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懵懂年少

常深,死!

刺鼻地鲜血腥味弥漫在大厅的每一寸空气中。

一切都发生在雷霆万钧间,不光是在场的特警,工作人员,就连秦风都没反应过来。

直至常深“噗通”倒地,干净反光地瓷砖上流满鲜血后,他才猛然惊醒!

他目光骇然,万万没想到苏玄竟然真敢当着他们的面杀常深!

“秦队,你愣着干什么,此人居然敢当警杀人,罪不可恕,还不快下令把他抓起来!”

一旁的韩雪语气愤怒。

虽然她是一名女性,但因为刚从警校毕业,难免心高气傲、嫉恶如仇再加上性格火爆,自然恨不得马上把苏玄这种嚣张可恶的歹徒给抓起来,狠狠地蹂躏一顿!

再加上她正义感十足,工作也认真,刚来警局两年就已经立下种种功绩,已经算是警局后起之秀中的翘楚了。

往日里,秦风也对这个小辈很欣赏,都是柔声细语地跟她讲话。

但这次,秦风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该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年轻人干劲足,有一腔热血是好事。

但终究少了几分眼力见。

若说,当看到苏玄在面对他们表现得云淡风轻时,他心中猜测。

此人有两种可能:要么有所依仗,要么无惧生死。

那现在,他心中断定且肯定,此人必有依仗!而且是个背景恐怖到,足以无视警方的存在。

他惹不起。

不光他惹不起,就连他的顶头上司天河市警局的局长也绝对惹不起!

苏玄从身旁抽纸盒中抽出两张白纸,将沾染到手上的鲜血一点点擦拭干净。

把血纸随手丢尽垃圾桶后,目光平淡地扫了一眼十余名严阵以待的特警,最终定格在秦风身上。

“我能走了吗?”

一句平淡的话,但落在在场众人的耳中,却显得格外刺耳。

一个歹徒在杀完人后,竟然对着警察问这句话。

很嚣张!

但……

不知为何,很多人却从苏玄的语气中感受不到嚣张,好像只有单纯的——礼貌?

但,眼见苏玄杀完人后,竟然还想离开,这让一腔正义热血,火爆脾气的韩雪岂能容忍?

当即,用着命令地语气怒喝道:“给我站住!”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

这一喊,让秦风脸色当场就变了!

“嗯?”

苏玄眉头一挑,用疑惑地眼神望向韩雪。

大厅陷入尴尬地古怪气氛中。

“咳!”

秦风擦了擦额头冷汗,站出来,走到苏玄面前,拿出自己的证件,开口道:“你好,我是天河市特警队一队队长秦风。”

苏玄瞥了眼黑色地证件,示意性地点了点头,开口道:“具体事宜,等我回去后,会让部下去跟你们领导交涉的。”

秦风心肝俱颤。

他的部下,跟自己的领导交涉?

确诊了……

这家伙真的不是他们一个小小天河市警察局能惹得起的。

本来还想着常深死后,为了不得罪常家,必须把这家伙给逮捕,让常家处置。

但现在,去他哥的常家,老子不管了!

“不行!你当警杀人,按照龙国必须立即抓捕,你务必配合,否则就别怪我们采取强硬措施了!”

一旁的韩雪语气冷漠地道。

秦风:“……”

他现在有些后悔,把韩雪给带出来了。

我的姑奶奶,为什么你那脑子就一根筋啊!

得罪了这尊大佛,别说咱俩了,就算整个警局都得跟着遭殃。

望着眼前一脸认真,面对他都浑然不惧的韩雪,苏玄有些意外。

思索了两秒后,他缓缓开口:“可以。”

“警方也是为国为民,龙国法律也不容亵渎,苏某自然尊重。”

原本还担心韩雪会触怒苏玄的秦风,松了口气,用感激地目光投以苏玄。

这种大人物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能承受得起的。

韩雪拿出手铐,走到苏玄身前,冷声道:“还把手伸出来?”

