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血脉难挡

莫凡等人的目光,顿时看了过去。

先前已经表明了来意,正是要就陆吾这件事情,好好的问责。

陆远立刻是感受到一座山峰,直接压在了身上一般。

但是陆远依旧是捏紧拳头。

用自己的身躯,顶住来自对方的压力。

“嘭!”

脚下的地板猛然被这震碎。

陆远能够听到,自己身体里面,骨头正在相互挤压着的声音。

但是陆远的眼神却相当的坚定不屈。

“我儿现在何处!”

陆远低吼一声。

陆家众人,已经是看见陆远的关节处,有鲜血渗透出来。

“你儿子遁入邪修,残害同门,手段残忍无道,今日我真阳门,就要替天行道,你最好快点将陆吾交出来,否则,你陆家包庇嫌疑,必定要你陆家,满门陪葬!”

莫凡寒声说道。

筑基期巅峰气势爆发。

瞬间将陆吾的身体给压垮,膝盖直接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直接将青石板都给砸出了一道裂缝。

再强的意志,也都顶不住强大的实力。

陆远只不过是普通的后天境界的一名武修。

虽然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

却迟迟无法不如先天境境界。

以这等实力,想要抵挡莫凡的气势,自然不可能。

“呵呵,你说是就是?你算老几!”

“无凭无据,就污蔑我儿!”

“你算什么东西。”

陆远双膝落地,膝盖骨已经彻底断裂。

甚至内脏也都已经到了极限。

鲜血也都从鼻子之流了出来。

“住口,陆远你还执迷不悟!快将陆吾的消息说出来,否则我便将你给逐出陆家!”

陆星河站出来,怒斥一声。

同时也转身对着莫凡行礼。

“几位仙师,还请给我三天时间,必定从此人身上,问出那陆吾邪子的下落。”

陆星河道。

“呵呵,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你若是能问出来,就算你有功,不杀你,以及你的直系族人。”

莫凡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

为何修仙。

除了长生。

更要权利。

强大,才能够掌控一切。

陆家在春来郡城之中,实力也极强。

光是先天高手,就有不下十人。

否则又凭什么去和马家对抗。

然而在真阳门的面前。

却是如此的软弱无力。

除了莫凡是筑基期巅峰的修士之外。

同行的刑罚堂长老,孙镇海。

则是一名真正的金丹期修士!

仅仅莫凡一人,就能够轻易的扫平整个陆家。

更何况还有一名金丹期修士。

根本都不需要开口。

“谢谢仙师!”

陆星河的眼中有着狂喜之意,至少在他看来,这是他所争取到权利,一个真正的活下去的机会。

同时,也总算是有机会,将陆远给铲除。

毕竟陆远的功绩,在陆家之中还是非常的强,许多人甚至都听从陆远的话,反倒是他这个二长老,并没有多少人放在眼中,都只当后者是一个关系户。

如今也算是有机会证明自己。

“陆星河,你还是不是陆家的人!”

一名和陆远关系不错的长老忍不住的站了出来。

虽然有可能会死,但是血性还是要有的。

“陆金山,此时与你有和关系,难道你也有份不成。”

“呸,我陆家男儿,岂能畏死!就算是陆吾真的有罪,也轮不到真阳门来定夺!万事皆有律法,就算是真阳门也要拿出证据!”

陆金山吼道。

这事情很明显,是冲着陆家来的,不知道陆吾究竟做了什么,让真阳门的反应这么大。

“你找死,陆金山,看来你也参与了邪修之事!”

陆星河冷声说道。

正在陆星河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忽然就听见轰的一声。

莫凡直接出手,一道真元将陆金山给震飞了出去。

“嘭!”

陆金山的胸口多出了一个血洞。

倒在了陆远的面前。

“金山!”

陆远眼中有着疯狂,但是陆金山并未坚持多久的时间,便是生机彻底消散。

自己最好的兄弟死在面前。

陆远的心中愤怒,憎恨!

“你们真阳门,欺人太甚!”

陆星河却不以为意。

死了一个好,最好陆远也死,这样他才痛快。

“陆远,你还不知错,都是因为你还有你的邪修儿子,让我们陆家陷入了危机!你将会是我陆家的罪人,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陆家就此灭亡不成!”

陆星河说道。

最后也是深吸一口气。

“你也别怪我,我是为了陆家。”

陆星河的眼中有着冷漠之意,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但是陆远却不曾听后者乱吠叫。

伸出手,将陆金山的眼睛给盖上。

“放心吧兄弟,我等下就来陪你了。”

“陆吾之事,全部都是我所授意,和陆家无关,你们若是要杀,那就杀我吧。”

陆远缓缓的说道。

人群之中的陆九州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陆远是他最疼爱的孩子。

而陆吾也是。

只是这个时候,为了整个陆家,陆九州也不能够有任何的动作,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陆远,一力承担。

牺牲一人,成就陆家。

“好你个陆远,总算是承认了吧!”

陆星河见状也仿佛是奸计得逞一般,上前就要动手。

就听见莫凡在后面说道。

“将陆远吊在闹市中心,逼迫陆吾现身。”

“嗯?”

莫凡尚未察觉到不对劲。

然而一旁的孙镇海,忽然眉头一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猛然起身。

“听说有人找我?”

屋子外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陆远等人,心中皆是一颤。

“陆吾?”

“陆吾?”

众人纷纷看了过去,和之前陆远现身一般,陆吾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身后跟着的是长公主楚月。

紫云卫晨风。

还有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死板的男子。

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给人一种,就好像是用木头雕刻出来的模样一般。

“陆吾!”

莫凡眼神瞬间将陆吾给锁定!

哪里还能够认不出来,眼前的少年,就是当日在红河镇,将自己给打伤的那个小子。

只要斩杀此子,一切也都明朗。

自己的孩子。

将在门派之中,彻底的展翅高飞,不会有任何的后患之忧。

陆吾先看向的,并非莫凡,而是陆远。

虽然后者的脸上都是鲜血,但是血脉上的感应,不会错。

同时,在看见陆远此等惨状,陆吾本能的被激怒了。

“吾儿!”

陆远呼唤了一声。

陆吾的心中被触动,并非是陆吾的本意,却总觉得,有着这样的一层影响。

“父亲。”

陆吾开口道。

如此生涩的词汇,陆吾,似乎是第一次说。

陆吾本以为,自己身为魔帝,以自己的心性,能够阻挡这人族血脉之间的呼应,但却失败了。

既来之则安之。

多一个父亲,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吾一只手搭在了陆远的肩膀上。

同时体内的弑神真气涌入到陆远体内。

当即陆远的伤势,也在迅速的恢复!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那些人都宰了。”

陆吾看着乾羊和晨风两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