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下九州,龙州牧

两人心如火燎。

此刻苏玄脸色苍白,额头豆大的汗水布满脸颊,浑身还在隐隐颤抖,似是正在经历某种地狱般的折磨!

触目惊心!

两人都将这一切归根于常山的那一击蛮横顶肘上了。毕竟以这个年轻人都略显瘦弱的身体,又如何能承受得住那种刚猛至极的撞击!?

吴刚瞬间怒了:“常鸿老狗,若此人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秦风也朝着已经被这一幕吓傻了的韩雪急声喊道:“我没带手机,快点叫救护车!”

人命关天,韩雪也慌忙的拿出手机,叫起了救护车。

常鸿满是褐斑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我儿常山从小就对深儿宠爱至极,如今见到杀人凶手,一时控制不住自己,还望吴局长见谅。”

他见过常山曾用这一招,将一块岩石直接顶出蜘蛛网般密集的裂痕。人身体再结实,能有岩石结实?

此子,必死!

“你!”

吴刚气得胸口不停起伏。

“老夫在家中还有些事,就不打扰吴局长,先行离开了。”常鸿满是微笑。

常山目光有些疑惑地看向脸色纸白的苏玄,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挨了他全力的顶肘后的反应,不应该是直接当场死亡,或者休克的吗?

“山儿,走了。”

常鸿的声音将他思绪拉了回来,常山微微点头。

无论如何,此人都必死无疑了。

就在他们刚迈脚离开的那一秒。

“谁都不许走。”

一道缥缈至极的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警厅大楼门口,一名身着诡异紫色劲装的男子,腰白玉之环,左佩四尺长刀,右配金色令牌,宛若自古代画幅中走出的风流人物。

身后也跟着位面色冷漠的魁梧男子——单武!

单武看到躺在地上,气息已经逐渐虚弱的苏玄,面孔骤变!

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苏玄身边,迅速掏出一个白色药盒,欲要从中倒出五颗药片。

“六,六颗。”

这时,已经接近昏阙的苏玄虚弱的道。

单武面色动容,想要开口说什么,但当看到苏玄已经虚弱至此。他紧咬牙齿,从药盒中倒出六颗药片,小心翼翼地喂进苏玄口中。

苦涩至极的药片入口即化。

就像是神药一样,苏玄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些许红润。

一旁看着的秦风惊为天人!

单武却双拳紧握,看着苏玄堪称“狼狈”的模样,他心中唯有悲凉。

这可是玄君啊!

自血战,遭受重创后,苏玄就会时不时就会突发头疼症状,每次发作都能将这位铁打男人摧残得不成人样。

以前一年里能发病一两次,但现在已经越来越频繁了。

至于那药片……

单武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药物,但他知道,虽然这对玄君的症状很有效,但也是有着极大的副作用的!

这也是为何苏玄身体每况愈下的原因!

恶性循环!

从以前的一两颗,到现在的六颗之多——苏玄缓缓睁开眼睛。

单武连忙半跪在地,恭声道:“属下来迟,罪该万死!”

苏玄摆了摆手,目光从单武慢慢转向了那名紫衣男子身上,依然有些病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你是谁?”

见到突然出现,挡在他们面前的紫衣男子,常鸿目光一沉。

与此同时,常山当看到紫衣男子的瞬间,就如同老鼠见到猫般,浑身上下汗毛炸立,心头一紧!

如临大敌,打起十二精神!

一旁的吴刚,目光死死的看向紫衣男子。

紫衣,左长刀,右金牌……

他身体颤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足以令他当场疯狂的名字!

但他不敢确定,毕竟他那次也只是远远地看了“那位”一眼,并未看清“那位”的容颜。

不过,接下来紫衣男子说出的三个字,让他心脏都跳了出来。

“龙左中。”

“噗通!”

吴刚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朝着紫衣男子失声喊道:“属,属下吴刚,拜见龙牧州!”

此人便是高坐在乾元州权利,地位最高王座上的龙牧州,龙左中!

天下九大牧州中最年轻的一位,同样也是最风流!

那一袭紫衣,曾不知让多少天骄美人心碎,无数个日日夜夜痴恋不已;又不知让多少年轻俊杰捶胸顿足,崇敬膜拜。

“嗯?”

龙左中剑眉挑起,有些意外的道:“你认识我?”

吴刚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受宠若惊,结结巴巴地道:“属下,曾有一次远远看过牧州一眼!以及……您腰间长刀与黄金令牌,足以证明您的身份!”

原本遥不可及,如天上繁星般闪耀的人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让一个久经权场沉浮的中年男子都失态了!

他不是巴结,而是一种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崇敬!

“龙,龙牧州?”

常奎闻言,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位烨然若神人的紫衣男子,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天河市只是乾元州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城。

而龙左中之名,莫说天下了,在乾元州内谁不是如雷贯耳!?

“父,父亲,怎么办……”

常奎大脑陷入空白,慌忙转头向自己父亲求救,却发现常鸿老脸也已经呆在了原地。

再看一直稳如泰山的常山,同样如同雕塑似的静止在原地,双拳紧握的同时,目光更是充满了惊恐!

尤其是当看到龙左中腰间的那柄长刀后,常山如坠冰窟!

于他这种浸淫武道多年的人而言,龙左中就是那翱翔在天地的巨龙,而他只是地面上的一只蚂蚁……

这位不光是龙国最年轻的牧州,更是武道界中最年轻的刀道大宗师!

一人一刀,曾将沙场上的百名敌军精英尽数斩首!

那一战的风流,彻底折服龙国年轻一代所有人!

不过,更让人窒息的是。

这位龙州牧,乃是玄君的徒弟!

传闻玄君共收了六个徒弟,而龙左中便排第五。

玄君!

如果说龙国是这片天的话,那玄君便是天空之上高挂的烈阳,龙国子民心中的战神!

“徒儿小五,拜见师尊!”

龙左中双手作揖,清澈地目光望向苏玄,高声恭敬道。

话音一落。

全场,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