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幻术

万灵圣体。

乍一听不知道是做什么,但是换句话说,那就是所有灵草灵药的好伙伴。

只要有万灵圣体在附近,那么你的药园,就能够飞快的积攒灵气,快速的成长。

但是只对植物有用。

可以说是行走的植物灵石。

特别极品的那种。

对于修炼上没有多大的用处。

往往人族的修炼功法,都不适合这种体质,毕竟人族不是打就是杀。

反倒是妖族的一门至高心法。

百草夜神经,非常适合这种体质。

“三位大哥帮帮忙,可否通融一下,今晚我将东西都卖了,就有钱交给你们了。”

少女的怀中,抱着最后一袋子的瓶子罐子。

“呵呵,小丫头片子还挺聪明,你当我们哥几个是开慈善堂的吗!拿不出钱,就给我滚蛋!”

说着,其中一人上前,直接抢夺少女怀中的东西,显然这一带东西,多少都值点钱。

“住手!”

陆吾的目光随之看了过去。

就看见一名穿着玄色长衫的男子,带着几眼神阴翳的消瘦身形的护卫前来。

“哟呵,英雄救美?跟我们比人多不是,小子,你去打听打听,这一片夜市都是谁罩的,竟然敢到这里来撒野!”

三个小混混眼看对方,人比他们多,而且看上去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便是提高了声调,好给自己壮壮胆子,要不然,被周围的这些商户们看见了,以后还怎么来收摊位费!

“这是一百两,她一年的摊位费,我付了。”

英俊公子直接丢出了一袋子的银两。

如今的天阳王朝,不兴银票金票之类的,都是只认银两,黄金,铜钱。

毕竟你这偌大的一个王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给灭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要保证好绝对的安全才行,手里的这些钱,还是放在自己身上,比较让人放心。

三个小混混没有想到,竟然来了个金主,白白拿到了一百两,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尤其是对方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就很干脆,直接拿了钱。

“一百两?一百两最多只有三个月!不过今天就算是送你们的!我们走!”

临走前也还要嘴硬一下。

许多人一年都挣不了一百两,但要是不放两句狠话,你说什么是什么,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将来还怎么在这一片区域上继续混呢。

但是在那英俊男子的面前,并未将后者给放在眼中。

难不成还真的要和这样的下三滥计较不成。

若是真的这样,掉价的还是自己。

“姑娘调制的香水倒是有独特的味道,不知道姑娘可否愿意,到我的府上,为我的府邸,定制一套香水?”

一些富贵之人,讲究的不仅仅是格调风水装修,实际上也更注重香味的配制,但是懂得香水的人太少了。

甚至是比炼药师的数量还少。

这种本领,需要有着极为敏锐的气味感觉才行。

书房,卧室,客厅,哪怕是茅房,也都需要有不同的,独特的味道,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少女从小就擅长调香,天生对香味非常的敏锐,只是一直都遇不上识货之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够遇上一位,懂得调香之道的贵人。

“恩公救我一命,小女自然义不容辞!”

“很好,那我们走吧。”

英俊男子说道。

身后的手下,也将道路给清开。

只不过却被两道身影,挡住了去路。

“这个人,我要了。”

陆吾指着那一位,具有万灵圣体的少女说道。

而这少女有些莫名其妙,眼前的陆吾又是哪里冒出来,什么仇怨,直接在大街上说要她?

“你是什么东西?”

英俊男子扫了一眼陆吾。

没想到竟然有人赶来坏他的好事儿。

身后的这少女,具备一种非常特殊的体质,今晚竟然是恰巧遇到了,一旦将少女带回去,进行双修之后,自身的修为,也将获得非常多的好处。

正好借助这个机会,将少女给带回去。

大功告成之际,竟然有人前来插手捣乱?

并且还是一个看上去莫名其妙之人!

“找死的东西!”

妖月听见对面男子的话,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光芒,那男子的目光仿佛是被妖月的双眸给吸引过去。、

下一秒就听的一声闷响。

男子直接一口鲜血喷出来。

随后嘭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对着陆吾连续的磕头。

这一连串的操作,就连身边的几名护卫都没有反应过来,后者就已经完成了。

“少爷!”

“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妖女,你竟然敢对我们少爷施展妖法!”

四名护卫顿时怒指妖月。

自己家少爷正正常常,平时也不可能是这样的情况,在这个女人说完之后,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动作,那必定是眼前的妖女搞的鬼。

然而眼前的四名先天高手。

正欲攻向妖月的时候。

却是忽然间感觉自己,站在了悬崖边上,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般的感觉,一步踏空,必定万劫不复,吓得双腿一软,直接朝着深渊坠落。

仿佛是在不停的降落。

然而在外人看来,眼前的这四人,却是莫名其妙一般的坐在地上,不停的在原地摆动着身体。

看上去就好像是在梦游一般。

妖月擅长幻术,眼前的这些人,显然是中了妖月的幻术,如果妖月想要抹杀眼前几人,都只需要一个念头。

如今妖月已经恢复了分神期的修为。

甚至还隐隐的有着进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魔帝在身边的原因。

少女樱洛看着眼前这一幕,刚才救了自己的恩公,竟然是被人给弄成了这样子。

此刻那英俊少年也正是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

嘭!

嘭!

嘭!

接连不断,甚至额头都已经磕破了,也还在不停的往下砸,就好像浑然不觉一般,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

“恩公!”

樱洛上前想要将后者给搀扶起来。

“你跟我走,我就饶他一命,要不然,他的头会不停的磕,直到磕碎了为止。”

陆吾的声音传来。

樱洛担心自己的恩公就这样死了,连忙对陆吾说。

“我跟你走,求你放恩公一条生路。”

妖月一挥手。

那不停的磕着头,已经是在不停流血的少年,终于停了下来,不过却直接昏迷了过去。

樱洛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她能够得罪了。

恩公可以不怕刚才的那些小混混。

但是遇到了眼前的两人,却是没有还手之力。

可见他们实力之恐怖。

所以乖乖就范,才是最正确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