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碧海楼楼主

春来郡城。

一名老渔翁坐在市集,正在兜售手中的几条小鱼。

同时耳朵微微一动,正在听取方圆千米之内的,所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忽然听到了一个关键的字眼,巨怪!

于是便仔细的听着这一处的对话。

“哦?春来郡城出现过巨怪,前几天,在王城也出现了?看来那个落单的魔族,这是找到了同伴。”

“如今魔界都被天陨山的结界给挡住,老夫手中的这一杆垂天钓久久不能提升品质,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可绝对不能放过!”

“王城的方向,果然有一丝魔族的气息!”

渔翁敏锐的感觉到,数百里之外的王城,出现了一丝魔族的动静。

“老翁,你这鱼怎么卖?”

“你这鱼……诶?人呢!”

买鱼的人看了一眼鱼,再度抬头看了一眼老翁,就发现摊位上的身影已经消失,空荡荡的留在原地,顿时错愕不已。

除魔卫道都是假的。

为的都只是魔族的灵魂罢了。

轰隆!

王城上空,一道霹雳从天空上掠过。

夜市中,那昏迷在地的英俊公子,还有几个坐在地上,不停的手舞足蹈的护卫们,也都已经被带走了。

而被带回去的地方,正是碧海楼。

碧海楼作为一个独立的修炼势力。

虽然之前和三皇子走的很近。

可是三皇子也只不过是碧海楼眼中的一枚棋子,若是能够通过三皇子,获得一些皇室资源,如此划算的生意,想来大部分人都不会拒绝的。

但是对于首席大弟子陈独风等人的死,也还在追查。

虽然追查到了长公主的身上。

也都不了了之。

毕竟天阳王朝皇室,还是很强的。

在之前,都能够有出窍期的老祖存在。

只不过运气比较不好。

被妖月给废了,就算妖月不在,你皇室中人,既然得罪了陆吾,那就休想要有好日子过。

陆吾也都必定会将之铲除。

此刻碧海楼楼主。

以及一名美妇人坐在一张病床之前。

病床上躺着的正是在夜市之中的英俊男子。

原本英俊的面庞,已经是肿的不成样子了。

“他们是被擅长精神力之人给迷惑了。”

碧海楼楼主,罗海说道。

罗海本身也是一名金丹期修士,在王城之中绝对算是一名高手。

并且也很有可能会突破到元婴期的境界。

然而上一次,藤牛显现出真身,血洗王朝军队的时候,罗海却根本不敢现身。

要知道那等出窍期的存在,轻松的一脚就能将他给踩死,幸好对方的目标,并非是碧海楼,若不然的话,碧海楼如今也不复存在。

“整个王城之中,懂得幻术的,就只有那个妖女,夫君,你我双剑合璧,将那妖女给灭了,竟然将我这可怜的孩儿,给欺负成这样。”

一旁的美妇人激动的说道。

身为碧海楼楼主的夫人,美妇人的实力也同样不弱,碧海楼也正是因为有此二人坐镇,才能够在王城之中,享有一席之地。

二人所双修的功法,一旦剑法合并,威力将会大涨,甚至能够媲美元婴期修士。

这也是双修的妙处。

美妇人口中所说的妖女,正是妖月。

天生女人的直觉告诉美妇人,眼前的妖月,必定是非常难缠的存在,所以趁早要找个机会,将之除掉。

在她看来,妖月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元婴初期,他们夫妻二人联手,能够堪比元婴中期,所以尚且可以一战。

“不得胡来,最近皇室的血变,极有可能就是妖月阁在背后搞鬼,多年来我们始终无法将妖月阁给打压,必定是隐藏着什么,这一次,说不定是妖月阁,想要找个借口,对我碧海楼动手了!”

罗威倒是沉着冷静,仔细的想着其中的不妥之处,若是真的这样的话,碧海楼也都岌岌可危!

皇室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碧海楼都没有弄清楚,说明对方的手段神通,不是碧海楼所能比拟的。

嘭!

一道身影直接从房顶上降落下来,身上带着一丝淡淡的鱼腥味,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刚刚从集市上的鱼摊,收摊而回。

“什么人!”

罗威一怔,对方不打招呼,从天而降出现在面前,不走大门,显然来者不善。

当即一起身,冲着后者了,一股金丹气息,化为金色利剑,朝着眼前的老者冲去。

不论如何,这里都是他碧海楼之地。

“果然是那魔狐之术。”

老翁完全不在意罗威释放出来的金丹气息。

随手一挥。

罗威顿时脸色一变,同时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巨力袭来,直接将罗威给轰飞出去。

嘭!

罗威直接肉身撞穿了墙壁,摔在庭院中。

“噗!”

一口鲜血喷出。

罗威的眼中不敢相信,对方轻描淡写的一招,就已经将他重伤!

在他碧海楼的地盘,直接将他给打伤。

“楼主!”

“楼主,发生什么事情!”

“刚才有东西从天而降,正是落在少主的院中。”

“楼主受伤了!”

听到此处的动静,负责在碧海楼大院守卫的高手们,也都纷纷赶来,来到了罗威的面前。

罗夫人此刻也起身,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神秘老者。

刚才被轰出去的是自己的丈夫。

如今留在床上的,却是自己的孩子。

她可是一点都不敢离开,但是也不敢对眼前的老者不敬。

毕竟她可是亲眼所见,自己的夫君的招数,并未对后者造成任何的影响,后者轻轻一挥手,就将夫君给丢了出去。

可见实力之强。

但是眼前的神秘老者,也并未伤害她的儿子,只是凑近的闻了闻。

在那里独自喃喃的说什么。

忽然老者猛然的转头,看向了罗夫人。

“他是被什么人打伤的,现在在何处?”

老者说道。

罗夫人一听,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是专门来找那个妖女的。

就知道这个妖女不干净,如今总算有仇家找上门来了,简直就是天助我也。

“前辈寻找此人……有什么事情?”

罗夫人不敢大意,还是多问了一句、

如果是旧友的话,那就是碧海楼的灾难。、

“嗯?”

老翁眼神陡然间变得犀利。

顿时罗夫人感觉有一双无形的手掐着她的脖子。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