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谁要问斩我儿

罗威调转方向,冲向了刚才出现了波动的地方,虽然距离遥远,但依旧感受到了此地的波动不寻常。

其余之人,则是继续的冲向了陆家。

“嗖!”

罗威御剑而行。

远远的便是锁定了两道气息。

金有虎已经消失在了丛林之中,用其余的方法来恢复自己的伤势。

但陆吾和乾羊两人。

“你们两人站住,刚才可曾察觉到,这里有不寻常的动静出现?”

罗威御剑悬停在空中。

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的陆吾和乾羊两人。

同时也对眼前的两人,产生了怀疑,毕竟陆吾和乾羊两人,刚好就出现在波动的范围附近,不免的让人起疑心。

“我不太喜欢,你的语气。”

陆吾看了一眼罗威。

罗威眉头一皱。

竟然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讲话,当真是不知所谓。

“我看你倒是有些眼熟?”

罗威在看见陆吾的时候,总觉得有几分的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忽然罗威的眼睛一亮。

“你是陆吾!?”

难怪觉得眼熟,出门之前,众人也都将会对陆吾等人的画像,都看了一下,至少也要知道,谁是陆吾,光知道一个名字,要找人可不容易。

只是罗威不曾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能够撞见陆吾。

“把他杀了吧。”

陆吾说完,也就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家伙竟然是想要战的比陆吾还高?

真当自己厉害不成?

这也是现在,要是以前……也都不说以前了,现在依旧是要将人给废了。

“哪里跑!今日必定将你这叛宗弟子诛杀,真雷大剑!”

罗威脚踏飞剑,同时背后也有着另外一道飞剑脱鞘而出。

一声呼啸,雷火之力,立刻是遍布剑上。

与此同时,剑上更是有着凶猛的力量爆发。

“轰!”

飞剑迅速的朝着陆吾斩去。

然而陆吾并未有半点反应。

乾羊挡在了两人之间,轰的一声,将此剑给挡了下来。

才刚恢复过来,又要进行战斗。

不过对于魔族来说,这样的战斗频率,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

若是在魔族之地,基本上每天都要来上一场恶斗。

若是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必须是不停的战斗,才能够存活。

以战为生。

“找死的东西,竟然敢阻挡本座!”

罗威看见乾羊中剑,并且有着奔涌的雷电之力,不停的轰在了乾羊的身上,好像是要将乾羊的身体给轰碎一般。

就知道乾羊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罗威以为,尘埃落定之际,乾羊竟然是硬生生的将这一柄剑给拔了出来。

“什么!”

罗威的脸色顿时剧变!

陆吾不再理会后面的战斗。

若是乾羊连罗威这样的小角色都搞不定,那么这个地魔也白做了。

当陆吾再度回到望月轩的时候。

晨风已经恢复了过来。

至于那马家大长老也都不敢轻易的离开。

离开的后果,可想而知。

当马家大长老看见陆吾回来的时候,心中也是咯噔一声,同时也有着几分庆幸。

“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去准备我要的东西。”

陆吾看了一眼这马家大长老。

“我这就去准备,这就去准备。”

马家大长老慌忙逃了出去。

陆吾活着回来说明了什么?

虎王被打败了。

要么死了,要么逃了。

逃了还好,说不定还有翻盘的机会,可若是死了,那就真的说明,陆吾这方面的实力,太强大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如今整个春来郡城之中,有多少人能够抵挡住陆吾的攻势。

想想也都觉得可怕。

所以马家的大长老,心中根本不敢抱有任何的希望。

就连楚月也都无比的吃惊。

同时心中,忽然感觉自己有着一点幸运之意。

此等强者,能够打败虎王的强者,竟然是看上了自己。

只需要陆吾出手帮助一番,她的命运,将会进行改变。

想要让陆吾出手帮助她,那就要好好的表现一番。

“主人若是需要药材的话,最近陆家似乎是得到了一株,三万年年份的药材,您可以考虑一下,看如何将此药材得手,若是去的晚了,陆家必定将药材拿去进贡了。”

楚月也将自己得到的消息情报,全部都告诉了陆吾。

投其所好,才是最重要的。

“哦?有这样的事情?那就去一趟陆家吧,说起来,好像我也是陆家的。”

陆吾对这个陆家,并未有多少的感情。

甚至所谓的父母之类的,更是没有感觉,前世陆吾的父母,早就被其他魔族所杀,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世界的规则。

“我已经命人备好了马车。”

陆吾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要出门的时候,乾羊也浑身是血的出现在门口。

并且满嘴的鲜血。

“你能不能擦一擦嘴,低调一点?”

陆吾看见乾羊这愚蠢的样子,当真是没话说,就这样的姿态走在大街上,谁不知道你刚刚吃了一个人。

听到陆吾的话,乾羊这才擦了擦嘴。

身旁的楚月心惊。

不过乾羊本身也是属于妖族,吃人倒是也正常。

不知道,这吃的人,是不是虎王金有虎。

天阳王朝的十大高手之一,就这样被吃了?

陆吾和楚月坐上了马车。

晨风和乾羊两人则是赶车。

晨风此番恢复,实力似乎是又强劲了一分。

已经到达了宗师境界中期的样子。

就这种修炼速度,要不了多久,又是一名武王诞生。

看的让楚月也都想要,感受一下这万魔印的威力。

竟然能够有如此奇妙的效果。

陆家。

陆家此时此刻的议会厅内,洋溢着极为浓重的气氛。

真阳门众人皆入座。

莫凡和孙镇海坐在主位。

场中站着的正是陆家的家主,还有长老等人。

陆家家主,陆九州。

大长老陆辰河,二长老陆星河。

还有其余一众长老,都赫然在列,无人敢坐,现场也是一片死寂。

“陆家陆远在此!谁要问斩我儿!”

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外响起。

陆家众人分列两边,一名衣着朴素的,身形挺拔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糟糕了!”

家主陆九州的眼神连忙示意,让陆远离开,对方来势汹汹,摆明了就是要来索命的。

尚且不等莫凡开口。

陆家的二长老陆星河,便是立刻上前一步。

“几位真阳门的仙师,此人就是那陆吾邪修的父亲!”

陆星河与陆远同辈。

父亲是大长老陆辰河。

陆远的父亲,正是当今的陆家家主,陆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