“胡闹!”

秦风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抢过韩雪手中的手铐,直接把她给拉了过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后:“这种多余的措施就免了。”

他现在想掐死韩雪的心都有了,年轻人无知,愚蠢也要有个限度啊!

秦风强忍住怒气,指着韩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给我滚回车里去!”

韩雪闻言,望着秦风地目光中带着浓浓地不可思议,以及——失望。

平日里大公无私,秉公执法的秦队,怎么到了今天,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一点骨气都没有了?

这让秦风在韩雪心中的形象大幅度下滑,甚至她都有些不屑一顾了。

只不过碍于秦风是她的顶头上司,心中尽管不服,但还是气愤地回到了警车中。

韩雪离开后,气氛也得到了一丝缓解。

这时,苏玄主动笑着开口道:“我姓苏,单名一个玄字。”

“苏玄?”

秦风觉着有些耳熟,然后连忙道:“苏先生您好,刚刚我属下年少不懂事,顶撞了你你,还望您不要计较。”

尽管这次很生韩雪那丫头的气,但秦风还是忍不住求情。

毕竟像这种大人物,若是想捏死一个小警员,就是一句话的事。

苏玄一眼看穿他心中所想,笑了笑:“年轻人,不做几件错事,怎么会成长?况且有干劲儿不是坏事。”

秦风闻言,紧绷地心弦方才松开。

“你们先回去,等我处理完事,就跟上可以吗?”苏玄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秦风忙不迭地道:“那我就先走了。”

苏玄点头,秦风这才坐回车中。

十多名特警在处理完现场,就收队了,顺便将常深的尸体也一并带回警局——通知常家来收尸。

车中,秦风还没坐稳,坐在后排心中不满的韩雪又忍不住责怪道:“秦队,这次他们不光杀了数人,甚至还胆大包天的当着我们面杀常深,您不直接暴力压制就算了,为什么还对他客客气气的?”

秦风无言,只是烦躁的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了根烟,因为岁月侵蚀,带着鱼尾纹褶皱的眼角满是愁容。

烟灭了,又接着一根点上。

良久。

他不耐烦地掐灭烟蒂,目光透过后视镜,看到坐在后排一直沉着脸的韩雪,叹了口气。

“小雪,你现在还太年轻,目光短浅,想事情的角度终究太过狭隘。”

“我之前确实很欣赏你一身的正直感,这也是作为名警察最重要的品质,但……你不知道的是,刚刚你那些莽撞的行为,将会给局长带来多大的麻烦。”

“我们活的是现实,不是理想啊,我二胎刚生,需要拿薪水,整个家负责。”

“你年纪轻轻,未来前途光明,若是因为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断送了前途,我都替你可惜啊。”

“怎么,我们警察秉公执法,抓人天经地义,我做错了吗!?”

韩雪语气倔强。

“我看您就是猜到这个人有什么大背景,所以怕了,老大你太让我失望了!”

秦风闻言,双眸黯然,不再多说,也没再去指责韩雪。

说她错了吗?

没有,她没错。

但一个从没有被生活扼住喉咙的年轻人,又岂会理解,和看透呢?

唯有让时间和经历,才能让韩雪慢慢懂得今天他的所作所为。

当年自己刚出警校,不也是一腔热血,踌躇满志的愣头青吗?

因为这次事件的特殊性,所以秦风决定提前打电话汇报给局长吴刚。

警局。

正在开会的吴刚,在接到电话后,眉头微皱。

当警杀人?

这种无异于挑战整个警局威严的行为,让吴刚心中愠怒不已。

不过,当感受到电话中,秦风语气之凝重堪称前所未有,吴刚心中也沉重了起来。

无论如何,这种事情绝对要处理好!

亲自到警局门口,等待秦风归来,他要好好了解事情经过!

“苏玄。”

吴刚轻喃,心里有种莫名的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