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心随意动,便是乐趣

天河市,车水马龙。

一亮普通的黑色轿车,在车辆中随波逐流。

“怎么样,灵儿喜欢那栋房子吗?”坐在副驾驶上的苏玄问道。

单武笑着:“灵姑娘说很喜欢。”

“那就好。”苏玄也笑了。

“那……主上,我们是回去,还是去哪?”单武忍不住问道。

他们已经差不多要绕天河市一圈了。

“停车吧。”苏玄揉了揉太阳穴。

“啊!?”单武一愣。

“我想下去走走。”

“可是,您身体虚弱,为了避免意外发生,还是由我陪着您吧。”单武担忧道。

“我还没到需要你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的地步。”苏玄佯装生气地道。

“是!”

清楚苏玄脾气的单武不敢再唠叨。

只见已经驶上高桥的黑色轿车靠边停了下来,身着黑色貂裘的苏玄从中走出。

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夕阳落山,夜幕降临。

天河市位于龙国北方,如今正值十一月份,天气转冷,就连湖面都结起了一层薄冰。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皎洁的光芒。

苏玄走下高桥,一人游荡在熙熙攘攘,却又灯火辉煌的街道上。

夜色下,周围人来人往,车辆络绎不绝。

有热恋中的青年男女,因天气寒冷,男生不停搓手摩擦热度,然后再去摸女生已经冻得冰凉的小脸,惹得女生一阵娇羞。

有形色匆匆的白领上班族,为了所谓的形象,穿着单薄的西装。在家人亲戚面前体面又得体,在现实中,明明被冻得瑟瑟发抖,却也舍不得打出租,在寒风下苦等公交。

还有一家三口挽手踱步,欢声笑语的其乐融融。

在这个世界上不停上演着人间百态,烟火尘埃。

唯有苏玄机械的走在路上,棱角分明的脸上也笼上了一层神秘。

他机械的走着,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和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于一个时空,好像这个繁华的世界不属于他。

没走多久,天空突然有一片雪花,如同羽毛般轻轻地飘在了一名小女孩的手上。

小女孩感受冰凉,然后惊喜地朝着父母道:“爸爸妈妈,下雪了。”

一片雪花落下,紧随着便是片片雪花,很快许许多多的雪花缓缓降落在这世间。

空气也不由得更清冷了几分。

行人脚步也更匆忙了。

苏玄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家灯红酒绿,霓虹璀璨的酒吧前。

他推门而入。

心随意动,便是乐趣。

酒吧中。

五颜六色,如梦似幻的灯光照射在吧台上,大厅舞池中央,各种勾肩搭背的年轻男女,搂抱在一起,尽情的释放来自生活的压力。

角落处,也有衣着暴露的男女,趁着昏暗的灯光掩护,相抱在一起,深吻,扭动身体……

苏玄一个人静静坐在吧台前,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先生,要点什么?”

看上去刚满十八岁的吧台少女,朝着苏玄甜声问道。

苏玄沉吟了一会儿,微笑着道:“随便一包烟,一杯红酒。”

“随便?”少女面露古怪之色。

这让少女有些拿不定主意,究竟该给这个怪人拿啥烟,啥酒呢……最终,她也索性随便随便拿了。

苏玄一人品着红酒,享受着红酒入嘴时带来的微妙感官上的刺激。

没过多会儿,一个画着浓妆,上身穿着暴露,穿着黑色皮裙的女子,手里端着杯红酒,扭动着腰肢,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

“帅哥,一个人喝也太孤独了,需要人家来陪陪吗?

“想怎么陪,都可以哦~”

女子娇媚的一笑,就要大胆的坐到陈安的大腿上。

苏玄巧妙规避,让其差点坐了个空,差点没摔倒在地。

只见他淡然地瞥了眼身前女子,深吸口烟,缓缓吐出烟圈:“我对妓不感兴趣。”

“你说什么!?”

似乎还没完全喝醉,意识上有些清醒的女子尖叫出声,顿时怒火冲天,将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小子,你怎么说话呢?”

苏玄无言,没有回答。

“啪嗒!”

打火机引燃,点上根烟。

他左手夹烟,在彩色灯光的照射下,幽蓝色如鬼魅般的烟味缭绕着,风一吹,便消散而去。

他目光没有任何感情地看着身前女子,就像是在注视一个死人……

女子见状,似乎是被吓到了般,暗骂一句:“怪人!”后,就连忙离开了。

见女子落荒而逃,苏玄面无表情,继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又不知过了多久。

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夜降临,酒吧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快就来到了一天当中最嗨的时间。

嘈杂的声音,仿佛带有某种魔力般,吸引着年轻人们的灵魂。

苏玄也渐渐沉浸其中。

但就在这时。

“啊!”

一道尖叫声响起!

不过在吵闹的音响覆盖下,尖叫声并不明显,甚至若不仔细听还听不到。

苏玄饶有兴趣的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在一名身着红色连衣裙的貌美女子,正面露惊惶地双手捂住胸口,朝着一名光头男子喊道:“流氓!”

周围的人自然也听到了女子的尖叫。

但这样的一幕在酒吧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他们已经习惯,并且在知道光头男子是谁后,不愿,也不敢去多管闲事。

面对女子柔弱的反抗,光头男子就像是得到了某种激励一般,脸上更显兴奋,道:“是不是有烦恼才来这里?”

“今晚哥哥保证让你快活得忘记所有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