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欠了霆哥的,全部要还!

墨司翊第一次抱女人,动作难免有些僵硬。

楚园有爷爷的人,这一幕也是他老人家想看到的,那就让他看。

反正就是做戏。

他没有未来,这一点,司空念也知道。

所以不过是各取所需。

司空念有她的目的,他也为了让爷爷安心。

墨司翊一路抱着司空念,在一众佣人惊讶的目光中穿过长廊,进了大厅。

墨司翊此举也是无声的给司空念树威信,楚园的下人谁也不敢轻视她。

怀里的司空念还在睡,身躯单薄,但抱在怀里的感觉软软的,香香的。

他排斥女人的接触,哪怕是接近,可抱着司空念时,却有种莫名的温暖感觉。

抱着她进了房间,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床上,司空念有种一脚踏空的感觉,下一秒猛地醒来。

眼前是墨司翊垂下的项链吊坠,银白质地,简单的圆形,四周雕刻了古朴细腻的花纹。

司空念突然握紧了拳头,眼圈莫名泛红。

“你喜欢这项链?”

墨司翊见她盯着自己项链看,沉声问了一句。

司空念回过神来摇摇头,“跟你一点也不搭。”

“是我大哥的。”

墨司翊话落,司空念眼神更加暗沉,握紧的拳头指甲刺入掌心,殷红一片。

“你们兄弟感情很好吗?”司空念随意问道。

“很好。”

司空念笑笑,眼底是冰冷嘲讽。

好到要用他的眼角膜和其他器官来救你的命吗?

“你刚才睡着了,我就抱着你进来。”墨司翊不想跟不熟的人提墨司霆,遂寒着脸转移了话题。

“我知道,抱的不舒服,下次改进。”

司空念别过脸去不看他。

墨司翊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明显是被司空念的话呛到了。

她说不舒服那就真的不舒服。

墨司翊明白,在这方面,司空念不屑说假话。

“你病了就去休息。”听到墨司翊咳嗽,司空念轻声开口。

墨司翊冷不丁问了一句,“你在关心我?”

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跟司空念就是各取所需的关系,何来的关心?

这不笑话吗?

司空念眸子垂下,凉凉道,“你病了,别传染我。我明后天要出去几天。”

墨司翊:“……”这个回答很司空念。

墨司翊转身离开,他也不想问司空念要去做什么,难道还让她一直守着他这个活死人?

只是,这一刻的司空念,周身笼了冰冷的寒气,像是在身前竖起了一道冰封高墙。

墨司翊走出房间,司空念低头看向空空的手腕,霆哥送她的手链还在墨司翊那里。

那是她念着霆哥唯一的信物了。

墨司翊,我很快就会撕下你的全部伪装!

你欠了霆哥的,全都要还!

入夜,司空念进了洗手间,打开反窃听装置,联系上蓝清盈。

“念念,你最近动作有点快,不怕墨司翊发现?”蓝清盈才开始调查TOS就发现这里面水很深,可能超过她们之前做的任何一个任务。

她担心司空念有事。

“你放心,我虽然急着给霆哥报仇,但也不会在真相大白之前搭上自己。”

司空念眼前闪过的是墨司霆躺在冷库里,浑身伤痕累累的画面。

“我们现在只知道,霆哥的眼角膜给了墨司翊,但失踪的其他器官还下落不明。”蓝清盈也见过墨司霆出事后的画面,到现在都不想回想。

“这件事,跟q市的几大豪门逃不了干系。这其中,韩家最脏,帮上面办了不少龌龊事,最狠的是秦家,也不干净,歪歪道道的最多,至于墨家,别说是外面知道的,就是我们内部调查的消息也少之又少。但目前来说,这三家都有嫌疑。”

司空念说到这里,蓝清盈已经知道她下一步想做什么。

“那你小心点,你也知道,秦家出了名的狠。尤其是那位长孙秦寒川。”

“已经见过面了。”

司空念云淡风轻的语气却听的蓝清盈一怔。

“然后呢?”这一刻,蓝清盈的八卦精上身。

“我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蓝清盈:“……”念姐,你赢了。

蓝清盈一直很佩服司空念的一点就是,每次都能完美的接近目标,当你认为她将现实和演戏合二为一时,她又能迅速抽离出来。

但她唯一抽离不了的是对霆哥的愧疚。

……

次日一早,司空念起床收拾好,下楼准备出门。

楼下,墨司翊正在吃早餐。

晨光初曦落在他脸上,他气色苍白,显得眼神愈加深邃难测。

“吃早饭。”

墨司翊看着她,不是邀请,倒像是命令。

司空念要出去几天,不想走之前得罪他,遂沉默的坐在他对面。

“牛奶,面包。谢谢。”

司空念语气清淡,管家立刻安排佣人送上去。

突然,司空念放下面包,起身越过桌子,一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伸到墨司翊面前,指腹轻轻落在墨司翊唇角。

“吃到外面了。”

她用指腹自然的给他擦去唇角的一点面包屑。

莫名的,墨司翊觉得自己整张脸,不,是整个身体都在燃烧的感觉。

其他人也看的热血沸腾。

田川死死摁着准备冲上去的杜光。

杜光:“……”这还不是占便宜这是什么?

田川:……这二傻子昨天才走了四个小时回来的,今天可别再惹事了。

“你对别人也这样?”

墨司翊深吸一口气冷丹出声,努力维持自己冷漠无情的人设。

“你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不帮你擦了。”

司空念说完,坐下继续吃早餐,垂下的眸子暗沉无波。

“女流氓!”

杜光忍不住啐了一口。

田川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我流氓自己未来老公,有什么错?”司空念吃完了,转头,凉凉的瞥了杜光一眼。

墨司翊一口橙汁卡在嗓子里,差点喷了。

一旁沙发上的钟先生也忍不住咳了一声。

这话,没毛病啊!

“杜光,道歉。”

墨司翊一声令下,杜光满脸生无可恋。

“三少……”

“别让我说第二遍。”

墨司翊的命令向来是言出必行,不过因为女人惩罚属下还是头一次。

司空念明白,墨司翊是借着杜光给楚园其他下人看,就算她司空念不是韩家嫡亲,也是墨老爷子选中的孙媳妇,只要有墨司翊在,谁都不能怠慢她。

“司空念小姐,对、不、起!”

杜光虽然不甘心,却很听墨司翊的话,当即低头向司空念道歉。

司空念抬脚朝门口走去,擦身而过的瞬间,声音清冽如冰,“不用道歉,我又没说过要跟你一般见识。”

话落,大步离开。

杜光气的一口老血差点闷死自己。

钟先生起身朝墨司翊点点头。

眼神似是在说:这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墨司翊沉默不语,可眼底却飞快闪过一抹清浅笑意。

她说话虽然不近人情,但怎么就让人讨厌不起来呢?

这是为什么?

杜光:“……”为什么?您馋她身子呗……嘤嘤嘤……

司空念离开楚园,自己打车去了明珠广场。

出租车开出没多久,身后就跟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司空念从后视镜看清后车司机,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