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兄弟同心

严冰辰同萧枫一同走进了病房,只见龙悦正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

萧枫看了看窗外,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公会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二人来到床前,严冰辰拍了拍被窝里的龙悦,轻声说道:“起来了。”

可是被窝里的龙悦没有丝毫反应,依然把被子抓的紧紧的。

萧枫拉住了严冰辰的手,示意他不要打搅龙悦。

严冰辰的手颤抖了片刻,还是放了下来。

萧枫把水果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就叫上严冰辰出去了。

病房外,萧枫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诊断证明递给严冰辰。

严冰辰愣了愣,还是接了过来。

“创伤后应激障碍?这怎么可能?”

严冰辰一脸难以置信,以龙悦的胆识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我跟你一样,同样难以置信。”

萧枫第一次见到这份诊断书的时候,只会比严冰辰更加震惊,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说个人素质,龙悦绝对是他们三个当中最强的。

“那得是多强大的对手………”

严冰辰紧握着的手把纸都给弄皱了,他清楚的记得当时面对崇拜的无力感,那种S级异能者对下位异能者对绝对压迫………

“心理医生说他现在经不起刺激,千万不要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至于工作只能先放着了………”

严冰辰点点头赞成了萧枫的看法,这种精神状态确实堪忧。

“工作上我们先帮他顶顶吧……”

严冰辰拍了拍萧枫的肩膀,虽然他平时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在关键时刻还没掉过链子。

“如果其他人当了组长,你愿意吗?”

严冰辰心中很清楚,受伤后应激障碍不是那么容易治好的,但工作上的空缺上面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只怕到时候就算龙悦的病好了,这个职位也保不住………

萧枫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龙悦以前帮过我,彼时我爸爸病重,是龙悦把任务让给我了,我才见到了爸爸最后一面。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这个人情,我换不清。”

严冰辰笑了,原来在这一刻他才真正了解萧枫的真正为人。

“对不起。”

严冰辰伸出手,为自己以前的不理解,先入为主道歉。

萧枫摇摇头,紧紧握住了严冰辰的手:“你何须道歉,我这个人本就不擅长表达自己……”

二人会心一笑,一齐走进了电梯………

…………

执行科科长办公室

“张科长!我回来了!”

严冰辰气喘吁吁地推开办公室的门,此刻他的心情激动难以自抑。

而张楚岚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但当她看到严冰辰的时候,眼里瞬间噙满了泪水。

“你好了?”

严冰辰点点头,冲上去给了张楚岚一个拥抱。

张楚岚笑笑,眼泪也在静静的躺着。科室少了龙悦和严冰辰的这些天,真是一团乱麻………

严冰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右手上又凝结出一个水球,自豪道:“您看,我已经完全好了。”

张楚岚擦擦眼泪,打趣道:“你可得轻点折腾,万一和阿悦一样就………”

说到这,张楚岚眼里的光又暗淡了下去………

严冰辰表情严肃起来,因为他知道张楚岚和龙悦之间那些难忘的过往………

“龙悦他………”

严冰辰浑身颤抖着,他多么想报仇,可是自己当初面对那个人的时候,是那样的无力。如果再来一次,严冰辰依然没有把握能胜过他……

“你放心,袭击龙悦的人已经被我抹杀了。”

严冰辰松了一口气,点头道:“您亲自出马,想必那个人是想逃无门。只是,那个人是谁?”

面对严冰辰的疑惑,张楚岚摇了摇头,接着回答道:“他是谁我不知道,当时愤怒占据了我的整个脑子。那个人,被我红成了渣吧。”

严冰辰咽了咽口水,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张楚岚的能力,但是能轻易胜过那种程度的S级异能者,她的实力还真是让人不敢想象……

“我能取印了吗?”

严冰辰笑着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组长印,那个银色大写的“A”字母,他引以为傲的一切………

张楚岚回过头,把组长印拿了下来。看着手中的印章,她想起了一个月前龙悦拿着组长印意气风发的样子,那个时候她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希望你,能永远守护住它。”

张楚岚把组长印稳稳放到严冰辰手里,让他牢牢把握住。

严冰辰朝张楚岚敬了个礼,在他心中,组长一直是认真负责的,也从未让他们指望过。

“我替龙悦谢谢你。”

张楚岚摆摆手,说道:“不必,这是我的本分。”

“快过年了,你也回去休息两天吧。”

张楚岚也打算给龙悦和严冰辰放放年假,毕竟劳累了一年,肯定也很想家吧。

严冰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了,离开岗位这么久,我手下的那群崽子肯定担心我了。再不见他们,整个科室都会被他们闹翻。”

张楚岚顿了顿,其实自己把萧枫留下值班,而让他们回家也是有私心的。

“你和龙悦老家都是M市的,回去也好有个照应,不是吗?”

严冰辰顿时明白了张楚岚的用意,想借着年假的名义给龙悦散散心。

“那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严冰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只剩下张楚岚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

“爸,妈,我今年会带个朋友回家过年。”

电话另一头传来激动的声音:“辰儿,你想吃什么,我叫下人给你备好!”

严冰辰笑着笑着,竟流下了眼泪………

“嗯,我今年不回去了。”

萧枫正在自己办公室,一个人一边喝着闷酒一边给自己母亲打着电话。

电话那头叹了口气,但还是马上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妈妈没什么,你一个人在国外注意安全啊!千万不要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你给妈寄的钱都给你存着哩。”

萧枫脸上淌着眼泪,他已经三年没回去看过母亲了。可为了龙悦,只能放弃自己的年假……

萧枫挂断了手中的电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