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常深,死!

有特警们在场,常深心中最后一丝恐惧都消散了后,他双拳紧握“嘎吱”作响,看向苏玄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和愤怒之色。

作为常家嫡系中唯一的男性小辈,他从小就被当做宝贝疙瘩对待,更是被常家上上下下认作未来的家主!

平日里别说是被打了,就算是被骂的次数都寥寥无几。

但如今,他居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打的七荤八素不说,还吓得尿裤子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

想到这,常深心中一股怒火直冲头顶,在众目睽睽做出了让所有人都为之瞠目结舌的举动。

只见他竟直接怒气冲冲地朝着苏玄走去。

秦风大惊失色:“常公子你冷静点!”

他喊的声音很大,所有人都听见了,但常深却连头都没回。

眼见常深都已经走到苏玄面前了,秦风只能咬牙暗骂一句:“蠢货!”的同时,朝着苏玄厉声道:“阁下若有任何逾矩举措,我们将会立刻开枪!”

他现在只能祈祷苏玄会因为忌惮他们,从而不会伤害常深……

因为角度原因,所以一开始在角落中的常深并没看清苏玄身旁女人的模样。

如今靠近看清女子模样后,他心中怒火瞬间消失,惊呼出声:“宋家的野丫头?”

宋灵看到常深,虽然也惊讶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她马上面露怒容:“常深,你说谁是野丫头呢?”

“当然是骂你,没爹没妈,就连唯一的亲姐姐也在去年死了,你不是野丫头,谁是野丫头?”常深冷笑。

说完,常深又瞥了眼苏玄,朝着宋灵不屑道:“怪不得在学校里,那么多有钱富二代找你,你都不理,原来是因为早就有相好了啊。”

“怎么,这是刚办完事?宋灵啊宋灵,我还真以为你与那些女人不同呢,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

常深心中也极其的不爽,说他不喜欢宋灵那是不可能的,像宋灵这种在大学里面仙女般的人物,会有谁不喜欢?

只是因为追宋灵的全是些实力派,比如林家少爷林晟,他可没能力跟林晟争女人。

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宋灵。

因此,现在他虽然表现的很不屑,讥讽,但心里就跟吃了苍蝇屎一样恶心。

自己女神跟一个男人态度亲密就已经够难受的了,最让人崩溃的是,那个男的是他现在最大的仇人!

“常深你在胡说什么!我明明是……”宋灵激愤解释。

但被常深打断。

“行了,既然这件事被我撞见了,你若还想在学校里维持你那冰清玉洁形象的话,这样吧。”

“等本少什么时候有时间,你来我陪我一晚如何?”常深一脸淫笑,全然不顾宋灵身旁的苏玄,那样子别提多威风了。

然而,他却没注意到,一旁单武看他淡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你!”

宋灵肺都快要气炸了。

就在她想要继续解释的时候,苏玄掸了掸身上灰尘,对着宋灵柔和地道:“你先走吧。”

“单武。”

“在!”

“先带小灵出去等我。”

“是!”

“啊?”宋灵一愣,然后连忙问道:“那姐夫你呢?”

她不是傻子,还是能稍微感觉到大厅微妙的形势的,那些拿枪的特警,可都拿着钱对准他们呢。

“听话,你先跟单武走,我等会就回去。”苏玄笑着揉了揉宋灵的脑袋。

宋灵欲言又止,将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最终乖巧的点了点头。

特警们全程听着苏玄他们的对话,都用一副古怪的目光看着苏玄他们。

韩雪更是心中怒火爆发,一个杀人犯,一个疑似同伙的两个人。

在被他们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包围之下,居然将他们视若无睹地,说要走?

嚣张!

同时,秦风却面露凝重,像这种时候歹徒越是表现的淡然,嚣张,就越难以琢磨。

他心中猜测,说不定这是歹徒的计谋,目的就是为了引诱他们生气,让他们被愤怒地情绪控制住,然后达成歹徒的某种目的!

但,下一秒,让秦风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单武居然真的带着宋灵,将他们选择性忽略地,走向了大门外……

“不许动!”

韩雪大声怒斥,双手将手枪端在目光前,枪口精准地瞄向正在往门外走去的单武!

她不停呼气,放松心中愤怒心情,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将这种嚣张狂徒给毙了。

秦风见状脸色一沉,也不再有任何犹豫,立刻下令:“一组,给我把出口堵住!”

不论眼前这个神秘歹徒有什么阴谋,要是真让他的同伙在他们包围下安然离开了,此事传出去后,他秦风老脸都得丢光!

一组数名特警得到命令,立马行动,欲要去围堵出口。

但!

下一秒,一道杀猪般的尖叫声,瞬间将秦风,韩雪以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只见苏玄手中不知何时忽然多了一把水果刀,且那把水果刀,如今距离常深的咽喉只有零点零一公分。

只要苏玄愿意,锋利地刀刃就会轻松地割断常深的咽喉。

让他血溅当场,英年早逝。

“住手!”秦风大惊失色!

“唰!”

顷刻间,十几道枪口全都转而瞄向了苏玄!

然,苏玄面色平静,水果刀依然抵在常深喉咙前,淡淡道:“我本不想杀人。”

“但,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现在,他的底线便是宋灵。

常深吓得脸色再次煞白,双腿发软,心脏剧烈跳动,死亡的气息正弥漫在他的身旁。

此刻他的性命,已经彻底掌握在苏玄手中了。

“我叫你把手举起来,你没听见吗!?秦风几乎咆哮地道。

他当警十余年,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胆,猖狂的歹徒!

视特警如无物?

但,他心里也已经万分确认,眼前这家伙绝对是个危险人物,绝对危险!

那种云淡风轻,淡漠地表情,让他心中发寒。

听到秦风的咆哮,苏玄淡漠地目光望向秦风,缓缓开口:“我正在办事,麻烦诸位给个面子。”

秦风:“????”

他当场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周围的特警们包括韩雪,全都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年头歹徒都流行让警察给他们面子?

大哥,您麻烦搞清楚一下,我们是警察,您才是歹徒,不要搞混了。

这绝对是他们当警那么多年来,从歹徒口中听到最霸气、豪横的一句话。

但,就在他们感慨的时候。

常深眼神中虽布满了恐惧,身体也在不停抖动,但还是颤声道:“你若敢杀我,我们常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光你要死,宋灵也要死!”

“常家?”苏玄眉头一挑。

常深见状,以为苏玄真被他吓到了,连忙道:“放,放了我,我可以答应你不再追求今天这件事。”

卑微乞求的语气中,尚且带着一丝高傲。

苏玄微微一笑。

他嘴上没有回答,但手上的动作已经给了回复。

一道冰冷刀光闪烁。

大厅中,常深喉咙处血柱喷洒!

鲜血狂飙!

常家嫡系常深,横死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