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遇故人

距离天河市不远处的郊区里,有一座以城市为名的山——天河山。

大概是因没人看上这座荒山野岭的原因,那座山至今没有被开发,仍然是一副杂草丛生,树木茂盛一副原始森林的景象。

在天河山毫不起眼的一隅里,鲜有人至的地方。

有名一身庄重黑色的年轻男子循着记忆,从凌乱地灌木丛中缓缓走来。

苏玄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一副熟悉又有些变化地景象,棱角分明的脸庞,无声地划过两行泪水。

清澈见底的小潭,在明媚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似是为这个男人的到来感到雀跃。

就这样。

足足过了五分钟,苏玄喉咙微动,有些话想说,但到了嘴边,又忽然丧失了语言功能样,无法出口。

时隔八年,他又来到了这里。

潮水般的记忆也在这一刻涌上脑海。

这是苏玄十岁那年,因忍受不了孤独,一次从福利院偷跑出来时,偶然发现的地方,从那次发现这里时,他就会经常冒着被打骂的风险偷跑出来到这里玩耍。

在这里,他就是个自由地小猴子,拥有一个小孩该有的模样。

也没有人会强制命令年幼的他去洗堆得比他还高的脏衣服,更没有人会因为他的一些小错误,就对他发怒大骂。

这里就是他的天堂。

直到他长大,上了高中也依然会每周都来这里。

只不过,与小时候不同的是,他会携着宋清韫的手,到这处安静无争的地方,躺在柔软的草丛中,晒着柔软温暖的阳光,享受微风地吹拂。

畅谈一切,海阔天空。

低声细语,互诉衷肠。

甚至那年苏玄发过的一句句誓言,都深深记在如今的他脑海中。

原本细弱的杏树,如今也长成了苍劲大树,尽管如今空气寒冷,树上绿叶仍然在微风中摇曳。

原本那些都很矮小的杂草,此刻也都快长成了半人高。

苏玄也不再是当初的稚嫩少年。

这里的一切都符合苏玄脑海中记忆的样子,唯独……

多了块灰色地石碑,静静屹立在杂草中。

苏玄竭力想让自己内心更平静些,他一步一步走向那处石碑,上面刻着的字也映入眼帘。

“宋清韫之墓。”

当来到墓碑前,苏玄摘掉手套,微微颤抖地手摩挲着冰凉地石碑,眼中泪水不停地无声落下。

人生悲苦,莫过如此。

“我回来了。”

这次,他像是突破了语言障碍般,将堵在心里的那句话艰难地说了出来。

小山坳中,太阳高挂,微风吹动,杂草飘动。

无法描述的悲伤,在这里弥漫着。

墓碑上,贴了一张宋清韫生前的照片。

与苏玄八年前所见到她相比,这张照片显得她更加得成熟,就算是无彩的照片,也依然掩盖不了她绝美的样貌。

以前一切地美好回忆,都变成了一把把锐利地刀子,无时无刻地不再凌迟苏玄的内心。

他想不顾任何形象的抱头痛哭,但又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巨大的悲伤笼罩着他。

就连时间流逝也察觉不到。

直到,一道略带迟疑的女声从他背后响起。

“你是?”

苏玄心弦一绷,猛然回头,原本涣散的瞳孔,下意识迸发出如刀剑般凌厉的目光,这种如鹰眼般地眼神一闪即逝。

但蕴含冰冷杀机的目光,仍被那名同样身着黑色沉重服装的貌美女子给捕捉到了。

她娇躯一颤,俏脸顿时煞白如纸,恐惧般地向后趔趄不慎摔倒在了地上。

这是苏玄在沙场经历生死多年所磨练出来的潜意识行为。

只要有任何人靠近,当他觉察到的那一瞬间,身体就会本能地紧绷,且立刻转变成迎敌状态。

不过很显然,眼前这名被他一个眼神就给吓得不知所措的女人,并不是什么敌人……

尽管他现在心情悲怆,但基本的礼貌素养还是有的。

“抱歉。”苏玄说完,就走到黑衣女子身前,伸手要将她给拉起来。

“没事,没事。”黑衣女子心有余悸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拉,能自己站起来的。

但就在她抬头,看到苏玄的那张面孔时,她漂亮的脸上先是一脸狐疑,紧接着便惊呼出声:“苏玄!?”

“你认识我?”苏玄面露异色,这时他才觉着这个女人看着有点眼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究竟是谁了。

“我啊。”貌美女子手指着自己的脸,然后惊喜开口道:“我是柯诗茗啊。”

“柯诗茗?”苏玄一愣。

“对对对,我们是高中三年的同学啊,我跟青韫是同桌来着。”

这么一说,苏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个胖胖的,每天跟宋清韫形影不离,扎着马尾辫的女孩。

再看着眼前这名女子,苏玄大吃一惊:“你是柯诗茗!?”

以前的柯诗茗可是他们班最胖的女生,一双小肉拳打遍全班无敌手,让许多男生看了都可谓闻风丧胆!

但现在,再看现在的柯诗茗,身材消瘦苗条不说,五官更是凸显着精致地美丽,和高中时期的她当真判若两人……

“嘿嘿,怎么样,变化大得认不出来了吧,不怨你,是姐变得太漂亮了。”柯诗茗打趣着。

苏玄也只能用“女大十八变”来感慨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柯诗茗问道。

“前不久。”苏玄微笑。

柯诗茗是宋清韫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所以苏玄跟柯诗茗的关系也是很不错的。

柯诗茗“哦”了一声,然后双目盯着苏玄的眼睛:“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啊?”苏玄有点懵。

柯诗茗似乎以为苏玄是在装傻,双手掐腰,眼睛含火,气鼓鼓地重复一遍:“我问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苏玄感到莫名其妙的摸了摸头:“没有。”

柯诗茗闻言松了口气,收回都快要杀了苏玄的目光,娇哼一声:“算你有良心!”

她看向宋清韫的墓碑,轻声道:“如果让我知道青韫宁死都不愿辜负的人,是个渣男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语气平淡,却充满果决!