一见,偷偷摸摸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阿弥陀佛!”

李乘风话音落下,身后隐隐传来一声狮吼之声。李乘风瞬间收起了金身神通化为了正常人类大小。

他转过头去,最后就看到一个骑着青狮的菩萨正带着庄严肃穆的表情向自己走来。

“真仙境界!”

李乘风一眼就看出来了面前的这个菩萨起码达到了真仙级别。

也就是说他跟观音菩萨的实力是一样的,而在李乘风的记忆之中,在佛门能有真仙实力的,估计也就只有四大菩萨了。

四大菩萨之中的文殊菩萨骑着的就是一头青狮。想到这里李乘风收起了身上的杀气转而变得平静了起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文殊菩萨降临,文殊菩萨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妖怪亲自降临这里倒是稀奇。”

李乘风虽然手上停了,但是嘴上可不停,他就是在嘲讽文殊菩萨,你身份特殊,为了一个妖怪出手对付我恐怕不合适吧。

“阿弥陀佛,施主,妖怪也是一个生灵,怎么能够随意打杀呢?而且我与这妖怪自有一段机缘还未了却,还请施主手下留情。”

文殊菩萨应该是知道李乘风的来历,也明白李乘风是观音菩萨派来的,否则绝对不可能对李乘风这么客气。

“怪不得你有恃无恐,原来背后有文殊菩萨给你撑腰,这么说来,你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喽??”

李乘风没有理会文殊菩萨,他对佛门的这些秃驴并没有多少好感,现在唯一能让李乘风觉得配得上菩萨两个字的也就只有观音大士了。

那是一个真正慈悲心肠的人,或许观音大士口中的佛门教义才是真正佛教所应该学习的东西吧。

妖怪没有理会李乘风,而是把询问的目光放在了文殊菩萨的身上,那表情好像是在说,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实话。

文殊菩萨朝着妖怪摇了摇头,妖怪立马闭口不言退到了一旁,接下来就是这两位大佬之间的事了,和他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观音那边我自然会跟他解释的,你还是走吧。”

李乘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因为他知道有文殊菩萨在这里,除非是沧澜河旁边。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当着文殊菩萨的面把这个妖怪给收拾了。

“行,那我走,只不过今天这件事我记下了。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好好和文殊菩萨亲热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