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的脸呢?

冰冷的威胁如薄薄的刀片飞快割过韩茹玉面颊,让她连直视司空念的勇气都没有。

随着司空念踏出韩家客厅,韩家祖母嗤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奶奶!”

“妈!”

韩茹玉和韩轻柔哭丧着声音喊着,司空健也想上前,却被韩轻柔一脚踹开。

“都是你的好女儿害的!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我要司空念陪葬!”

韩轻柔像个泼妇一样喊着,司空健被骂的狗血淋头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都别嚎了!打电话让老大两口子回国!”

韩家祖母用尽力气喊了一声之后就晕死过去。

身后的韩家人仰马翻,司空念就面无表情的上了墨司翊的黑色轿车。

才将上车,司空念就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中药味道。

“司空念小姐,这些衣服……”

管家站在车外,指着身后的十几套新款女装。

司空念摆摆手,“匿名捐了。”

管家不动声色的点头离开。

车子平稳行驶,司空念自始至终没看向身旁的墨司翊。

田川开车,杜光坐在副驾驶,两个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呼吸都小心翼翼。

“三千万,不心疼?”

墨司翊率先打破僵局。

看向司空念的眼神平和宁静。

从侧面看她,五官清丽灵动,乍一看没有任何攻击性,可她外表实在是太具伪装性了。

“那是韩家的脏钱,又不是我的。”司空念淡淡道。

“你回来之前,调查过韩家?”墨司翊开门见山。

“我怀疑我妈咪失踪跟韩家和司空健有关,不调查清楚怎么行?”司空念反问墨司翊。

墨司翊寒瞳闪了闪,她越是什么都不隐瞒,墨司翊越是觉得她内心隐藏的越深。

“需要我帮忙吗?”墨司翊开口,副驾驶的杜光撇撇嘴。

这个司空念阴着呢,可别把三少拐带坏了。

“现在不需要。”司空念一副实话实说的样子。

“我期待以后你找我帮忙。”墨司翊说着,突然朝司空念伸出手。

司空念睫毛眨了眨,也不扭捏,抬手自然的握住了他的手。

她的手柔软无骨一般,跟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冰冰的气质完全不同。

“墨三少,介不介意我替你把把脉。”

司空念冷不丁开口,她是学中医的,懂把脉不稀奇。

但杜光第一个出声反对,“司空念,你又想占三少便宜?别借着把脉说事!谁看不出你那点花花肠子!”

杜光自认将司空念看的透透的。

她要不是馋三少身体,怎么可能第一次见面就摸三少胸肌?

司空念不理二货杜光,见墨司翊没反对,遂将手指搭在他脉搏上。

“你一直是中西结合调理身体吧。”

司空念用的是肯定语气,墨司翊轻轻点头。

“既要压制体内原有的毒素,还要加快排毒的速度,时间长了,睡眠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所以上次你坐着都睡着了。”

司空念指的上次自然是某三少抱着她不撒手的那次。

一贯冷面的墨司翊竟是配合的接连点头。

杜光恨恨瞪着司空念,凉凉道,“稍微懂点医理的人都知道,你别在这故弄玄虚。”

“你需要一副清肝降火的中药。”司空念抬头扫了杜光一眼。

杜光凝眉,“你什么意思?我有什么病?”

司空念:“你口臭。”

杜光:“……三少,她……”

“闭嘴。”

墨司翊沉声开口。

杜光立刻扬起下巴,“听见了吗?三少让你闭嘴!”

墨司翊:“我让你闭嘴!”

杜光:“……”嘤嘤嘤……

司空念收拾了杜光,继续给墨司翊把脉。

她周身散发着清幽淡雅的气息,墨司翊发现,自己真的不排斥她的接近,不管她是因为什么目的来到墨家,他都不排斥她。

反正他也没几年活头,如果娶进门的女人自己不讨厌,她想折腾就随她,也算是了了爷爷心愿。

反正司空念做任何事都在他眼皮底下。

想到这里,墨司翊看向司空念的眼神莫名变得柔和,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如果你相信我,下周开始,我每周两次给你按摩通经络,配合你现在服用的药物,可以加快排毒。但是……”

司空念松开墨司翊的手,手腕的温暖逐渐降温,这一瞬的墨司翊忽然很想抓住什么。

以前的他,除了墨家的事情,任何人都不想握在手中,因为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他没有贪心的资本。

“但是什么?”

“但是这段时间你要戒色。对着我的时候不要有非分之想,虽然有点难,但你要忍住。”

司空念抬头,一本正经的叮嘱墨司翊。

墨司翊嘴角飞快的抽了抽。

开车的田川也眼角狂跳。

杜光忍不住了。

“司空念,你的脸呢?落在韩家了?”

司空念指着杜光问墨司翊,“你这个属下,骂我不要脸?”

墨司翊:“……”她的性格果真跟调查资料相吻合,属于单方面的学者症候群,能力很强,但情商和为人处世都有问题,在某一方面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智商高情商低,说话直白,但接受事物能力也快。

墨司翊抬手拍拍司空念手背,“我的属下,我来解决。”

“田川,停车。”

墨司翊令下,田川将车稳稳停在路边。

“杜光,下车自己走回去。”

杜光:“……”三少喂!!!

看着被三少赶下车的杜光,田川在心底为他点了三根蜡。

以后可不能得罪司空念。

这种当面撕你头发打你脸还从不带脏字的性格,可比背地后的还要狠。

就是没想到三少吃这一套。

“你继续说。”墨司翊表情冷静,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暂时就这些,我睡一会,到了叫我。”

墨三少大张旗鼓的把多嘴怪杜光赶下车,司空念却不说话了,双手环胸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

完全不理墨司翊是不是尴尬。

看着照进车窗的一缕阳光落在她脸上,墨司翊抬手替她遮住了刺目的阳光。

直到车子拐外到了另一侧,没有阳光了,墨司翊才缓缓放下手。

目睹此景,田川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不明白,一贯冷漠无情的三少,是怎么做到自然随意的做刚才那一幕的?

这不科学啊!

司空念一晚没睡,所以才在车上睡着了。

到了目的地,她还在睡。

田川停好车正要喊她下车,墨司翊抬手示意田川不要说话。

下一刻,让田川三观尽碎的一幕在眼前活生生上演。

墨司翊俯身抱住了司空念,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田川:“……”这是要闪瞎我的钛合金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