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A0级档案

临河酒店门外。

“姐夫!”

每隔多远,一直观看周围寻找苏玄身影的宋灵,就第一时间看到正往他们走来的苏玄,惊喜地道。

直到苏玄走进,单武恭敬地道:“主上。”

苏玄先是笑着摸了摸宋灵的头:“听单武的话了没?”

“姐夫,我都多大了,你还摸人家头!”宋灵不忿道。

苏玄眉头一挑,旋即大笑出声:“无论你多大,在姐夫眼里,你都是八年前喜欢哭闹的小丫头。”

“哼!”

宋灵娇哼一声,别过头去不理苏玄,以表抗议。

苏玄哑然失笑,然后朝着单武道:“单武,等会儿直接把这丫头带回家就好。”

“是!”

“另外,一小时内查清常深所有底细,将他所有罪证整理成文档后,送到天河市警局。”

“还有……”苏玄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我记得天河市这地方,归小五那家伙管吧。”

“天河市隶属乾元州,正是归龙州牧所管。”单武回答道。

龙州牧并非人名。

龙国除了中央都城紫禁城外,共有九州,九州之下方才是各个城,县,村。

州牧,乃是官称,为一州之中最高级别领导人。

因只有九州,故州牧,全天下唯有九人!

苏玄揉了揉太阳穴:“你去让小五跟下面的人说一声,帮我解决一下这次麻烦。”

话一说完,苏玄便面露苦笑。

堂堂玄君,今日在面对这种芝麻小事,都得让昔日属下帮忙解决,说出去,恐怕都得笑掉紫禁城那帮老家伙的大牙。

但,现在他身份敏感,确实不适合主动出面解决此事。

“属下这就行动。”单武恭声。

苏玄微微颔首,目光望向天边。

此时,日落西山,残阳如血,景象如画。

…………………………

警车一路急急忙忙地抵达警局后。

车刚挺稳,秦风就火急火燎地打开车门,然后神色严肃地再对韩雪沉声道:“那个人叫苏玄,等会他要来了,你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韩雪一脸冷傲,不置可否。

但时间紧迫,秦风心中一叹,也没功夫管那么多了,便直奔警局大楼而去!

局长办公室中。

“那个苏玄的背景,查到了吗?”

秦风刚进来,就朝着坐在办公桌前的吴刚急切问道。

这句话,一般都是局长问他的,至于为什么会换他问局长了。

原因很简单。

他在路上想查苏玄二字的时候,发现,他竟无权查探!

因此,只好让吴刚动用职权去查。

“没。”

吴刚面露凝重之色:“我也无权查看。”

“什么!?”

秦风脸色难堪:“连你都无权看?”

他当警十余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无权查人的情况!

吴刚沉默了两秒,缓缓开口:“他应该是个军人。”

“军人,还无权查看?”

秦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这两个信息相结合代表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再加上,苏玄在大厅中那雷霆般的沙发手段,以及那一身充满铁血的气势,让他心中的不安更为强烈了。

而且警察与军方两者向来都比较尴尬,凡是跟军方沾上关系的案子,到最后都会比较麻烦。

“等他来,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再打电话给位老朋友,看他能不能查到些什么。”吴刚眉头紧锁。

“那常家那边……”秦风犹豫。

毕竟常家也不是好惹的啊!

一听常家,吴刚脸色一冷:“他们要来人,就告诉他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这段时间耍的小手段,若再敢放肆,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数年以来,我们为了天河市的稳定,对这些大家族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就真把我们警方当柿子,想捏就捏?”

“他们势力再大,能大得过我们身后的国家吗!?”

秦风闻言,心中安定了些,坐在了沙发上。

吴刚也拨打电话。

两秒后,电话接通。

大概是关系极好的原因,吴刚也不废话,上来就开门见山:“老张,你帮我查个人。”

“苏玄。”

“嗯,好,我等你电话。”

电话挂了。

“等他查到后,就会回信。”

然而,没过两分钟,电话响了。

吴刚眉头一挑:“这么快?”

他接通电话,刚要开口,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道肃重的声音:“老吴,你跟这个叫苏玄的男人,是什么关系?”

感觉到对方语气的严肃后,吴刚心中一沉,问道:“你查到什么了?”

“他的档案是被封锁着的。”

“这个我知道,所以才找的你啊。”

“封锁等级是A0。”

电话那边的声音刚落,吴刚整个人就傻在原地一样,手一松,电话掉在了桌子上。

沙发上的秦风见状顿时一惊,站起来,连忙问道:“怎么了?”

只见吴刚如同机械般僵硬地转过头,双目呆滞,说话哆嗦地道:“A0”

“啪嗒!”

秦风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嘴里失声呢喃:“A,A0?”

他双目失神,六魂无主……

A0这个词,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特警队长就能知道的,而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中,才知道A0的存在。

A0……

龙国最高级别命令,最高级别的武装戒备等级,更是最高等级的封密等级……

这个词,代表着龙国的一切至高!

而,能用A0级别封密的档案,那个档案的主人,又会是何方神圣?

秦风不敢想象,吴刚也不敢想象,这已经超越了两个人的认知。

他们面面相觑,办公室中陷入了沉寂。

“喂,老吴,你听不到我说话吗?”

桌子上的电话不停传来声音。

直到第三遍呼喊,吴刚才颤颤巍巍地拿起电话,沙哑道:“我知道了。”

电话再次挂断。

吴刚浑身无力般瘫坐在办公椅上。

至于秦风心中感到窒息的同时,他也庆幸,在临河酒店时,并没有对苏玄做出任何过分举动……

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就在两人魂不守舍的同时。

天河市,常府,大厅之中。

“你说什么!?”

只见一名中年魁梧男子,当着场中众人的面,硬生生将那名瑟瑟发抖的下人拎了起来,怒目圆睁!

一向胆小的下人,哪经得起这般场景,吓得嘴唇直哆嗦:“公子,公子他被人杀了!”

“我儿!”

一旁的美妇闻言,悲呼一声,旋即“哐当!”直接昏倒在地。

魁梧男子便是当今常家家主,常奎!至于那美妇乃是常奎的第四个老婆。

本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妾,但就因替常家生了个唯一的大胖小子,使得她才常家地位水涨船高。

如今常深已死,她自悲痛欲绝!

“行了!身为一家之主遇事如此狂躁,成何体统!”

这时,一直高坐台上的白发老者冷声道。

“父亲……”

老者便是常家上任家主,常奎之父,常家真正的说话人,顶梁柱!

被老爷子怒斥,常奎紧咬牙齿,狠狠地瞪了下人一眼,就把他甩在了地上。

“小六,那个杀了深儿的凶手身在何处?”

名为小六的下人,虽然被摔的七荤八素,但还是连忙道:“回老家主,那人已经被警局的人给带走了。”

“好!”

常老家主闻言,扶起镶金拐杖便站了起来,浑浊的目光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老朽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杀我常威之孙!”

在这位以心毒狠辣著称的老人眼里,死一个孙子,无妨。

以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孙子。

但!

常家的颜面,不容亵渎!

起码在天河市这一亩三分地,对他常家而言,无论何方神圣,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他也得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