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参见玄君!

在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有两人。

苏玄,龙左中。

一个被单武半躺搀扶着虚弱无比,一个如同绝世神剑屹立在天地间,雄姿英发!

两人双目对视。

苏玄却是苦笑。

在自己徒弟面前出糗,老脸要挂不住了啊!

“师,师尊……”

“那……”

吴刚和秦风两人再次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了——惶恐。

玄君!

顷刻间。

吴刚、秦风、韩雪、楚航、常奎父子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苏玄身上。

楚航不敢置信地呢喃:“不可能!玄君那等人物,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此话一出,勾起了众人的心弦。

是啊!

那位如同堪称传奇,神明一般的人物,怎么会这么年轻?

但!

能被龙左中称为师尊的人,全天下也就玄君一人。

吴刚两人都陷入了疯狂当中。

他们二人当得知苏玄是A0级别档案后,就已经猜测出其定是一个大人物!

但他们却从未将苏玄往玄君方面去想。

不敢想!

玄君会那么年轻,更不敢想玄君这么遥远的两个字,会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并且荒唐的被他们给带到了警局。

除非发生奇迹,然而,奇迹就真的发生了。

这……就算是写书的都编不出来吧!

“常家,亡矣。”

常鸿浑浊的瞳孔不瞒绝望,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镶金的拐杖滚落在地面。

“父亲!”

常奎连忙要去搀扶,却发现常鸿身上就跟带了铅块一样,拉不起来!

对于常奎的急切呼喊,常鸿仿佛没听到般,只是嘴中不停呢喃:“我是常家罪人,我是常家罪人……”

如此反复,像得了老年痴呆一样。

常奎心凉半截,他又将看向常山。

感受到来自大哥投来的目光,常山沙哑地道:“大哥,常家没了。”

不光是常家亡了,常山觉得他也必死无疑!

果不其然。

龙左中右手放在刀柄上,如刀般凌厉地目光扫视着常家三人,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常山身上。

“唰!”

长刀出鞘,发出清脆的低吟。

寒芒闪烁,直指常山。

龙左中道:“今天我不杀你,你也必死无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若这件事传出去,根本不需要苏玄或者龙左中动手,那些所谓“仰慕玄君”之人,便自然会对常家群起而攻之!

常山心知肚明,自嘲一笑:“能死在龙州牧刀下,也算是种荣誉吧。”

龙左中无言。

一刀挥出,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紧接着。

腥红的鲜血喷洒而出!

在阳光的照射下,尽显妖艳之美。

“二弟!”

常奎望着轰然倒地的常山悲吼一声,当场嚎啕大哭起来。

父亲已疯,二弟身死。

常家,亡了!

“龙州牧。”

韩雪美眸梦幻般望着一身紫衣龙左中。

这是她一生中,唯一一个爱慕的对象。

源于一个照片。

尸横遍野的沙场上,唯有一袭染血紫衣拄着长刀,立于天地间,微风吹过,衣衫摆动,夕阳西下,尽显凄凉。

有人说龙左中的风流不是“所谓”的风流,而是真风流!

同时,玄君则是她心目中最崇拜的对象。

在这个战乱的年间,龙国如此安定,就是因为有玄君此等战神,领导着龙州牧等国之脊柱浴血奋战出来的。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他们负重前行罢了。

但,就是这样的战神,差点被她强行审讯了?

她韩雪,有何资格!?

韩雪心中苦涩:“秦队,辞职信,我明天会交上来的。”

说完,她便俏脸黯然,默默离去了。

秦风叹了口气,心中可惜多好的一个苗子。

至于楚航,看到常山被龙左中一刀了解后,吓得魂飞魄散!

“杀,杀人了!”

大声尖叫后,连滚带爬的逃离了这里。

常奎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已经疯掉的父亲给拉了起来,深深看了常山一眼后,便扶着常鸿,一路踉踉跄跄落魄地离开了。

原本吵闹嘈杂的警厅大楼,只剩下苏玄师徒,单武以及吴刚秦风五个人了。

“卑职吴刚,有眼不识泰山,还望玄君恕罪!”

“卑职秦风,有眼不识泰山,还望玄君恕罪!”

吴刚、秦风两人半跪在地,齐声朝着苏玄喊道。

服用完药片,苏玄的身体也稍微恢复些体力了,在单武的搀扶下也可勉强站起身子,望着跪在地上的吴刚和秦风两人,细声道:“以后我会在天河市取走不少人命……”

还未等苏玄说完,吴刚便道:“玄君所杀皆是该杀之人,若有需要卑职配合之处,卑职定全力以赴!”

苏玄苍白的脸哑然失笑。

这人还挺上道。

“另外,此事止于此地,就不要再传出去了。”

秦风两人对视一眼,旋即高声道:“卑职明白。”

“有劳了。”

两人闻言,用余光偷偷瞟了一眼龙左中后,便退下了。

待两人消失在视线中。

“咳咳!”

苏玄轻咳一声,大概是用力的缘故,脸上多了些许红润。

龙左中心情跌入谷底,沉声道:“师尊的伤势怎么这么严重了!”

苏玄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暂时还死不了。”

这话听在龙左中耳中可是格外的难受,他双拳紧握:“我这就将古老请来给师尊看病。”

“以古老的生死人肉白骨的医术,定能治好师尊的!”

苏玄欣然的笑着,没有拒绝来自徒弟的孝心:“那就劳烦你了。”

“替师尊分忧,乃是我分内之事!”龙左中嘿嘿笑道。

听着师徒两人的对话,单武目光黯然,尽力隐藏自己的悲伤的情绪。

血战结束后,受到重创的苏玄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被号称“紫禁城第一圣手”的古老住处。

连续抢救了两个日夜后,苏玄虽然没了性命之忧,但就连古老都摇头苦叹,他力所能及于此了……

所以,就算再把古老请来也是徒劳,这件事天下只有五个人知道。

古老,他,苏玄,太上皇,新皇。

如今太上皇驾崩,世上也就四人知晓了。

“龙牧州,现在天气渐冷,主上身体虚弱,还请移步交谈。”单武恭声道。

“不了,我还有事,只是碰巧路过这里,接到你的电话,想来看望师尊一眼。前线军情一刻不能耽搁,我这就得启程了。”龙左中连忙摆手。

苏玄目光微微复杂,点了点头叮嘱道:“沙场上万事小心。”

龙左中抱拳:“如单武所说,天气转凉还望师尊保重身体!”

说完,龙左中也不拖沓,转身离开了。

只是,在百步之后,他又一回头,朝着苏玄深深作了一揖,昂声道:“师尊保重!”

话罢,转身离开。

望着龙左中离去的背影,苏玄又忍不住轻咳一声,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道:“不知,还能不能熬到这小子成家立业。”

“玄君……”

单武心情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