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指路

猴子是个性情中人,他绝对不会知恩图报,唐僧救了他,他绝对不会抗拒和唐僧一起去取经,之所以现在提出这种说法还是因为心中有了牵挂。

如果要跟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话,一路上,嗯,除了能够自由活动但实际上还是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想去哪里都不能随时随地去,因为你还要考虑唐僧的安全。

就比如说如果想去天上见见小七的话,都得考虑时间合不合适,这对于猴子来讲就是一种折磨,因为他本就习惯了自由,生性跳脱。

“唉,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万事都逃不过一个缘字,你也是修道中人,冥冥之中有很多东西,自有天定。”

“你们两个的师徒缘分也可以说是由老天定下的,不是我们想否定就能否定的,所以你必须跟着他去西天取经,一路上要好生相护。”

李乘风就知道猴子不会这么甘心老老实实待在唐僧的身边,这也是他这一次为什么出现的原因。

看李乘风如此的严肃,猴子就知道,李乘风没在开玩笑,这背后可能有一些他不了解的东西,但既然李乘风不想告诉自己,他也没有多问。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信你一回,好好保那唐僧西天取经。”

说完之后两人就此分别。

收拾行装,唐僧和猴子正式出发。有了猴子的保护,唐僧一路上也算是舔了许多安全感。

而李乘风和猴子分开之后没有闲着,马不停蹄赶到了另一处地方。

“三太子!”

此处正是鹰愁涧,距离五行山,也只不过有区区三天的路程,也就是说三天之后猴子和唐僧将会赶到这里。

而这里正是唐僧碰到四位徒弟之中的下一位徒弟白龙马。

“李乘风?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见到李乘风,三太子心中还是颇为高兴的,因为李乘风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而且李乘风还多次帮助于他,他俨然已经把李乘风当成了值得信任的人。

“三太子,这一次我来找你应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离开这里的机会到了。”

“哦?真的吗?”

三太子脸色一喜,他被困在这鹰愁涧已经有许多时日,虽然比起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多了许多自由,但是没有人愿意一直当一个囚徒,所以他早就想离开这里了。

李乘风微微一笑:“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取经人,你想换取离开这里的机会自然也要有所付出,而你这一次你要付出的就是一段时间的自由。”

三太子点了点头,隐约想起来李乘风跟他当初说过的取经人的事情。

“具体要我怎么做,你说吧!”

“很简单,要不了多久会有一个取经人路过这里,晚上休息的时候你要趁机吃掉他的白马,然后取精人没有了坐骑,理所应当的你可以变成他的白马,一路上拖着他西行而去。”

“当然了,你身为龙宫的三太子,让你做这种事情也是有损你的威严,但是只要你能坚持到最后,绝对能够获得远超你想象的好处,怎么样?你干不干?”

三太子开始犹豫了起来,正如李乘风所说,他堂堂龙宫三太子,如果当了别人的坐骑还是一个凡人的坐骑,传出去会被人耻笑。

但是一想到用自己的曾经,他居然被亲生父亲举报,还被兄弟坑害,这才沦落到在鹰愁涧被囚困的下场,既然如此,那自己有什么好犹豫的。

想到这里三太子的咬了咬牙。

“好吧,那就按照你的吩咐,我就给他当一回白马,刚好这几日附近没有鱼虫鸟兽,我早就饥肠辘辘了,这白马就当给我充饥了。”

搞定了小白龙之后,李乘风笑了笑。他就知道小白龙会同意的,因为当初菩萨也是这么跟他说的,现在换做自己来说,他应该更容易接受才对,毕竟早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自己就有意和他打好关系,变成了朋友,小白龙没理由拒绝。

眨眼间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在第二天的夜晚,猴子和唐僧两人来到了鹰愁涧。

他们在附近,所以找了一处地方住了下来,这家屋子的主人是好心的一位老人热情的接待了他们。

入夜猴子憨憨睡去,在即将天亮的时候,被一阵灯光晃醒,他爬起来发现唐僧手上正拿着一张虎皮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

猴子立马认出,这是前段时间他保护唐僧的时候碰到的一只虎精,打死之后从他身上剥下来的虎皮。

“师父,你这是在做什么?”

猴子一个翻身窜到了唐僧的旁边,唐僧猝不及防之下被针扎了一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我见你身上还穿着草皮一副野人样,实在没有出家人的样子,所以这张虎皮就做一身虎皮裙鱼,你也好这一笔提防寒御暖。”

听到唐僧是在给自己做衣服,猴子感动的不行,他出生这么久以来,这还是头一遭。

对了,之前小七也曾给自己拿过几件衣服,可惜那个时候自己没办法穿。就是不知道小气,你给自己拿的那几件衣服是他自己做的还是天上的赏赐?

师徒二人在灯光前,各自有着各自的心事,突然外面一阵白光闪过,随后传来了马儿的尖叫声。

唐僧脸色一变:“快,徒儿快出去看看,该不会是我们的马被人给偷走了吧。”

猴子刚刚到了一股妖气闪过所以断定应该是被附近馋嘴的妖怪给抓走了,我们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落入妖怪腹中了。

“居然当着俺老孙的面抓走了老孙师傅的坐骑,真是该死。”

猴子一阵火大,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忍得了呢?于是乎,他翻身而起一个跟头来,到了刚刚拴着白马的地方,果然白马已经不见了踪影,地面上只有白马身上带着的那些马鞍之类的。

“哼,抓了俺老孙的白马,还想跑!”

猴子冷哼一声,遵循着妖气的痕迹追了上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鹰愁涧的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