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大圣出山

唐僧当下点了点头,虽然他平时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但是爬上一座山去揭开一张纸还是可以做到的。

李乘风这个时候你就在不远处观望着,因为等到师徒两人相逢之后,他还有一些事要交代给猴子。

“应该是这个吧?”

唐僧他到了山上之后,果然在山顶发现了那写着几张梵文的字条。

于是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唐僧把这字条给揭了去。

被压在五指山下的猴子,感应到字条的消失,整个人全身上下,那被禁锢的力量再一次又回来了。

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欣喜若狂,区区一座大山根本就压不住他,真正压住他的就是那个字条,现在字条没有了,他身上最后的束缚也消失不见了。

端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从此以后他又能重新恢复自由身了。

“师父你快离远一点,我要出来了。”

猴子大喊大叫,让唐僧离远一点,毕竟等会他要是出来的话,整个五指山势必会发生爆炸,如果唐僧在附近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乱石砸伤。

唐僧听到猴子的呼喊,急忙跑远了一点。

“还不够师傅,再跑远一点!”

却没想到猴子再次开口让他再跑远一点,唐僧只得按照猴子的话又往远处跑。

没跑几步,猴子居然又开口了。

“师傅,继续跑!再远一点!”

唐僧跑得气喘吁吁,却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猴子要让自己这么跑。

眼见唐僧已经离得够远了,猴子终于忍不住了。

“起!”

猴子大吼一声,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凝聚到了背部。

轰隆一声,只见地动山摇,山崩地裂一般的声响传了出来,整个五指山刹那间化成了碎片。

猴子翻身而起,在空中腾云驾雾,好不快活,这种久违的能够自由活动的感觉,让他短时间内陷入了兴奋之中。

“哈哈哈,俺老孙自由了,俺老孙自由了!”

发泄够了之后,猴子自然也不可能忘了正事,对于救自己出来的这位僧人猴子还是非常感谢的。

“嘿嘿嘿,师傅!”

猴子跑到了唐僧面前,单膝跪地向他行跪拜之礼,这可是一向高傲的猴子很少做出来的举动,由此可见,虽然他和唐僧只是初次见面,但是因为唐僧就他出来的这个举动,唐僧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很高了。

“徒儿!”

唐僧刚开始看到猴子的时候,只觉得这个人毛脸雷公嘴,全身上下一副妖怪样,心中肯定也是有些惧怕的,但是现在看多了反倒觉得猴子亲切,而且猴子的眼神非常的纯净,根本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唐僧一眼就判断出来了,猴子绝对是适合佛门的材料。

“阿弥陀佛,徒儿,我听之前那位小友说你名字叫孙悟空,但凡如我佛门都要有一个适合佛门的新的名号,但你孙悟空这三个字倒是充满了佛性就不做修改了,以后就叫你悟空吧。”

“好,俺老孙也习惯了这个名字,要是取新的名字反倒会不适应。”

李乘风在一旁暗自偷笑这个名字肯定没什么问题,因为这是须菩提祖师起的,同样是佛门中人起的名字哪有不含佛性的。

师徒俩初次相见自然是有颇多交流,尤其是猴子在被压在五指山下的五百年之中,他只和少数的两三个人说过话,早就憋的不行了。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交谈了很久,李乘风知道到了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咳咳,两位,恭喜你们师徒相遇啊。”

“咦?李乘风你怎么来了?”

“哈哈哈,今天可是个好日子,我能不来吗?圣僧,你可还记得我?”

唐僧看到李乘风的第一时间就立马认出来了,这个正是不久之前给他指点迷津的那个年轻人。

“阿弥陀佛,我们师徒能有此缘分全靠施主你指点,所以我肯定不会忘记你。”

李乘风面带微笑,点了点头。

“那就好,圣僧,你先退一下,我和他有几句话要说。”

唐僧点了点头,然后很自觉的走到了一旁,他知道李乘风和猴子是朋友,现在猴子从里面出来了,两人之间也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这只猴子则是有些好奇和疑惑,因为不久之前李乘风已经跟他交流过了,现在李乘风再次出现是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怎么样从里面出来的感觉很爽吧?”

“嘿嘿嘿,当然俺老孙在里面困了那么久,早就已经受不了了,如今好不容易出来,那种感觉自然是无法形容的。”

自由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东西,所以寻常人没有办法想象这种快感,只有曾经失去过自由的人,重新获得自由才会明白这种感觉有多么的令人激动。

“开心就好,只不过你也别被开心冲昏了头脑,忘了我之前交代过你的事,你要记住这位僧人可比你想象的唠叨还有依附的要多得多,你又是一个善恶分明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人。”

李乘风表情严肃在猴子面前跟他详细说明情况。

“所以这一路上你们肯定也会爆发诸多矛盾,你要记住一定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他是十世修成的好人是那种真正可以割肉喂鹰的存在,别人打了他一棒,他还要以德报怨,所以就算你背地里要解决一些龌龊的人或者事也一定不要让他知道,明白吗?”

猴子现在对唐僧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感激,所以他也不知道唐僧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听到李乘风这么一说,这唐僧和他的性格岂不是恰好有所冲突。

毕竟如果是猴子自己的话,谁要是招惹了她,他一定会报复回去,而这个唐僧则是属于那种别人招惹了自己,还要好言相劝的存在。

“这……李乘风其实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猴子犹豫了许久,随后开口道:“反正我现在已经出来了,为什么一定要我保护这个家伙去西天取经呢,我随便抓几个妖怪保护着他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