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十段大国手

苏玄面带笑意,从人群中走出。

此时的他,如同邻家少年般,清秀地面孔上带着如春风般的笑容,让人不免平添几分好感。

众人见到苏玄眼前一亮,心中微惊,好气质。

就连平常见惯了优秀年轻人的钱老都一愣,然后略带迟疑地问道:“你要与老夫对弈?”

苏玄笑着点头。

钱老眉头一挑:“难道小友没看到我刚刚与徐老头的对弈?”

此话言外之意,摆明了就是说,看到我刚刚跟徐长云之间的对弈了吧,牛不牛逼?你认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并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围棋一道贵在沉淀。

一介小辈,又如何跟他这个浸淫棋道数十载的老家伙比?

“看到了,很精彩。不过晚辈还是想与老先生对弈一场。”苏玄面露微笑。

言语淡然,举止不迫。

“好小子!”

中年男子暗呼一声。

这种恬静中却透露着一丝笃定,自信地感觉,让在场所有人都觉得眼前地年轻人蒙上了一层,让人难以看透的神秘面纱。

他们断然是不信,一个年轻人能胜得过钱老的。

但苏玄这一身气质,却让他们心中多少忐忑了起来。

钱老心中微惊,此等年轻人,定是人中龙凤。只是,他不记得天河市还要这么一号年轻小辈啊?

但!

就凭此子这种举止,就深得他心!

“好!”钱老豪放大呼:“既然小友如此自信,那老夫也愿意奉陪。”

待棋盘重新归置后,朝着苏玄道:“请。”

苏玄与其对立而坐。

已经快要远走的徐老,此时也忍不住好奇心地原路返回,想看看着气质不凡的少年,究竟是有何名堂。

那些一直不肯离开的老者也都是抱着同样心理,好奇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究竟有几斤几两。

至于最后的结果,那就不足为奇了。

必然是钱老头赢!

当苏玄修长手指夹住棋子的时候,他面露异色。

这棋子的手感圆润,应该是云南那边的黄龙玉,做工也精细无比。再看那光滑透光地木质棋盘,定然也是用绝佳良木定制而成。

这一套下来,恐怕价格不菲。

不过,苏玄也只是微微讶异罢了。

他曾在紫禁城,与一位号称棋道至圣对弈时,一招险胜,对方败给他后,便按照承诺,将其最爱的围棋赠与苏玄。

据某位无良商人曾说,那套围棋,每个棋子都是无价之宝,再加上已是世间独一份。若拿去拍卖,无论是收藏价值还是棋子本身,都是上亿的瑰宝。

至今那套棋子还搁置在他紫禁城的宅院里落灰呢。

因此,苏玄并不在乎这些,他只是一时棋瘾上来,想过过瘾罢了。

钱老从棋篓子里,抓出一把棋子,问向苏玄:“单数还是复数?”

“单数。”

细数之下,是单数。

按照规矩,猜对执黑,猜错执白。

黑子先行。

伴随着苏玄第一颗棋子落下,他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莫名地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让人不禁侧目。

钱老浑然不惧,下出白子。

一场厮杀,就此展开。

过了几分钟后。

原本还气定神闲,显得游刃有余的钱老面色愈发凝重了起来。

棋盘之上。

苏玄所执的黑子,随着一颗关键的棋子落下。

原本棋盘上那些平平无奇的黑子,顷刻间如同埋伏在草丛中的毒蛇般,展现出惊人的阵仗!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这!”

钱老以及周围的众多棋道大师全都为这突然出现的一幕,面露惊容。

“结束了。”苏玄面露微笑。

“小友是不是有些言之过早了?”钱老摇头。

这年轻人所下的奇招确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肯定还不至于到输的地步。

“啧啧,这小子倒是有我年轻时的风范,够狂。”中年男子笑道。

而且不得不承认,苏玄突然展现出来的棋艺让在场所有人都会感慨一句,后生可畏!有狂的资本。

只是仅凭这个就想打败钱老,还是有些异想天开。

接下来的钱老也似是在证明,每颗白子都落在极为精妙之地,步步为营,令人佩服。这也就证明,钱老认真了!

但!

几十回合后。

钱老额头上的冷汗愈来愈多,紧接着,就连夹棋的手都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这……”

看着棋盘上堪称无解的死局,钱老硬生生咽了口口水,满脸地惊骇,手中的白子竟不知往哪落好了!

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在分析场上死局的解法,但纵使数位棋道宗师,乃至钱老这位九段棋手绞尽脑汁,都寻不到任何破解之法。

面临此局,心生绝望!

“胜负已分。”

中年男子直勾勾地看着棋盘上的残局,又看了看与钱老对坐,面露微笑,态度从容的苏玄,惊恐地吐出两个字:“怪物!”

不光是他,在死局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内心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徐老更是紧握拳头,如钱老般额头上布满冷汗,仿佛与苏玄对弈的不是钱老,而是他一般。

除了钱老,他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棋局的真正样貌。

他在不停追溯,苏玄前十步,前一百步,甚至是第一步所下的棋子!最终发现,这个年轻人从第一步开始,就已经在做一个杀局了!

但直到最后一刻,却没有任何一人觉察出来。

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棋艺!?

别看两人是在势均力敌,实则钱老一直在被苏玄牵着走,这完全是一种碾压!

两人俨然不是一个档次的棋手了。

“十段!”钱老怔怔地喃喃道。

引起一片哗然。

如果说九段是国手的话,那十段便是一群国手中的王者!

这已经不是一个段位了,而是一个头衔!

全龙国,有几人是十段?

他们不清楚,他们只知道传闻有十段的存在,却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活着的十段出现。

但……

众人看向苏玄地目光充满了不敢置信,这么年轻的十段!?

他们不愿相信。

因为这给了他们一种,那么大岁数都活狗身上的浓浓挫败感。

这时。

一名老者捅了捅中年男子的腰,嘴角抽搐道:“你年轻时候跟他一样?”

中年男子:“……”

老子给他提鞋都不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