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心中天堂

“苏玄!”

天河市一处颇为豪华,奢靡地别墅中。

林家大少林晟听闻属下报告后,双目喷火,面露狰狞之色,一拳狠狠砸在桌子上!

“林少……”

一左一右的两名穿着暴露的绝妙少女,见状吓得小脸惨白,生怕生性暴戾地林晟盛怒之下把她们怎么样。

那位前来禀报的小弟也是瑟瑟发抖。

“查,给我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居然敢坏本少的好事!”林晟咆哮着。

当年他就对宋灵的姐姐宋清韫一见钟情,沉沦其美貌无法自拔,竟得知宋清韫居然与一位无名小辈在一起!

身为林家大少,从小就受到众星捧月般宠溺,一旦开口要什么,就算再奢华的东西,家中长辈也会摆在他面前。

女人,金钱,甚至不夸张的说,天河市中的任何东西对他来说都唾手可得。

因此,他在看到宋清韫的第一眼,就已经将她当作囊中之物,视为自己的女人,结果却得知宋清韫为了那个无名小卒,纵使从高楼大厦一跃而死也不愿与他成婚……

这就跟他被一个无名小卒打败了一样,这让从小就自负,骄傲的林晟倍感耻辱!

他想查那个无名小卒,那家伙却跟凭空消失似的,根本无从寻觅,事情只能作罢,但仍被他怀恨在心。

不过宋清韫虽然死了,她妹妹却也是个绝佳美人胚子,这才让林晟心里舒服些,心中暗夸老天做事留一线。

但现在踏马又有个人突然出现,搅了他的局?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委屈,不是他堂堂林家大少能受的!

“查出来,马上把这人带到本少面前!”

都快吓破胆了的小弟闻言,结结巴巴地道:“知,知道了。”

就在小弟擦着满头冷汗,打算低头离开的时候。

砸完东西,发泄完一身怒火的林晟,一屁股坐在真皮柔软沙发上,抚摸着身边两个美女的娇躯,悠悠道:“对了,告诉那两个家伙,我这又新来了一批妞儿,姿色上等,让他们快点过来挑。”

“好,好的。”

小弟连头不敢抬,颤着声音,以最快速度逃离了林晟这间充满奢靡,欲望的房间。

当小弟完全走出别墅,且开车走了一段距离后,他又深吸口气,颤颤巍巍地打了一个电话,将林晟今天的一切全都告知了电话那边的人。

天河市,一栋高耸入云的商业大厦,宽敞又带着古韵气息的办公室。

一位大约四十多岁年纪的中年男子手中拿着手机,额头几道深刻的皱纹拧在了一起,明亮的榛色双眼中射出两道锐利,阴冷的光芒。

他就是四大顶尖豪族之首林家的家主,屹立于天河市权势,地位,钱财金字塔最顶尖的存在。

随便跺跺脚,整个天河市都会跟着颤动!

“嗯,好。继续监视,那小子有任何举动都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汇报。”林遵淡然道。

“那晟少爷调查那个苏玄一事……”

电话那边传来小弟犹豫的语气。

林遵转动手中的钢笔,微微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查,找到后,若没什么问题就交给那小子处理吧。”

“是!”

电话挂断,林遵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自己这儿子完全迷倒在了那些女人身上,天天光给他擦屁股,平麻烦都得累死,这让他以后又如何放心将林家交给这小子?

“唉。”林遵叹了口气,不能再惯着这家伙了,于是心里很快就制定了锻炼林晟的方法。

至于那个叫苏玄来历不明的家伙,虽然还不知道那人的底细,但林遵却依然不放心上。

并不是他狂妄,而是在天河市说他一人只手遮天也毫不为过,想抹除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一句话的事罢了。

从他担任林家家主至今,还没有他摆不平的事!

况且,一条人命而已,他那位纨绔儿子身上唯有一点让他很欣赏——狠辣。

虽然他从未亲手杀过人,但他却是踩着累累白骨才走上的今天这个位置!一丝都不夸张!

有人是因为得罪他,被他的拥戴者所杀;有人是与他争斗时落败了,被他一句话就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等等事情,不胜枚举。

林遵站在高高的大厦办公室中,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俯瞰偌大天河市,心中升起万丈豪情。

迟早有一天……

天河市没有什么狗屁四大顶尖豪族,只有一个林氏霸主!

……………………………………

苏玄换上一身肃重的黑色西装,巍峨的身影笔直且充满孤傲,深邃平静地目光中闪烁些许星光。

望着镜子中自己,苏玄又好整以暇的将衣服的一些褶皱理开,尽力把自己给打扮得体面一些,细心无比,好像这件并算不得什么的黑西装,是多么珍重的东西般。

单武在一旁沉默无言。

纵然是面对紫禁城那群位高权重老家伙所举办的典礼,苏玄也依然穿着简单,我行我素,甚至曾一度身着朴素布衣,毫无玄君风范。

由此可见,苏玄对衣着这些繁文缛节并不看重。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玄君这样,如此谨小慎微的样子,仿佛此刻的苏玄并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玄君,而是即将参加一个重要“葬礼”的普通人。

因此,单武已经猜测出苏玄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只见当苏玄一丝不苟地整理完衣服后,朝着单武平静地道:“我该去看她了。”

“果然。”

单武心情也沉重了起来,然后沉声道:“可是属下还没查出青韫小姐究竟葬在何处。”

“不用查了。”苏玄摆手。

当他得知那女人并未葬在宋家祖地时,他心中愤怒地同时,其实已经知晓宋清韫葬在何处了。

那女人在自杀前,恐怕早就留下遗嘱,将她葬在那处小山坳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