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死亡名单

钱老缓缓站起身体,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儒雅随和的少年,沉声道:“老夫输了。”

语气认真且严肃。

“小友,哦不,前辈棋艺之高超,实乃在下平生仅见。”

对于钱老称呼他前辈,苏玄礼貌性地笑了笑:“老先生的棋艺也不弱。”

这句话并非安慰,有时候能在他手里撑那么长时间,也是种荣耀。

“敢问前辈名讳。”

“苏玄。”

钱老,徐老以及众人闻言,拼命地回想着有没有关于苏玄的记忆,结果却令人失望。

按理来说拥有如此“恐怖”的年轻人,恐怕早就闻名整个龙国围棋界了吧,但这个年轻人,就像凭空出现般,神秘至极!

“那……苏前辈可有收徒的意向?”钱老忽然面露恭敬之色地问道。

“爷爷!”

他身后的年轻人听言,虽然也惊叹于苏玄的棋艺居然打败了他爷爷,但也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就算这个苏玄棋艺再怎么厉害,他爷爷可是天河市四大顶尖豪族中的钱家上任家主,地位尊崇,岂能拜一个年轻人为师?

有损钱家颜面啊!

“这老混蛋,真是不要他那张老脸了。”一旁的老者们纷纷暗骂。

只有徐老浑浊瞳孔满怀光芒地望向苏玄。

那模样好像也想跟钱老一起拜苏玄为师……

想必如果苏玄说可以收徒,但只要一人,两者绝对能当众打起来了。

他们比谁都明白,拜在棋艺堪称绝巅的苏玄手下,哪怕是学到点皮毛,那也是莫大的机缘啊!

苏玄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然后笑道:“苏某不足以为人师。”后,便转身挥挥手,潇洒离去。

并不是他谦虚,而是在棋道上,他依然觉得自己不过尔尔,又如何教人?

众人看着苏玄离去的背影面面相觑,钱老唯有苦笑:“没想到老夫还有求着拜师的一天。”

“你我也不过井底之蛙。”

徐老叹息,扔下这句话后也离开了。

今天的打击对他有些大,从刚开始被钱老打败让他神伤,到最后看到钱老被苏玄“碾压”后,心里更是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这就像,他跟一个同龄人打架输了,让他很憋屈,但因为是同龄人倒也不丢什么面子。只是,没过多久就看到那个同龄人却被一个小学生虐杀……

虽然小学生虐杀的不是他,却有种浓浓地屈辱感。

此事之后,足以震惊整个天河市。

号称天河市两大顶尖棋手的钱老和徐老两人终于分出胜负,钱老胜!

然,在那场令人惊叹的博弈后,有一名神秘年轻人出场,居然以恐怖的棋艺近乎“碾压”的战胜了钱老。

后者远比前者来的还要震撼人心。

一时间,所有人都才猜测那名年轻人的身份,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丫头起床了吗?”

苏玄回到家中,因过足了一把棋瘾,心情极佳,向正在忙着从厨房端菜地单武笑着问道。

还没等单武开口。

“姐夫,你真把人家当懒猪了啊,现在可都快九点了!”宋灵正刷着牙,小嘴周围沾满了牙膏沫,颇为不忿地嘟囔着。

苏玄一乐:“昨晚睡得好不?”

“还行吧,勉勉强强算是我这几年里睡得最安稳,最舒服的一觉。”宋灵俏皮地摆了摆手,故作无所谓的模样。

“最安稳的一觉吗。”苏玄叹了口气。

恐怕这丫头从她姐姐离世后,在宋家那个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家族里,一直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吧。

两人说话间,单武已经将准备好的早餐全都摆在了餐桌上。

浓浓地香味弥漫在餐厅当中。

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宋灵双眸大放光芒,飞速洗漱完毕后,就迫不及待的坐在餐桌前,俨然是个小吃货!

早餐过程中,宋灵问了苏玄几个问题。

“姐夫,我以后可以不可以继续住在这里呀。”

“当然可以。”

“哇!姐夫你对我真好啊!”

“还有,姐夫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怎么这么有钱,这里可是宏豪居诶。”宋灵忍不住问道。

尽管她不太懂房地产这些,但她作为天河市本土长大的人,从小就听说过宏豪居,是天河市最豪华的小区!

而且她知道,就连宋家在这里都没有房子呢,不是没钱买,而是没资格买!

“商人,赚了点小钱。”苏玄边喝了口牛奶,边笑着回答道。

这是他为了面对宋灵这个问题,早就想好的说辞。而且以后他在天河市都会以一个“年轻神秘商人”的身份行走。

甚至就连商人苏玄这个人的身份证,来历,任何档案都已经准备好了,仿佛世界上真的凭空出现了这个人物一样。

宋灵“哦”了一声,就继续埋头吃着早餐,至于心里信不信苏玄所说,那显然是——不信的!

苏玄倒也不在意。

有些事不告诉这丫头,反而是在保护她。

两人继续吃饭,然后苏玄就问一些家常问题,气温倒也温馨融洽,有那么股家的味道。

例如她现在大几了?生活上有没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跟他讲。

至于有关她姐姐的事……

就如同一个禁忌般,在这次餐桌上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没有提起。

早餐吃完后,宋灵就要回学校了。

自从上次被林家的人强行掳走后,她已经有三天没去学校了,辅导员都打了好几个电话,微信的信息都快99+了。

“让单武送你吧。”苏玄用餐巾擦了擦嘴。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了,哪还需要人送啊。”宋灵嬉笑道。

见宋灵婉拒,苏玄也不强求,只是严肃地嘱咐着:“一定要记住我的电话号,遇到任何问题都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姐夫,你怎么跟我姐一样啰嗦!”宋灵嘴上埋怨,心里却充满了温暖。

这世上,又有谁不想被另外一个人在乎,关心呢?

宋灵去上学了。

苏玄呼出口气,然后转头向单武问道:“跟踪器装了吗?”

“回主上,一共两个跟踪器,分别装在灵小姐的手机,还有衣领上。”单武回答。

苏玄简单地“嗯”了一声后,站了起来,深邃地瞳孔浮现出浓烈的杀意。

林晟!

据宋河所说,就是林晟要强行娶宋清韫为妻,才逼得宋清韫自杀!病逝只不过是他们对外掩盖事实的谎言罢了!

仅凭害死宋清韫,就足以让苏玄暴怒到失控,恨不得引其血,啖其肉!

如今他居然还要对宋灵出手,苏玄有史以来,第一次对一个人有如此浓郁的杀意!

不过,他现在不会去动林家,这样只会打草惊蛇。

“你亲自去查,将所有伤害过青韫人的名字全都列在一张名单上,不得有任何遗留。”苏玄双拳紧握,目光如刀。

他要一份死亡名单。

纸上所写之人,必死无疑!

“是!”

单武单膝下跪,表情肃穆且恭敬,就像古代臣子遵从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