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支离破碎的信仰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严冰辰拍了拍龙悦的肩膀,把面前大包小包的东西都装进了自己车里的后备箱里。

雪已经积的很厚,龙悦踩踏在雪上,只觉得双脚寒冷刺骨。

“嗯。”

这是龙悦两天来说的第一个字,面对这种低迷状态,严冰辰有些无可奈何。

二人收拾完上了车,龙悦坐在副驾驶低着头,眼神空洞无光,等着严冰辰发动车辆。

严冰辰插入车钥匙,启动了发动机,红色的跑车却亮起墨绿色的灯光,看起来有些不搭调。

“这部跑车还是你送给我的,还记得吗?”

龙悦摇摇头,有气无力地吐出三个字:“不记得。”

严冰辰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耐着性子跟龙悦解释道:“前年公司年会抽奖你中的特等奖就是这部跑车,你忘了?”

龙悦摇摇头,目光仍望向窗外。窗外的雪很大,这座城市也被雪花精灵们所占据。空气很冷,一如龙悦的内心。

二人来到公会的入口,纵观四周,这是座宏伟的基地,几十米高的围墙采用了信息伪装技术,每平方米的造价高达几十万美金,真不知道公会怎么会这么有钱。就连M市首富严冰辰的家族,也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能和公会财富相媲美。

跑车在大门口停了下来,值班室里的人也正在打盹。严冰辰也理解,这些人不舍昼夜,只是为了看护住公会的第一道防线。

严冰辰拿出自己的员工卡,冲着坐在值班室里的老许喊道:“开门!”

穿着保安服的老头被严冰辰的叫声惊醒了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按下了面前的红色开门按钮,冲着严冰辰敬了个礼。

严冰辰笑笑,心里想着:这个老顽童。

看着面前逐渐出现的出口,严冰辰轰了一脚油门,疾驰而去,留下雪地里深深地两行轮胎印记。

车内仍是一阵寂静,龙悦穿着厚实的棉袄靠在车窗,脑袋却是一片空白,他时常在想自己是谁。

经过漫长的五个小时,白天也渐渐变成了黑夜。一座宏伟的大桥横亘在M市的城北和L市的城南,中间则是川流不息的凤凰江。

严冰辰指了指远处M市中心一座灯光闪烁的高塔,对龙悦介绍道:“那是M市的繁星电视塔,也是M市最高的建筑。不过,那是我们严家的。”

龙悦耸耸肩,有些见怪不怪:“M市有什么不是你们严家的?”

严冰辰被龙悦问得哑口无言,本来自己无心炫富,不过仔细一想也确实如龙悦所说。M市百分之八十的行业,严家都有涉足。小到印刷大到核电站,严家都是举足轻重的地位。

“只不过,你那点家产要真按人头分下来,恐怕也就………”

龙悦呵呵一笑,一想到严冰辰有十一个兄弟姐妹,就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可真能生!

严冰辰倒也无所谓,家里虽然有钱,但自己对那些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小的时候,自己都是枕着金子睡觉,现在看来真是太俗气了。

“在家里你拍老九吧?”

面对龙悦的询问严冰辰点点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龙悦点燃一根烟,回道:“有一次你和你妈打电话,我听到你妈喊你小九,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你小名呢,后面才反应过来。”

严冰辰有些无奈,虽然小九听起来像女孩名,但毕竟是自己亲妈,只能由她去了。

“对了,你还没跟我说过你爸妈的事呢?”

像是触碰到了神经,龙悦愣了愣,然后释然道:“算了,不记得了。”

龙悦说的也是实话,那一点点记忆在他六岁那年被一场大火烧的丁点不剩了吧,他唯一记得的只是父母亲的名字。

见龙悦不肯多说,严冰辰也没有多问,起码现在龙悦的精神状况要比之前好太多。

二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着远处绽放的烟花,龙悦安静的睡着了………

当龙悦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严家大院里了。看着左右一排排穿着西装革履的魁梧保镖,龙悦也是习以为常,上次来严家的排场更夸张。

严冰辰将车挺稳后,将手里的车钥匙甩给了一旁的黑人保镖,就带着龙悦笔直往大门走去了,丝毫没有管身后的一众下人的卑躬屈膝。

听着身后震耳欲聋的“恭迎少爷!”的欢迎声,龙悦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严冰辰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门外的女仆贴心的替严冰辰打开大门,里面富丽堂皇的景象倒是换了模样。龙悦还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可是金碧辉煌,现在倒是变得高雅多了,四周都是结净的白色。倒是头顶上的水晶吊灯,只是换了个颜色。

走了许久,严冰辰和龙悦终于来到了严家的会客厅,只见严父正坐在真皮沙发上品茶,而严母正坐在沙发上织毛衣,这一家人看着倒是和和气气,但是严父的脾气龙悦可是见识过的。

严冰辰正打算上前给父母一个惊喜,却被龙悦抢先一步。

龙悦走到二人面前,弯腰作揖道:“晚辈龙悦见过二老。”

严母手里的针线活停了下来,缓缓抬起头来,看见面前的龙悦就激动的不能自已。

“小九说他今年会回来,原来是真的!”

严父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淡定地冲严冰辰挥挥手:“儿子回来了,坐吧。”

严冰辰点点头,在沙发上也坐了下来。严家的沙发很长,足足有七八米,别说坐人了就是当床用都绰绰有余。不过,这也是因为家里人口多而特别订制的。

严母摸了摸龙悦的肩膀,感慨道:“小龙啊!你瘦了。上次来你还是个壮实的小伙子呢!这段时日,是怎么了?”

龙悦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可能是自己这些天太颓废了………

“定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来了阿姨这就好好休息,别想太多啊!”

龙悦的眼眶有些微红,如果母亲还在世的话是不是也会这样关心自己呢?

严冰辰表情复杂的看着龙悦,连忙起身把龙悦拉到一边,对严母说道:“这一路舟车劳顿,让老龙休息会吧。”

严母叹了口气,但还是点点头,嘱咐严冰辰道:“你可要好好照顾龙悦,人家可是客人!”

“知道啦!”

严冰辰回完话,拉着龙悦就往洗手间里走。

“你要是不嫌弃,就用我的。”

严冰辰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自己的电动刮胡刀。

龙悦木讷的接过严冰辰手里的机器,看了看面前镜子里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的自己,竟有些不敢相信。

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龙悦自嘲地笑了起来,泪水也掉在洗手池的积水里。

严冰辰拍了拍龙悦因哽咽而颤抖的肩膀,宽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龙悦摇了摇头,把手里的剃须刀扔在了一边。

“没用的,再努力都没有用………”

绝望从龙悦的胸口溢了出来,那种绝对的压迫,严冰辰怎么会明白?也许,自己在那个晚上就已经死了……

看着洗手台上仍然振动着的剃须刀,严冰辰知道有些事强求不来。有些事,只能靠龙悦自己度过………

龙悦失魂落魄地走出洗手间,他明白外表再好看也不能让自己开心起来。而自己引以为傲的信仰,也被击的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