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就这么简单

菩萨开口背后代表着的是佛,佛祖多次帮助唐僧,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被多次帮助都会心生感激,更何况是唐僧这种善人心里面对佛就会更加的坚定。

这也是为什么李乘风屡次三番李代桃僵本来观音菩萨要做的事,他都做了的原因,目的就是要把背后的代表变成自己而不是所谓的佛。

果不其然又往前行进了两天,唐僧就遇到了观音菩萨,观音菩萨所说的话和李乘风差不多,但是李乘风已经事先说过了,所以唐僧就老老实实把李乘风交代给他的事说了出来。

“你是说有人已经指点过你了?”

“没错,那位年轻的施主说五指山下面的那位灵猴是他的朋友,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所以才让我去救人!”

菩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脑海之中不自觉的闪过了李乘风的身影,除了李乘风他实在想不通还有谁会这么做,而且李乘风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过了,他每一次就好像能预知自己的行动一样,会提前把自己要做的事给做完,这让菩萨非常的不解,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既然已经有人指点过了,那你就按照他说的去做,记住,那猴子顽劣,你须得用心教化!”

唐僧老老实实点了点头,菩萨离开之后他继续前进,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五指山下。

而你只有在菩萨来之前,李乘风早就已经跟猴子串通好了。

“大圣,怎么样?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来看你,你过得如何?想必有美人相伴,日子不错吧?”

见面之后李乘风简单调侃了一句,虽然已经百年都没有见面了,可是两人的感情丝毫没有生疏,那大圣知道李乘风所说的美人就是小七,本具有通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的红润,不自在了起来。

“嗨,你就别调侃俺老孙了,说起来还要多谢你让我和小七认识,这一次你找我过来是不是你之前说过的,五百年的期限已经到了?”

猴子心里面一直惦记着五百年的期限到了,你自己可以恢复自由身,所以整天都在掐着手指算日子。

“没错,看样子你已经等不及了,要不了半天那位取经人就会来到这里,到时候他会戒掉你压在你身上的每张佛祖留下来的纸,没有了那张纸这座大山你轻易就可以挣脱。”

听到自己终于可以自由了,猴子眼中已经露出了欣喜若狂的兴奋之色,被押在这里五百年了,连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要不是有小七时常来找自己解闷儿,估计他早都要疯了。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嘛,他救了你,你就要保护他,你一路上去西天取经,这一去少说也得十多年的时间。”

“你本就性格跳脱在这里压抑了这么久,估计出去之后更加放肆了,但是是我们这种人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他救了你你就必须得保护他,所以一路上最好老实一点,不要多生事端。”

李乘风耐心的叮嘱着你这猴子有多能惹祸他可是知道的,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猴子早就不耐烦了,但是李乘风屡次三番帮助他在他的心中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所以他愿意听李乘风的话。

“放心,俺老孙不是不识好歹,只只要那和尚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我就保他去西天取经又如何?”

“嗯,那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他来了之后怎么说,你应该知道此次西去碰到任何麻烦没有办法解决都可以来找我,记住千万不要麻烦其他人能找我的就来找我,我会想办法为你解决的。”

李乘风再次叮嘱了一遍,其实破局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不入局你就可以破局了。

猴子如果碰到任何麻烦事,都去找那个明面上能解决问题的人,那么只会陷入对方的陷阱,一步一步的进入局中,但如果都去找李乘风的话,李乘风侧面出售解决,那么最后影响就小得多了。

李乘风离开之后猴子心痒难耐,就在那里抓耳挠腮没过多久,他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骑着白马风尘仆仆的和尚正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赶来。

“喂,那边的和尚!”

于是乎猴子赶紧大喊了一句,生怕错过这唯一出去的机会,唐僧听到猴子的呼喊不能再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了眼前的状若五指的大山,想必这应该就是之前那个年轻人所说的五指山了吧。

“阿弥陀佛!贫僧玄奘是从东土大唐出发,前往西天拜佛求取真经的!我看你状若猢狲被压在大山之下,可是名叫孙悟空?”

唐僧走到五指山下,看到猴子那副毛脸雷公嘴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妖怪。

好在这个妖怪脸上一直带着笑容,让他心中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没错没错,就是我法师你救我出去作为回报,我会保你前往西天取经,一路上任何妖魔鬼怪都由我为你挡下来,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一分一毫。”

唐僧点了点头,表情严肃了起来。

“可以是可以,但是就你出来之后,你要拜我为师,成为我佛门中人,跟着我一心向佛,不可杀生,不可沾荤腥不可沾色欲,不可沾……”

人还没救出来呢,唐僧就已经开始碎碎念了,这让猴子有些不耐烦,但是他想起了李乘风所说的话,强行压住了心中的不爽。

“法师你现在说这么多,俺老孙也记不住,放心吧,等我出来之后拜你为师就是了,你让我往东我不会往西,再说了俺老孙也只喜欢一些瓜果,不会吃荤腥,你们佛门的那些禁忌我也不会犯。”

听到猴子这么说唐僧这才点了点头,准备把他救出来。

“法师,你看到你头顶的那一张写着字儿的幡了吗,只要你爬上山去把那个幡揭掉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吗?”

“就这么简单,揭掉了那个东西,剩下的事让老孙自己可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